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由“人造美女”说开去


□ 陈 坪

一个叫郝璐璐的北京姑娘,坦然通过媒体将其进行全面整形的手术过程向社会作了公开报道。在榜样力量的带动下,整形美容热迅速升温,不少城市也相继推出了各自的“人造美女”计划。对此,赞成者视之为社会文明、开放和进步的表现,持相反意见者当以人民网上一篇题为《女性对“男性至上”的无条件投降》的文章为代表,认为“人造美女”现象“是女性自我物化的标志,它意味着女性对‘男性至上原则’的全面妥协,意味着女性对以男性为中心的现存秩序的无条件投降!”在该文作者记忆中,那些“飒爽英姿的女民兵”、“意气风发的女拖拉机手”和“翱翔蓝天的女飞行员”的社会形象,才代表着历史的进步。相对于这种极端认识,更多人还是从崇尚自然的立场出发,对脱胎换骨式的唯关主义改造提出了异议。
这倒使我有话想说。
数十年来,一味地掩饰甚至抹杀自己的性别特征,“不爱红装爱武装”,以与男性从事相同的工作而自豪,曾经是中国妇女在性别意识尚不自觉的精神状态下一种“自觉的”精神追求。问题是,女性自身价值的体现是否与人的一般社会价值的实现完全等同?妇女解放的目标,是否会自动终止于获得了所谓的男女平等的社会地位之后?回答是否定的。尽管伴随着中国社会的不断开放和经济的飞速发展,女性已面临着越来越多的施展个人能力和才华的机会,但对女性而言,仅仅扮演好特定的社会角色还不足以体现女性的自我价值。因为女性只有在生活中同时具有健全的女性意识、能自信地确认自己的“女性身份”并处理好爱情、婚姻和家庭的关系,才能获得生命价值的归属感。不管女性有多大的能耐,如果不能在他人眼中“显得”更像个女人,她的生活就仍然有难以弥补的缺憾。从这个意义上说,女性还有与男性全然不同的心理和情感方面的需要渴望满足,其中就包括对荚的强烈欲求。
任何正常的人都知道,从事军事训练、开拖拉机和当飞行员,并不是最适合于女性做的工作。她们在这种岗位上所付出的心理和生理的代价比男性更多。对承担了此类工作的女性,我们自当表示敬佩,但这种对体能、耐力和意志力都有苛刻要求的艰苦工作,如不是出于十分的必要和万不得已,又何必非让女性去做不可?体操中的高低杠,是女子专擅的运动项目,可曾见过哪个男运动员在那上面逞能与女子竞比过?同理,为什么女性非得选择那些不太适合自己做的工作才能证明自己呢?康德认为:“辛勤的学习或痛苦的沉思,即使女性在这些方面成就巨大,也破坏了于女性最适宜的德行……这将使女性成为大家冷眼称羡的对象,可同时也削弱了女性的妩媚,而只有妩媚,才是一个女人对异性产生支配力量的素质。”脑力劳动尚且如此,需要大量的体力付出的活儿对女性气质的损害就更不必说了。
在我的理解中,所谓男女平等,无非是指男女在社会、政治、经济、法律等方面都享有相等的待遇,在社会地位上无高下尊卑之分而已,并不是倡导抹杀性别差异,使男女两性无论在工作、社会活动领域及私人生活空间的表现和追求都趋同化。毋宁说,男女平等,就是要承认两性之间在生理、心理、兴趣爱好和价值追求等方面的基本差异。否认这种差异,将女性也能做男性的工作作为评价女性美的标准,恰恰是在诱导女性屈从于“男性为中心的现存秩序”。这种思路看似在强调女性的自尊,但骨子里却摆脱不了仍视女性为从属的“第二性”的思维定势。这里暴露出来的问题,仍是以男性擅长扮演的具有阳刚之气的强悍社会形象为女性形象的楷模。如果硬说这种社会形象就是女性美的典范,那是在自欺欺人,有意混淆实用价值和审美价值的区别。
把部分女性渴望通过整形术求美的社会现象,不加分析地视为按男性的标准将自己做商品化的改造以取悦于男性、是女性的一种自我羞辱的看法,更是有失偏颇。常识和心理测试告诉我们,在生活和工作中,长得漂亮的女性更易得到周围人的帮助,即使这样做对提供便利者并无实际的好处。美国一大学教授对“漂亮经济”的研究也表明,女性的长相甚至会影响到她们的经济收入。这说明,外貌的美的确具有一种不大明显但确实存在的社会和经济方面的优势。所以,希望让人看着顺眼,以“降低其在劳动力市场的机会成本”、减少生存的阻力,是再正常不过的心理需要。美国学者南茜·埃特考夫指出:“近20年来,根据病理学研究显示,接受整形外科手术的人中‘健康者’的比例大大增加,这反映了人们对整形外科手术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接受整形的人群越来越复杂。而这也同时反映了现代病理学中所发生的变化,那种寻求外表优美的努力不再被看成是一种不健康的病态现象。”
退一步说,女性有取悦男性的意思也没有什么不对。南茜·埃特考夫在《漂亮者生存》一书中告诉我们,在世界的不同文化中,男人都比女人更看重对方的外貌。“在所有这些文化中,女人比男人更看重相貌的事则是从来不存在的。”她们更加看重的是异性的收入和职业地位。受此供求关系的制约,男性求取功名等身外之物,因为“社会地位能弥补男人相貌的不足”;女性痴迷于追求自身的美,因为“男人对女人的评价则简单得多:不美的女人男人是不会喜欢的,不管她们的社会地位如何高”。男女有别的价值取向来自两性生物学上的深刻差异,不会因人的主观意志而改变。那些爱将女性对荚貌美体的热衷和追求与取悦男性相联系并深以为耻的人,肯定会对康德的如下言论感到吃惊。他曾说:“一个男人之所以对一个女人产生欲望,不是因为她是一个人,而是因为她是一个女人。她是一个人的事实,对他是无所谓的。”话虽不怎么中听,却道出了两性关系中一个极深刻的、无法回避的心理事实。由于意识到,“相貌荚是女人最具兑换力的资产”,它“能轻而易举地换来男性的青睐”;受着渴望被欣赏、被宠爱的心理驱使,女性格外关心自身的外貌,是极其自然的。女性贪恋物质享受,想过一种有保障的舒适生活也有其生物遗传学上的理由(生育的需要使雌性更看重雄性所提供的物质条件)。这一切均与道德品质无关。问题是,为什么男性拼命争取社会地位和经济前途以便养家糊口不被看作是向女性的欲望投降,而女性追求美就要被视为是向男性的欲望投降呢?现实生活中,男女之间既构成一种“关系”,一方就不可能无视对方的存在而我行我素。男女之间的关系本该是互利互惠、相互迁就的和谐,为什么偏要把这种关系理解为势不两立的对抗?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