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发辫琐话


鲁迅先生曾慨叹,中国人为男人脑袋后面的辫子付出过巨大的血的代价。他说的是清朝初年,新入关的满族统治者下令他们管辖下的百姓必须遵从满人的发式习惯,男人要剃去前面的头发,把后面的头发编成辫子。如若不遵,胆敢违抗,“仍存明制,不随本朝制度者,杀毋赦”。这道命令被地方官员形象地解释成是“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剃发令下达后,各地官府让剃头匠挑着剃头担子上街巡游,并派兵士监督,一见束发之人就逮住强迫剃头,稍有反抗,当场格杀勿论,有的还被割下首级,悬在剃头担子上游街示众。而江南士绅则坚决反抗,声称“头可断,发决不可剃”,结果惨遭镇压。仅江阴一地为反抗剃发被杀的就有17万之多。事后许多人逃隐山林,有的愤而自杀,也有人为自己的落发建起发冢,痛哭致祭。甚至在多年以后还有人赋诗为失去的头发伤心。有个明朝的遗民野老做过一首“剃头”诗:“剃则由他剃,头还是我头,有头皆可剃,无剃不成头。”于无可奈何之中隐约流露出愤懑不平之意。无奈最终强令难违,中国的男人从此有了“五天一打辫,十天一剃头”的习俗,身后有了一根被洋人戏称为“猪尾巴”的粗辫子。因而鲁迅先生认为:“这辫子,是砍了我们古人的许多头,这才定下来的。”
  中国古人历来把须发看得很重,有“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的伦理标准,故而三国时有曹操割发代首的故事。女子赠良人一缕青丝,也就等于把自己托付出去了。因而我们可以把发辫看做是一种文化符号,其蕴涵的文化意义要胜过实物本身。正因为如此,所以才会在1911年清王朝垮台时,忽然又兴起了剪辫风潮,又是一阵忙乱,虽然没有砍掉什么人的脑壳,但总是有人为剪掉辫子脑袋后面空荡荡的感到不自在。遗老辜鸿铭就觉得自己那条稀疏的花白发辫仿佛是中国几千年道统的象征。而在冯骥才写的小说《神辫》中,那条具有神力的辫子多么精神,随头俯仰,成了厉害的兵器,一路所向披靡,其力量真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说了中国古代有关发辫的故事,不妨放眼世界再谈谈外国历史上有关发辫的趣事。古代埃及人是很喜爱戴假发的,法老甚至还要戴上假胡须,胡须被认为是特殊地位的象征。比如现在仍兀立在开罗郊外的狮身人面像,其人面的法老头像原本就有胡须。传说18世纪末拿破仑率法军远征埃及时在金字塔下与当地军队曾大战一场,激战中法军的大炮轰毁了狮身人面像的鼻子和胡须。残鼻现已踪迹全无,而胡须的碎片则被大英博物馆收藏。埃及常常提起要讨回胡须,修复这尊已有四千多年历史的珍贵文物,而英国人则装聋作哑,不予理会。古埃及史上还曾出过一位与中国女皇武则天地位相仿的女王,名叫哈特舍普苏特。她统治时国力强盛、建筑精美、文艺繁荣,而在浮雕图像上,她的脸上也佩带着硕大的胡须。
  还是由胡须再回到发辫的话题上来。在日本,古代妇女的发式丰美,据说特别容易引起男性的注意,因而有俗语云:“以女人发作绳,能系大象,况丈夫辈。”而男子的发式大多是“剃额上发数寸”,留下两侧和脑后的头发,然后再束髻。甚至有些武士为了显示其勇武,“不用剃刀剃前额发,用大镊子拔,拔头发时头上留出黑血,十分吓人”。日本战国时代有个叫斋藤实盛的武士,年过七十。他担心自己年老“与公子小将争先竞胜”会被年轻人小瞧,遂把白头发染黑后参战,结果被杀,“少年似的死于战场”。后来他的朋友找到了他的首级,“洗了一看,黑色流落,变成原来的白发”。这是一段伤感的有关发辫的故事。在古希腊也有一个染黑头发的故事,说的是古代雅典城内曾经有个风头很盛的名妓,每日慕名叩她香巢门的男人络绎不绝。有一位上了年纪的文人也去找她,被赶了出来。于是这个文人第二天把白头发染黑后再次登门,名妓看见他说:“你爸爸昨天来过,我把他打发走了,今天你怎么也来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发辫琐话”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