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跌宕灵和 矩矱自持——陆俨少的书法艺术


□ 俞建华

  凡是具有深厚古典修养和生活蒙养的中国画家,都深刻理解书法艺术对中国画笔墨修炼的重要意义。因此对书法的重视和实践终其一生而毫不懈怠。陆俨少就是这样一位中国画家。由于书法,造就了他古媚灵秀的笔墨,同时,也使他的书艺进入了“跌宕灵和,矩矱自持”的高华境界,其成就不下于近现代书坛巨擘。
  
  黄宾虹云:“欲明画法,先究书法。画法重气韵生动,书法亦然。”①自文人画入主中国画坛后,千余年来,类似黄宾虹这个说法的,代不乏人。近现代的中国画大师或名家,都因书法实践的精深而推动了画艺的高妙。由此可知,中国画的本体即在于笔墨对客观世界有意味的表现和对主观世界无挂碍的抒情,而笔墨磨砺的惟一途径就是对书法的持久学习。陆俨少作为一代山水画大家,一生所坚持“书画同源”的理念和实践,使他的书法也当之无愧地可以列入当代第一流的行列,甚至,恐乎在其山水画之上!沙孟海于1989年题陆俨少的书法:“画家之书,吾爱云林、雪个,为其奇不欲怪,古拙不欲做作。展宛老行字册,眼明心喜,傥亦同此蕲向……东坡云:本不求工,所以能工。非有素养,不足与语此。”
  陆俨少的书法特色是什么?他评祝允明一卷成功之作的八个字“跌宕灵和,矩矱自持”,最为恰当。若简而评之,我认为一个“韵”字即是。而韵的体现,既是“本不求工,所以能工”的素养所致,又是以一生磨砺法度为根基的。
  何为“韵”?原是指声音传播时的优美余音,魏晋时被用于人物品藻,赞扬人物超然物外的品节、神情和风度,为人格美的象征。而南齐谢赫的《古画品录》引入这个概念来鉴评画家,由此确立了品藻中国画以“气韵生动”为总纲的六条美学标准。此后,以韵品诗评文也成了最高标准。书法自然也是如此。北宋范温在《潜溪诗眼》中,以较长的篇幅议论了韵对书画诗文的重要意义②。简而言之,一方面,他认为“夫惟曲尽法度,而妙在法度之外,其韵自远”;另一方面,他也承认即使如“山谷书气骨法度皆有可议,惟偏得《兰亭》之韵”,是因为“盖古人之学,各有所得,如禅宗之悟入也。山谷之悟入在韵,故开辟之妙,成一家之学,宜乎取捷径而径造也”。也就是说,能臻“韵”之妙境,既可凭学力,亦可凭妙悟,纵有“可议”处,却不碍“偏师独出”。现在我们探索陆俨少的书艺,拈出这个“韵”字,恐怕还得参考上述这些论述。对于陆俨少的书艺成就和书艺境界来说,既得力于他的学力,更得益于他的灵心。这种知性和悟性的完美结合,最终使我们为他书法“曲尽法度,而妙在法度之外”,以及“知见高妙”的韵致而倾倒。
  陆俨少在他的重要著作《山水画刍议》中说:“如果一头只埋在画里,没有其他学问的互相促进,到一定程度,再提高是很难的。”①那么,“提高”的途径在哪里呢?他在《山水画六论初讨》中作了回答:“学画的提高,还必须借重其他学问,扶挟而上。通常称‘诗、书、画’。这三者是互相最接近的姐妹艺术。如果只学画而不接触诗与书,也一定会妨碍以后的提高。”因此,他从自己成功的经验出发,一直教导后学,要想在书画艺术上勇猛精进,应该科学而持久地安排好自己的精力和时间,即“读书四分,写字三分,画画三分”。而书法学习,与诗文学习一样,不仅是提高自己整体修养的必修之课,而且更是直接磨砺画技、充实笔墨内涵的惟一道路。正是因他几十年来博览群书,临池不辍,才能长葆山水画艺术以青春的活力(当然还有他万里之游的生活蒙养)。通过读书,陆俨少积累了传统的学养;他对书法,尽管勤于临摹,却同样得力于这个“读”字。据他在《题自书卷》中所述:“予尝有志学书,记在少时,为之也勤,朝夕临池不辍。”可见勤学之状,临摹之功决不可没。但他在另一个卷子中又这样写道:“予之学书,不规规于临摹,端在熟读古法书,以指划肚,记其点画结体,然后勤笔背写,断行片纸,适兴弄翰,务使手指使转自如,而臻精熟。”可见他后来的成功,更有赖这个“读”字。当然,他这样的“读帖”已不仅是眼与手的互动,而更强化了心的主导作用。在“朝夕临池不辍”的基础上,再以这种方法学书,自有不受法囿、遗貌取神的好处。通过日积月累的传统文化修养和以造化为师,他终于在书法学习上收到“只应酿蜜不留花”的功效。其实,古人对“读帖”的重视也不下于“临帖”,对上乘资质的人来说,“读帖”的功效更优于机械的临写。
  出生在20世纪初的陆俨少,学习书法不可避免地受到当时崇碑风气的影响。据他在《陆俨少自叙》中回忆,在当时简陋的环境中,“早上四时起床,磨墨练字,初学龙门石刻中的《魏灵藏》、《杨大眼》、《始平公》,后来也写过《张猛龙碑》、《朱君山墓志》等。在一次书法评选中得过好评”②。可见他学魏碑是很见功底的。我们现在欣赏他的行草,感到结体的奇纵变化,看来本源即在于此吧。
  陆俨少学古,常以反其意而用之的方法来对待,学画如此,学书也是如此。他在《自叙》中提到过一次变法的尝试,壮年时期,于“公余每片纸杂抄唐宋诗文,既不临帖,复以己意为之,成为似隶非隶的书体。这种书体横画阔而竖笔细,也不同于金冬心的漆书,我自以为有古拙意”③。这次变法的尝试,既受到一些老先生的赞扬,也受到一些老前辈的批评。虽然后来还是因自己“亦厌之”而未坚持下去,但他始终坚定了如《题自书卷》中所表示的信念:“独立门户,无所依傍。”而且要常学常新,只有这样的“发奋自勉”,才能“到老有变”④。不可否定,他后来转攻帖学一系而独具韵致的同时,结体的巧拙相生,还是可以看出早期魏碑根基的影响和着意变法的痕迹。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