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歇马山庄的两个女人


□ 孙惠芬

李平结婚这天,潘桃远远地站在自家门外看光景。潘桃穿着乳白色羽绒大衣,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潘桃也是歇马山庄新媳妇,昨天才从城里旅行结婚回来。潘桃最不喜欢结婚大操大办,穿着大红大紫的衣服,身前身后被人围着,好像展览自己。关键是,潘桃不喜欢火爆,什么事情搞到最火爆,就意味已经到了顶峰,而结婚,只不过是女孩子人生道路上的一个转折,哪里是什么顶峰?再说,有顶峰就有低谷,多少乡下女孩子,结婚那天又吹又打披红挂绿,俨然是个公主、皇后、贵妇人,可是没几天,不等身上的衣服和脸上的胭脂褪了色,就水落石出地过起穷日子。潘桃绝不想在一时的火爆过去之后,用她的一生,来走她心情的下坡路,于是,她为自己主张了一个简单的婚礼,跟新夫玉柱到城里旅行了一趟。城就是玉柱当民工盖楼那个城,不小也不算大,他们在一个小巷里的招待所住了两晚,玉柱请她吃了一顿肯德基,一顿米饭炒菜,剩下的,就是随便什么旯旮小馆,一人一碗葱花面。他们没有穿红挂绿,穿的,是潘桃在镇子上早就买好的运动装,两套素色的白,外边罩着羽绒服。他们朴素得不能再朴素,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然而越平常,越朴素,越不让人们看出他们是新婚,他们的快乐就越是浓烈。他们白天坐电车逛商场只顾买东西,像两个小贩子,回到招待所,可就大不一样。他们晚上回来,犹如两只制造了隐私的小兽,先是对看,然后大笑,然后就床上床下毫无顾忌地疯。事实证明,幸福是不能分享的,你的幸福被别人分享多少,你的幸福就少了多少。这是一道极简单的减法算式,多少大操大办的人家,一场婚事下来,无不叫喊打死再也不要办了,简直不是结婚,是发婚。可是在歇马山庄,没有谁能逃脱这样的宿命。潘桃这看似朴素的婚礼,其实是一种精心的选择,是对宿命的抗拒。潘桃的朴素里,包涵了真正的高雅。潘桃的朴素里,其实一点都不朴素,是另外一种张扬。它真正张扬了潘桃心中的自己。有了这样巨大的幸福,有了这样巨大的与众不同,从城里回来,潘桃与以前判若两人,见人早早打招呼说话,再也不似从前那样傲慢。不但如此,今天一早,村东头于成子家的鼓乐还没响起,潘桃就走出屋子,随婆婆一道,站在院外墙边,远远地朝东街看着。
同是看光景,潘桃的看和婆婆的看显然很不一样。潘桃尽管在笑,但她的看是居高临下的,或者说,是因为有了居高临下的态度,她才露出浅浅的笑。她笑里的目光,是审视,是拒绝与光景中的情景沟通和共鸣的审视,好像在说,看吧,看能热闹到什么程度!也好像在说,看呗,不就是热闹吗!婆婆的看却是投入的,是极尽所能去感受、去贴近那热闹的。她先是站在院外墙边,当鼓乐通过长长的街脖传过来,就三步并成两步窜到大街对面的菜地里。婆婆张着嘴,目光里的游丝是顺着地垄和街脖爬过去的,充满了眼气和羡慕。歇马山庄多年来一直时兴豆子宴,潘桃的婆婆为儿子结婚攒了多少年的豆子,小豆黄豆绿豆花生豆,偏厦里装豆的袋子烂了一茬又一茬,陈换新新压陈,豆子里的虫子都等绿了眼睛,可是,就在临近婚期半个月的时候,潘桃亲自上门宣布了旅行结婚的计划。大妈,俺想旅行结婚。潘桃语气十分柔和,眼里的笑躲在两湾清澈的水里,羞怯中闪着小心翼翼的波光。可是在婆婆看来,潘桃清澈的眼睛里躲的可不是笑,而是彻头彻尾的严肃;羞怯里闪动的,也不是小心翼翼,而是理直气壮的命令。因为潘桃说完这句话,立即又跟上一句“玉柱也同意旅行结婚”。婆婆的眼睛于是也像豆子里的虫子,绿了起来。潘桃婆婆嫁到歇马山庄,真就没怵过谁,她当然不会怵潘桃,但是她还是没有说出自己的想法。她淡淡地说,玉柱同意旅那就旅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精选》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精选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