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余茅同之死


□ 陈 雁

  关于余茅同的死,外面传说纷纭,有人说他得花柳病死的,有人说他让一个肥胖的女人扼死的,有人说是一个弱智女人趁他熟睡时用电钻钻穿他的喉管死的。其实这都是一种猜测。他的死我和林峰多少知道一些。
  
  1
  
  余茅同成为我的顾客,是有原因的。
  有一天顾客在柜台前说着小城里的新闻,他们说到一个叫余茅同的人,说这人整天穿一件破烂的衬衫在菜市里游荡。这件破烂的衬衫本来是白色的,不知哪年月穿上去,一直不见换过,也不知还要穿到几时,衬衫已经布满病灶似的斑点,变成灰色的。他很喜欢和上年纪的女人说话,但她们都不爱和他说话。他很想干什么让她们刮目相看,但一直干不出什么让她们刮目相看的事情来。他穷臭了。现在他却发了一大笔财。他发财的手段很毒,居然狗一样蹲在马路边等车来撞。一辆倒霉的东风车开了过来,没想到让余茅同冲上去撞了。余茅同像一堆垃圾倒在车轮下,一条腿被轧得稀烂,一摊污浊的血染红了半个车轮和几尺阔的马路。余茅同很久才爬起来,抱着烂腿狗一样哭着。他是真的伤心。倒霉的司机不知所措地看着他,最后将他运送到医院去。余茅同在医院里,虽然有些痛,但好吃好住,还得了二十万元赔偿费。医院里得绝症的人穿着柳纹病服,动着瘦骨嶙峋的四肢在病房门口,在药房窗口,在检验科窗口走来走去,拼命想用金钱买回性命,余茅同却用性命去换钱。余茅同一下子成了新闻人物,在小城的街头巷尾让原先并不知道余茅同的人一遍一遍地述说。我们的领导和我们一样知道得这么快,并马上命令我们去吸储余茅同这笔款。
  为了赶在他人之前将他的钱吸储进来,我和林峰连夜提上十斤香油一袋苹果去找他。银行规定不能以不正当手段吸储,但没明文说明什么才是不正当手段,也没明文说明不准买水果香油上门探望群众。现在银行多过药材铺,除了农村信用社,还有城市信用社,农行,工行,建行,发展银行,还有基金会。各行又分很多个储蓄点,在巴掌大的小城里密密麻麻地分布着,都希望将全城所有存款都拉到自己的储蓄所来。我们的领导当然不能坐以待毙,不断叫我们去开会,不断将任务分下来,还一旬一旬地分,不完成任务月底就得扣六百元工资,扣六百元后我们就只得四百元了,在这个大把大把地耍票子的年代,这四百元工资扣了水电费电话费后,就得吃西北风。谁都不想在这个百花齐放的经济社会里做乌龟王八。我们在黑乎乎的村子里摸了半个小时才摸到余茅同的家。
  余茅同的家烂臭了。一个大厅两个黑暗的耳房,是生产队时的旧房子,墙壁的灰泥一层一层地脱落,板舂的篱墙裂缝太大,冷风丝丝地窜进来,和他抢房子似的。大厅神公墙上贴着一幅毛主席像。乡村人家神公墙上都贴着毛主席像,说毛主席是神,能辟邪。墙下塞着烂凳子破麻袋烂谷箩,还有薯刨镰刀锄头铁,还有可以用来装豆种的龟苓膏盒。一边耳房放着挂满蜘蛛网的旧床架,地上撒着几只干枯的烂薯;另一边耳房是余茅同的睡房,一只尿桶放在床脚,有一种古怪的臭味从里面冒出来,让人不敢呼吸。这就是没有女人的余茅同的家。像一个狗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