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公共性的四个典型层面


□ 沈湘平

  [关键词] 公共性;理想类型;个体;民族—国家
  [摘 要] 当代公共性问题的凸显可以理解为基于现代性及其后果的反思与求解。立足于当今的现实,公共性一定是复数的、多层面的,我们很有必要以理想类型的方式分析公共性的立体层面。民族—国家内部的公共性层面、民族—国家之间的公共性层面、跨越国家界限的个体之间的公共性层面、人类与自然之间的公共性层面是当代公共性四个典型的层面。这四个层面的统一将是一个历史的过程。
  [中图分类号] B15
  [文献标识码] A[文章编号] 0257-2826(2007)04-0018-05
  
  公共性(publicity)问题古来就有,但其自身在中国成为一个公共性的热点话题则是近来的事情。就其原初含义而言,公共性是与个体性、私人性相对的。今天,公共性则更应当理解为对多元的个体性、私人性和同一的普遍主义、极权主义的双重超越。对于个体而言,公共性意味着在一个敞开的公共领域因他者的存在而获得自我在场的真实体验;对于社会而言,公共性则意味着一种“让公开事实接受具有批判意识的公众监督”[1](P157)的秩序建构原则与价值理念。公共性一旦丧失,真实的自我和合法的社会都将付之阙如。无论是对于个人还是社会而言,走向对公共性问题的关注都是其成熟的重要标志。归根到底,公共性的存在论基础就在于这样一个事实:我们共在于世——“‘公共’一词表明了世界本身”。当然,这个世界“并不等同于地球或自然。它更多地与人造物品以及人类双手的创造相连,与共同生活在这个世界中的人类的事务相连……这个世界就像一件中间物品一样,在把人类联系起来的同时,又将其分隔开来”。[2](P40)但是,现代性及其后果却使得这个世界已经丧失了使人相聚、相连又相离的力量。换而言之,公共性正在丧失或成为一个问题。因此,当代公共性问题的凸显可以理解为基于现代性及其后果的反思与求解,公共性自身也就蕴涵着强烈的揭示、批判与建构功能。
  当代社会,公共性问题的实质是人们的公共生活如何可能的问题。比之于以往,人们当代的公共生活极其丰富、复杂,具有诸多层面。因此,公共性也一定是复数的、多层面的,而不同层面的公共性往往具有不同的规定性,它们之间并不能简单地通约和相互还原。虽然我们无法在理论上全部地还原或揭示作为复数的所有的公共性,但是,为了保证我们对公共性问题的讨论不至于简单化、平面化,很有必要对公共性的立体层面作一种理想类型(ideal types,韦伯)的分析。立足于当代人们的公共生活,我们觉得至少有四个层面的公共性问题是比较典型的:民族—国家内部的公共性层面、民族—国家之间的公共性层面、跨越国家界限的个体之间的公共性层面、人类与自然之间的公共性层面。其他非典型的公共性问题都可以涵盖到这四个层面之中。
  
  一、民族—国家内部的公共性
  
  从古希腊开始,公共就意味着社会层面的非个体性;在哈贝马斯看来,公共性更是一种以社会公私二元对立为基础的功能性概念。这其中的“社会”,在古希腊是指城邦;自布丹提出“民族—国家”概念后,从霍布斯到孔德、涂尔干、韦伯、齐美尔的古典社会学,乃至今天,人们所理解的“社会”依然是指与一个民族—国家界限相对应的关系总和。吉登斯就明确指出,“社会学家的‘社会’,至少在现代性的时代就是指民族—国家。”[3](P16)在大多不加说明的情况下,人们谈论的公共性问题就是指在以民族—国家为界限的一个社会中的公共性问题。因此,这个层面的公共性问题具有最为典型的意义,其他层面的公共性问题都可以从这一层面得到深刻的启发。
  在民族—国家内部,解决个人与社会的关系问题是这个社会成为可能的根本问题。启蒙思想对这一问题总体上作了自由主义的回答。自由主义突显了个体自由,把它看成是优先于社会、群体的最高价值;基于民众的同意和契约,才有了国家和政府。自由主义事实上是以现代性方式解决公共性问题最具影响的一种。但是,这种传统或古典的自由主义把自由、自治的个人看成自利、原子的个人,集体的善也被个人的算计、功利及利益所代替,最终导致了当代公共性的危机。马克思曾经明确指出,“各个人的出发点总是他们自己,不过当然是处于既有的历史条件和关系范围之内的自己”。任何私人的利益本身已经是社会所决定了的利益。只有经过充分的社会化,我们才能充分地个体化。“只有在共同体中,个人才能获得全面发展其才能的手段,也就是说,只有在共同体中才可能有个人自由。”[4](P119)因此,在一定意义上,马克思学说就是对自由主义公共性问题的解答。在当代,无论是以罗尔斯、诺齐克、德沃金为代表的现代或新自由主义,还是以查尔斯·泰勒、麦金泰尔、桑德尔为代表的社群主义(communitarianism),甚或是关注“人的条件”的阿伦特、倡导合理交往的哈贝马斯,推而广之,包括执着于思入存在的海德格尔,都是在探索如何克服原子(单子)主义的个体自由带来的诸多问题,以保证人们的共在持续可能。这正是当代民族—国家内部公共性问题的核心所在。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