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马背上的英雄(外一篇)


□ 谢友鄞

  谢友鄞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一级作家,国务院特殊津贴享受者,供职于阜新市文化局艺术创作研究室。获全国性文学奖三十余项。部分作品以英、法、德、俄、阿拉伯语译介到海外。
  
  老三骑着瘦马,走进沙漠里。他脸色腊黄,头发冒烟,身上一股焦糊味。就这样,老三走进了民谣里:你看哪一个马背上的汉子,不是东倒西歪,摇摇晃晃……前方有一支驼队,驼铃声似天堂仙乐。老三明白,那不是驼队,是风沙呼啸,沙坨涌动。老三看见,一只手从沙地里伸出来,绝望地抓挠!他心怦怦跳,双腿夹紧马肚,迎上去,原来是一株枯死的树干。老三对什么都不相信了!
  夕阳沉入漠海。马躺下来,老三卸下鞍桥,从座垫上撕绺羊毛,搓成线,叼在嘴里,摸起两块热乎乎卵石,一磕,嚓,火星迸溅,燃着毛线。老三鼓起腮帮,噗噗吹,羊毛线暗红闪烁,漾起膻腥味。老三点燃蛤蟆烟,嘴唇上血泡嘶嘶啦啦,钻心疼,贪婪地吸着烟。
  夜深了,老三刚睡着,半空中隐隐响起厮杀声,磷火闪烁。老三头发刷地竖起,冷汗直流,趴在地上,磕头。老辈们说,北边内蒙古,千百年来,部落间征杀不绝,战败的将士们,淌着鲜血,退出大草原,经过这片死漠,流入辽西边地,与汉民杂居,互通姻好,繁衍下来。老三叩祭祖先后,恶云飞散,残月惨淡,漠夜变得死寂。
  天还没大亮,老三又起来了,继续跋涉。前方浑浑沌沌,马儿惊惶地叉开腿,死撑住地,不走了。老三狠夹马肚。不料,马直立起来。老三才发现,远处漫天烟尘,沙丘海涛般奔涌,石头阵排空兜起,天昏地暗,沙暴!
  万幸,沙暴是从前方横扫过去的。老三仍感到热浪扑脸,沙砾簌簌飞洒,耳朵、脖颈里灌满沙子。风像要把人从马背上掀翻,噎得他喘不过气,耳膜鼓胀,轰轰叫。人和马在呼啸的风沙中抖颤,老三闭上眼睛。
  沙暴过去了,马咴咴嘶叫,爬上高高的沙峰,沿沙脊走。老三嘴唇肿胀,嘴角结满血痂,低头瞅,眼睛一亮,沙峰下面,竟有一汪水泡。水泡边缘,稀拉拉点缀着沙蒿、苦艾,小风吹来,水灵灵摇曳。
  老三滚下马背,抓缰绳的手哆哆嗦嗦,竟忘记松开,马跟着他往下出溜。老三抛开缰绳,双腿蜷曲,抱住身子滚下沙坡,滚到水泡边。他太饿了,看见一副惨白的骨架,分不清是兽骨、人骨。他呻吟起来,眼睛发直,捧起骨架。骨凹里残留着干肉丝,老三贪婪地舔舐,头扭来扭去,嘴一歪一咧,屁股拱动,像野人。老三风一样剥干净衣裤,浸入水里,唿隆唿隆喝。死水,滚烫,一会儿,他便感到肠胃火燎燎疼。水面上窒息着腥腐的恶臭。可是,他不出来,像河马一样抬起头,鼻孔、嘴里淌出黏乎乎绿水。老三游目四瞩,一群蝌蚪甩着小尾巴,活泼地游弋。老三猛地一扑,一个踉跄,头扎进水中。呛咳着站起来后,老三紧攥的手掌里,小蝌蚪们痒溜溜滑。他一把捂进嘴,腮帮可怕地蠕动,贪婪地咀嚼。
  老三哗哗啦啦趟出水泡,脚丫敷满稀泥,像蹼;身上粘满绿藓。他就势躺倒,在沙地上打滚,抓起沙子,蹭大腿,蹭小腹,蹭胸脯,蹭脖颈,擦得全身紫红,惬意地哼哼起来,阳具抖颤,亢奋地昂起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