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青年视点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古代诗歌戏剧性因素初探


□ 吴 晟

摘要:文学样式之间总是相互影响、相互渗透的;其表现形式的相互借鉴就理所当然。本文探讨了中国古代诗歌中的戏剧性因素,归纳为五种基本类型:戏剧动作的设计,戏剧声部的组合,戏剧场景的安排,戏剧情境的布置,戏剧结构的经营。
关键词:诗歌;戏剧性;动作;声部;场景;情境;结构
作者简介:吴晟(1957—),男,江西南昌人,广州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中国最初的诗歌是和音乐、舞蹈密不可分、三者合一的,《墨子·公孟篇》载:“诵诗三百,弦诗三百,歌诗三百。”如《九歌》就具有明显的表演性,古今学者或认为全为主祭者所唱;或认为可分男巫歌、女巫歌、男女巫合歌甚至还有领唱等不同形式。如《湘君》、《湘夫人》就保留了男女双方通过对唱方式互表心声的痕迹。它表明文学样式之间总是互相影响、互相渗透的,而我国诸类文学样式中,诗歌与戏剧起源最早,因此诗歌借鉴某些戏剧性因素就十分自然。
但是,作为一种文学文体,诗歌毕竟不能与戏剧等量齐观,它只能吸取某些戏剧性因素。何谓戏剧性烝古今学者表述为:矛盾冲突、语言的动作性、潜台词等。笔者认为,中国古代诗歌中的戏剧性因素,主要表现为主观化的叙述和间接性的抒情,多采用第一或第三人称叙述视角。所谓主观化叙述,与叙事诗不同,它只是截取一个戏剧冲突片断、一个富于动作性的戏剧场面,对生活和事物作整体性把握和综合,因此情节比较单纯,具有作者的主观选择性。它虽然也有细节描写,但只是中介,起着产生动作、推动情节、构成戏剧冲突的作用。所谓间接性抒情,即它是寓抒情于叙述之中——通过叙述间接抒情。其表现形式有动作、对话、独白、旁白的设计组合,情境、场景、结构的布置经营。诗歌吸取戏剧性因素有不自觉和自觉两种。前者即在诗中运用了动作、对话、独白、场面、情境等戏剧形式,如《诗经》、《九歌》已开先河;后者即自觉吸收戏剧性因素或倡导诗歌戏剧化理论,如唐代韩愈的某些诗富有浓厚的戏剧色彩,就自觉接受了唐传奇的影响;宋代黄庭坚则明确提出“作诗正如作杂剧,初时布置,临了须打诨,方是出场”的艺术主张。中国古代诗歌的戏剧性因素主要体现在五个方面:

(一)戏剧动作的设计

动作性是戏剧化的本质。戏剧主要是通过动作(内在的与外在的)而非叙述来表现人物性格。中国古代诗歌中戏剧动作与非戏剧动作的根本区别是能构成冲突,这种冲突之一是直接表现人与人或环境之间的行为冲突。黄庭坚《题郑防画夹五首》其一:
惠崇烟雨归雁,坐我潇湘洞庭。欲唤扁舟归去,故人言是丹青。
它通过两个戏剧动作——“我”信以为真,“故人”一语道破,在冲突中表现了诗人厌恶官场、向往归隐的志趣,又高度赞美了惠崇“烟雨归雁”图的逼真活脱,产生幽默的喜剧效果。王昌龄《闺怨》:
闺中少妇不知愁,春日凝妆上翠楼。忽见陌上杨柳色,悔教夫媚觅封侯。
它通过设计少妇一个过去时动作——“凝妆”和两个现时动作——“上翠楼”、“忽见”,直接表现少妇与环境——“陌上杨柳色”的冲突,间接表现她由此而引起的内心冲突。由于诗人在表现上,无论对外在的内在的动作都只是采取客观性表现而非主观性叙述,所以具有丰富的潜台词:既然那杨柳翠色将随季节更替而枯萎凋谢,何况人的容颜呢烝如花似玉的容颜如果不能及时取悦于夫婿,那么等到人老珠黄,夫婿即使建立军功、封侯晋爵、衣锦还乡,又有什么意义呢烝一时虚荣心竟铸成千古遗恨,千错万错,悔不该当初“教夫婿觅封侯”!诗人表现少妇由“不知愁”到“悔”这一感情落差,只用“上翠楼”和“忽见”这两个戏剧性动作承接转折,其成功之处就在于这动作具有极大的包孕性,揭示出多重矛盾:现实与理想的冲突——独守空房的寂寞与远觅封侯的渺茫之冲突;人物与环境的冲突——妙龄玉颜与杨柳翠色不可能永葆青春同理;角色内心的冲突——“不知愁”与“悔教”的感情落差。而“不知愁”的先扬、“悔教”的后抑,又充分地将“悔”的感情推向高潮,戏剧效果十分强烈。我认为王昌龄这首诗被后世誉为“闺怨”诗的压卷之作,其秘密正在这里。
中国古代诗歌戏剧动作的设计,还表现为间接表现人物内心的冲突。试看温庭筠的《菩萨蛮》: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写一贵族妇人晨妆。早晨的阳光从窗外投射在画着重重叠叠小山的屏风上,金光闪烁不定,贵妇醒来躺在床上,云鬓蓬乱散披在雪白的香腮上。她懒洋洋地起床,摆弄了半晌才梳洗描眉。这一连串漫不经心的动作透露出贵妇怎样的心理呢烝设置悬念。下片接着写妇人梳洗完毕,对镜自照,看看晨妆是否妥贴。镜子里先照见簪花下的脸蛋,不说人面如花似玉,却说花与人面交相辉映;再照见身上的华服丽装:“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它不仅说明妇人手工之巧,更见出妇人用意之美。鹧鸪成双成对,悦己者却不在身边,这一触动非同小可!可想而知,妇人的感情一下从高峰跌入低谷——徒有华屋丽服,徒有精心化妆,更徒有新绣双鹧鸪的巧手和美意!悦己者不在身边又为谁容呢烝至此,上片所写“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的心理悬念顿释,从而揭示出全词的主题——闺怨。这首词的鲜明特点是通过典型化的戏剧动作来间接表现人物的内心冲突。再看李清照的《点绛唇》: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