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生命的代价


  是时候来讨论一下新药上市的定价问题了。

  撰文/阿曼达·沙费尔

  去年,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批准通过了新药Provenge的上市,这是生物科技公司Dendreon的疫苗产品,适用于晚期前列腺癌症患者。临床试验显示,Provenge能将病人存活时间平均提高4个月,然而价格也不菲:9.3万美元一个疗程。

  今年3月,美国联邦医疗保险,这个保障老年人健康的机构宣称将把Provenge纳入保险用药范围。这个声明是否有效还要经过一个国家级的审查,那些复杂且影响范围较大的保险的决策通常都会走这个程序。病人们主要担心的是高昂的用药成本会让联邦医疗保险犹豫不决,而在做一个受益范围很大的决策时权衡用药价格,将会打破联邦医疗保险保持很久的一个先例。还没有证据表明这真的会发生,但也许它真的应当发生一次。

  Provenge只不过是过去几年推出的数个贵得惊人的药品中的一个,特别是在癌症方面。治疗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的Gleevec,每个月的医药成本是4500美元治疗多发性骨髓瘤的Revlimid,每个月的成本是1万美元;还有治疗结肠癌的Avastin,每年耗费达10万美元。不管是普通的患者,还是政府机构,或是得到许多雇员健康补贴的企业,都无法承担这样的开支。2009年,美国的健康医疗支出超过了GDP的17%,大约10%是用在了处方药上。权衡成本,最终是不可避免的。

  不像其他国家,包括英国与新西兰,在考虑批准新的治疗方法或覆盖范围时,美国没有进行成本核算的历史。FDA只是对药品进行安全和疗效的衡量,不涉及性价比的考虑。联邦医疗保险与绝大多数私营保险公司都面临压力:不得以成本原因,限定救人命的疗法。尽管越贵的药,其适用范围恰恰越受限制。(如果联邦医疗保险限定疗法的适用范围,私营保险公司就会参考他们。)最让我们畏手畏脚的,是对每个生命以美元定价的这种思考方式。然而,我们在很多议题上都是这样做的——例如,我们要在安全性和环境保护上花多少钱。“我还没有遇到谁会说,别管费用——我们应该不计成本去拯救性命。”丹·威克勒(Dan Wikler)说,他是哈佛大学伦理与人口健康的教授。

  当人们被问到一般的政策问题时是这样,当然,当它涉及我们自己或我们的亲友,我们想的就不同了,这也是为何控制成本这样困难。决定延长某人的生命到底价值几何,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事。

  塔夫茨医学中心的健康价值与风险评估中心主任彼得·诺依曼(PeterNeumann),曾经问肿瘤学家们,他们对于“‘金钱的益处’的合理定义”怎么看时,几乎所有被问到的人都会说,大概是每多存活一年花费在5万到10万美元之间。但是还有一个也是诺依曼进行的研究,试图得出医生们在一个具体的案例中会如何考虑用药成本(也有些事是医生们通常不会去做的)。肿瘤学家们被问到,如果有一种假设的有效的肺癌患者用药,他们可以有权开出处方,但每年成本比通常疗法多出7万美元,他们会怎么样考虑。根据统计他们每个人的反应——考虑的时间长短,诺依曼估计医生们对于增加一年寿命的代价接近30万美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科技创业》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科技创业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