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山水留痕点画间


□ 杨卫东


书法艺术的魅力像磁石一样,牢牢吸住了我,这许多年对它痴情并且深陷其间。自唐而魏晋,进习金文甲骨,眼界得到极大的拓宽,对书法有一些心得,乐在其中。
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因而常攀山越岭,钟情于山水大自然。诸友计议,作潮汕畅游,只好以车代步了。
汽车在潮汕大地上奔驰,大南山公路盘旋屈曲,苍翠的群峦,一峰接着一峰,峰峰遥相呼应,古人有“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说法,是艺术的一层境界。那飞珠溅玉的山泉,弯曲悬挂峰间,群鹅在水库里悠游,碧波荡漾。渐渐远去,水库在群峰间又小成了点,这多似那书法中的点、线、画,有机的统一,和谐的结合。山峰起伏,若线条之厚拙、起伏跌宕;蜿蜒清泉,如曲线优美飞扬,这山水之中有音乐的节奏,呈现一种动态之美。眼前是山,而心底无“山”。
山地并不肥沃,种植着茶树,那茶丛间修整的小沟,从山上微曲着伸到山下,呈现着辐射状,真像树叶里清晰的脉络,景象迷人。那种植蕃茨隆起的长条形土堆状,一排排,想修整平直又难以平直,像书法线条的“直中有曲,曲中有直”,还有笔画要能写成中间凸起的立体感,必须中锋行笔才能为之,而“中锋”正是书法中的根本大法。
山民的小块水田或园地,在低洼中,种满了植物,由车上俯视,有若晋代之小品书札,极为写意,韵味悠远。
我曾从黄岐山上采得小石头,视石为山,朴拙而形势险峻,置于书桌水盂内,以水养之,若得山水之清秀,会心不已。
看着大山,想着书法,若有所悟。汽车猛一弹跳起来,头险些碰到车顶,精神一清,眼前“见山是山,见水是水”,这大南山连绵大气,磅礴生辉,这可又是一层境界了。
及至神泉港,不曾见千帆竞渡,小渔舟往来穿梭,避风港上海风飘荡,空气混着咸咸的味道,港口真是嘈杂。虽有海天浩阔,心境却是一般。
车到靖海海边,同是那片海,感受却殊异。诸友忙及照相、弄海,热情高涨,我则踏上海堤,来至延伸入海端处的航标灯塔下,这里,三面临水,礁石苍老,似犬牙交错,波涛撼岸,喧啸震天。若作品中能表现出如此的磅礴气势,则撼人心魄。注视那远方的漠漠海天,但见天边的蔚蓝,在苍穹下,茫茫乎不知其极,浩浩乎莫辨其涯。偶有海鸟,悠悠飞翔,忽然惊鸿一掠入水,复盘旋飞入天际,那忽缓忽速之身影,多似书写中的忽然舒缓,忽然迅疾,直掠的动作,恰似那长线放笔的痛快。
潮退中捡拾到一块四周浑圆的小碣石,上下有许多小裂缝,裂缝曲折,又满是苍茫感,是书写中那种沉劲刻凿,“入木三分”的感觉。握在手里,好似感到拥着了大海的宽博、深邃。
拾来枯枝,就着沙滩,抖动臂腕,翻腾细沙,起伏动荡,横鳞竖勒,随手写来,畅快淋漓,领悟着“锥画沙,印印泥”的感受。在沙滩上刻划出的字,劲利、险峻,与毛笔书写的确实不同,感觉到心手双畅,信手挥洒,好像悟到了些许天机。
“振衣千仞岗,濯足万里流”。青山的雄浑,峻险、大气磅礴,能融化成书法点画的雄博、浑厚、朴拙;大海的宽广无涯,可洗涤胸襟,不带俗气,增加作品气魄。山之刚,水之柔,自然界的飞云奇峰,古藤乔木,无不给书法以启迪,“书肇自然”,实是。
踞山临海,雄峙南天的海门莲花峰,那绵长的沙滩,海与沙滩之间那条令人心醉倾倒的波浪形界线,仿佛由两块空白的运动冲撞而成的“S”曲线,是那样灵动,充满着张力。更有那千姿百态的摩崖石刻,震撼着我的心。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日浩然,沛乎塞苍冥”。于右任那碑骨帖神风采,神韵超迈的书作《正气歌》,似文天祥慷慨激昂的诉说,铁骨铮铮的民族气节,永远激励着后世人。徐徐的海风,阵阵的松音,海天浩阔,茫茫一片,大自然的奇观美景,经过书画家参悟后,下笔能体现出神韵,作品有了深远的意境。
历代书画大师,莫不是“得山水之清气,极天地之大观”,荡涤胸襟,博闻强识,妙悟自然。例如王羲之作横如列阵之排云,作竖如深林之乔木,点如高峰坠石,牵如万岁枯藤,转折之势如飞鸟空坠;怀素观夏云多奇峰,辄尝师之,夏云因风而变化,乃无常势;张旭见公孙大娘“剑器舞”而悟书法,寓天地事物之变于笔端,变动犹若鬼神,不可端倪;苏轼见“篙师行船”从逆水行舟中悟用笔之道是涩进,明白了力的对立统一,既要行笔又不是滑拖。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