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这一代的青春之歌


□ 张 生

2005年9月,我的第二部长篇小说《十年灯》出版了。之所以要写这样一部小说,有两个方面的原因。首先是情感上的,这个原因基本上和文学无关。我是六十年代末出生的人,八十年代中后期受的大学教育,九十年代中期开始工作的。这二十年,尤其是从八十年代末到现在这十几年的时间里,是中国社会转型或者变化很快的一个阶段,在此期间,我也由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变成一个大学老师。但这只是外在身份的变化。真正改变的是我的内心。我已不再像过去那样抱有理想和热情,旧日的那些狂热的梦似乎像褪色的照片一样只在记忆中模模糊糊地存在,我逐渐学会接受和忍受这个业已变化了的越来越陌生的、同时也是越来越清晰的现实。
这个改变开始是无意的,被迫的,可后来就变成一种自律性的东西了。也许,用笛卡尔的一句话来表达这种状态更为贴切,“我始终只求克服自己,不求克服命运,只求改变自己的欲望,不求改变世界秩序。”是的,一切都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但我觉得,这并不仅仅是成熟的代价。这一点,我想不仅是我自己有这种感觉,凡是和我一起经历了这个时代的同龄人也都会有这样的经验。
是什么东西在发生作用?又是什么东西发生了作用?
是我们看见的,听到的,还是那些我们看不见的,听不到的事物改变了我们,把我们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这个问题困扰着我,尤其是这几年来,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越来越强烈,我想,要真正弄清楚这一切,或许只有回到那个时代,重新开始,才能找到答案。而对于我个人来说,这一时间的起点就是八十年代末。因为之前和之后都是一样的。就是从这个节点开始,一切都忽然变得不一样了。
可以说,在这个过程中,绝大多数人都像我一样随波逐流发生了变化,可也有人带着痛苦艰难地在这个时代里闪辗腾挪,他们不知道时代已经发生了变化,或者说,尽管已经意识到了这种变化,但却不愿改变自己,而依然保持着在此之前所形成的那些观念,直至处处碰壁,甚至毁灭。这其中,有我的朋友,也有我所不认识的人,但我相信,他们和我一样,都无奈地经历了这一段生活,而且,还将要继续下去。但无论如何,这都是一段不可忽视的生活。
不过,无需自恋,也无需自怜。因为对以后的人来说,八十年代也好,九十年代也好,都不重要,可对恰好度过了自己青春岁月的我们这一代人来说,它是重要的。
当然,这些年代概念都是上个世纪的习惯性的称谓,并不符合现在的说法,如今的习惯性用法是在那些年代前面加上上个世纪或者20世纪。可一直到现在,我都不能适应这种做法。我还是直接说八十年代或九十年代,而根本不觉得它们已经属于上个世纪,我总觉得这种人为的划分并不科学,我自己依然生活在上个世纪,我感到自己的青春、梦想、追求,还有与之相伴的迷惘、失落和痛苦,似乎都永远地停留在了那个时代。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