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情歌与歌手


□ 周年丰

情 歌 美

四川有首旧民歌《我望槐花几时开》,歌词只四句话:“高高山上一树槐,手扶栏杆望郎来,娘问女儿:望啥子么?我望槐花几时开。”美在朴实,美在“含苞待放”,美在“口是心非”。同样是四川的《康定情歌》也同样美丽,那是跑马溜溜山上的“一朵溜溜的云”和“月亮弯弯”的天界意境美,那是“任你求”、“任你爱”面对面倾吐心声的美。
云南民歌《小河淌水》是美丽的,一个偶然的机会,让它变成了精神炮弹,它也就更美了。解放战争后期,解放军铁桶般地包围了北方一座城市,大军压城城欲摧时,肖劲光大将教战士唱会了这首歌,他们用唱歌代替喊话,引起云贵南方藉国民党士兵纷纷出城投降,全是爱情、亲情、乡情使然。《敖包相会》、《掀起你的盖头来》、《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吐鲁蕃的葡萄熟了》是美的;还有王洛宾的《在那遥远的地方》是美的,给我们的那是一种穿透时空的遥远美,一种深埋心底的思念美,更有一种蒙眬美,哪有粉红的笑脸像红太阳呢?哪有活泼动人的眼睛像明媚的月亮呢?月蒙眬 ,鸟蒙眬……雾里看花水中望月……像雨像雾又像风。
和《小芳》比较,《高原红》是美的。美在情真,而不君临其上。南北几支《茉莉花》比较,似乎江苏的最美。好像曲调是为女子写的,词却是为男子写的:“好一朵茉莉花,好一朵茉莉花,满园的花开,开也开不过它,我有心摘一朵戴,又怕旁人笑话……”年轻时听人唱过,也和过,也独自哼过,偏爱它,可能是一种沉积的音乐文化的觉醒。
湖北的情歌是美的。之一,天门民歌《薅黄瓜》:“奴在园中薅黄瓜,郎在外面钉瓦碴,钉了公花不要紧,钉了母花去了我的一个瓜……”唯其美,我们就不要责怪她不懂科学。母花受粉,还要借助风力、蜜蜂,再花的蝴蝶也是不行的。之二,公安民歌“哥在外面一声喊,妹在屋里慌了神,手里掉了绣花针,四个腿的板凳坐不稳。”之三,利川民歌《龙船调》,有高山的底蕴,更有流水的悠长,有山里人的幽默,更有清江号子的高亢。现在,虽然词中删除了“抱着那恩哥”,但恩施,乃至宜昌、江汉平原的老歌手仍把它当情歌唱的。宋祖英在维也纳金色大厅也唱了《龙船调》。之四,《叫声我的哥你听我来说》(《中原突围》主题歌),审片时,不少人反对,理由是:为了解放战争的全局,以6万军队,牵制美式武装的30万众的国民党军队作浴血奋战,有慷慨赴死的,有从容就义的,这么严肃的主题,怎么能哥呀妹呀的?其实,作者是为了让作品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的统一,让更多的群众喜欢看。哥是代表新四军的,妹是代表老百姓的,“前面的岔路多,你千万莫走错”,是彰显革命战士要永远跟党走,不要偏向。
中国情歌是美丽的。《天仙配》、《刘三姐》、《五朵金花》等的歌曲是美的,“蝴蝶泉边好梳妆”不美吗?电影《柳堡的故事》的主题歌《九九艳阳天》是美的,当代歌曲《兵哥哥》是美的,“晚上他是我枕上的梦,白天他是我嘴上的歌(哥)。”更不要忘了,台湾省的《阿里山》是非常美的,“阿里山的姑娘美如水,阿里山的少年壮如山”,水离不开山,山离不开水,见仁见智,有情有谊。美的不只是音乐,美在台湾省和我们大陆血脉相联。《千古绝唱》是美的,它唱了“孟姜女哭长城”、“梁山伯与祝英台”、《白蛇传》中的白素贞、《西厢记》中的张生与崔莺莺,还有《红楼梦》中凄美的爱情。中华民族,还有世界很多民族,都是喜欢大团圆的。要不,《千古绝唱》哪来这样的话:“孟姜女哭长城,千古绝唱谁人听,梁山伯与祝英台,千古绝唱唱到今”呢?世界上最美的蝴蝶在中国——梁祝的“化蝶”。
我辈无论年轻时,还是年老时,很多人喜欢把革命歌曲当情歌唱。可能其中输入了爱情因子。一如《十送红军》,二如《桂花开放幸福来》,三如《我的祖国》,“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四如《送别》,它是电影《怒潮》的主题歌,歌唱的是率部队江西平江起义的彭德怀等红军将领,“送君送到大路旁,君的恩情永不忘”,将领们是我们共产党内的真君子,但送别时那种用血与火凝结的深情此刻坦露到了极致。中国又有很多情歌是可当红歌唱的。如《采花》:“正月里采花无花采,二月里采花花正开,三月里桃花红似火,四月里葡萄架上开……冬月里松柏青还在,腊月里梅花遍地开。”音乐是天籁,意义在人籁,音乐是让诗飞翔的翅膀。红军时代,曲调还是那个曲调,特别是那个咏叹调,歌词就不完全是那个歌词了,“正月里采花无花采,采花人儿盼着红军来,盼着红军来……”更有毛泽东词《蝶恋花·答李淑一》谱的歌曲,激越、昂扬、悲壮、深沉,美在同志情、战友情、夫妻情,是我们共产党人的千古绝唱。
泱泱大中华,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的情歌,都是美丽的,我们56个民族的情歌都是美丽的,我们古往今来的情歌都是美丽的!
中国的情歌最美丽。外国也有好情歌,如《鸽子》、《山楂树》、《红莓花儿开》。“田野小河边,红莓花儿开,有一位少年,真使我心爱,可是我没法对他表白,满腹的心里话怎么讲出来……”我最喜欢的情歌还是前苏联的《小路》、《喀秋莎》,和印度尼西业的《宝贝》。《喀秋莎》唱的是美丽的苏联姑娘,思念远方抗击希特勒法西斯的年轻战士,用歌声鼓舞他们去战胜敌人。《宝贝》唱的是当年一位印度尼西亚的革命者的漂亮妻子,献给婴儿的摇篮曲,“宝贝,你爸爸正在过着动荡的生活,他参加游击队打击敌人,我的好宝贝,睡吧……”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