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声何满子


□ 叶倾城


创作观:
我竭力在纸上营造,心头激荡如潮的狂想一一落实于文字上,白纸黑字素到极点,好象徒劳地对着大海拍照,明知谁也不能拍下海的全部,照片上只是一片陌生的蓝、苍白的浪和灰沉的天。
而若我写下海边一棵跳舞的树,你可能看到海风的颜色?若我写下女子泳衣上晶莹的盐,你能否嗅到海水的气味?一篇短文只容得下一朵浪花,而我为你做了这一切,希望你能读懂海的滔天巨浪。

离开武汉之前,与朋友最后一次逛街,不是去天不吐,也不是一辈子不回来,算不得离愁。相熟书店的老板,一见我就递过《今生今世》——早几年就从网上下载读过,还是接过闲翻翻,想:行李多,到北京再买吧。
再遇见,是十月阳光如金,阴风凄凄的地铁通道里,听见呼啸,在看不见的隧道里冲撞,火车就要来了。匆匆拿一本,叫摊主“老板”,女摊主一直笑一直笑,讪讪解释,“我这不是自己的店,是公家的。”总是时时处处,我被提醒着,这不是武汉。
信手翻开,是一句女儿笑语,“我父亲嗄,几爱跑马的!”一个“几”字,庶几响在耳畔,这不就是武汉话吗?客途秋恨里,乡音亲得不得了。我抬头,不见一个认识的人,车厢是摇摇晃晃的一秤金。
万人读的都是民国女子张爱玲的一段华丽缘,我却只在字里行间寻找武汉,那是我的来处,我的父母之城,我起意弃绝的前半生。
那一年,胡兰成去武汉办《大楚报》——江汉路上可还有旧址?别是哪一家专卖店了吧,春来衣香鬓影。住在汉阳医院,“有女护士六七人,……皆本地人,二十前后年纪。她们单是本色,没有北平上海那种淑女或前进女性的。”淑女或前进,跟现时的小资前卫一样,不过噱头,武汉女子,天然有水的清芬。他便如此遇到小周。
娓娓一支笔,记着家常活泼泼对话,有梅姓护士与人调笑,“您家良心恁坏。”——“您家”是道地乡谈,温暖如絮,宜敬也宜嗔,年轻女孩说来,格外娇俏。
又小周说,“我娘现在还是一样。”——武汉话喊母亲是“姆妈”,音如“嗯妈”,仿佛似醒非醒的鼻音,一身甜蜜暖香。对外人,恒常呼为“我屋里老娘”,乡俗得很,随着谭老板余老板进了京,京剧里可不总是在叫“老娘”?我是连听京剧,都爱煞那湖北腔。
胡兰成觉得“小周待人厚道。但她倒是不可被欺侮的,一日午后小周在我房里,听见窗外院子里有两位护士小姐说话,比较各人值班勤惰,焉知小周即出去对口,几句话塞住了说话的人的嘴。”这般悍猛亮烈,当真是武汉地方个性,万人不及。小周还说,“我娘是妾,我做女儿的不能又是妾。”而整本书里,好象也只有她,悲呼过一句,“兰成我爱你。”小周一进一退,我都觉得好不熟稔,是我朝夕相处的武汉女子们,周身都是理数,而她们的爱,正大光明。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