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高山流水古琴台


□ 李建纲

汉阳有龟山,山不高而林木葱茂,楼台掩映。环山皆水,为长江,为汉水,为月湖。古琴台就在龟山之尾,月湖之滨,隔山与晴川阁相望,又与江东蛇山之黄鹤楼成鼎足之势。而其气势则不如黄鹤楼之雄,名声亦不如晴川阁之盛。然千百年来,屡废屡兴,游人不绝,只为它有那一段“高山流水”的佳话。
遥想两千年前,有两位士人,不期而遇于此山水之间。他们地位悬殊,一位是打柴为生没有文化的穷小子钟子期,一位是琴棋书画皆精的晋国高官上大夫俞瑞字伯牙。俞大夫返乡省亲,乘兰舟画舫慕名来游于龟山脚下。正是仲秋之夜,雨后初晴,山随平野阔,月涌大江流,清风徐来,万籁俱寂。俞大夫有感于这山水的佳妙,景色的清幽,不禁情动于中,要弹琴遣兴。俞大夫是当时琴中圣手,远近驰名,然他决不轻易操琴,尤不弹于俗人听。此时眼前惟有江月,身边只一琴童,正雅兴勃勃之时也。遂命童子焚香,自家沐浴更衣而坐,将随身所带传家宝雷威松雪琴摆上案头,对月操琴。只听铮一声,音随江波而渺渺,乐乘月华而飞扬,鱼闻之而跃,鹤闻之而舞。大夫正弹得沉醉了自己,不提防忽拉吧地七弦断了一弦,便知有异,即命童子上岸,于山石丛莽中搜得一人。那人便是樵夫钟子期。俞大夫神情大不悦,审问年轻人在此何事?答曰听琴。俞大夫一百个瞧不起打柴汉,说你这样人,也配听琴?莫要亵渎了我的琴!子期不卑不亢道:在下也略知一二。俞大夫从来还没有碰到过这样狂妄的村夫,便说:既如此,我弹一曲你说出个道道来。于是,《吕氏春秋·本味》记载:
“伯牙鼓琴,钟子期听之。方鼓琴而志在太山,钟子期曰:‘善哉,巍巍乎若太山!’少选之间,而志在流水,钟子期又曰:‘善战,汤汤乎若流水!’”
“知音”一词,就此产生。两人结拜为兄弟,相约明年此时,再在此处相见,洒泪而别。却不料俞伯牙再来时,兄弟子期已亡故了。伯牙大哭,举琴摔碎在子期墓前,从此不再弹琴,并口占一绝道:
“摔碎瑶琴凤尾寒,子期不在对谁弹!春风满面皆朋友,欲觅知音难上难。”
这是在《警世通言》里,冯梦龙老先生给我们演绎的一段《俞伯牙摔琴谢知音》的传奇故事。可是在别的更接近真实的典籍里,关于俞瑞,却查无此人。伯牙就是姓伯名牙,子期就是姓钟名期。伯牙也不是高官,只是一个略有名气的音乐家,钟期也不是一个等闲的打柴汉,而是音乐世家的后代,曾经在案国当过乐官,否则,一个山村打柴放牛娃,从来没有听过琴声,怎能对音律乐理,说得头头是道?便是那摔琴一事,我也存疑。那时文人士大夫,琴棋书画,一示其高雅不俗,二为自得其乐,并不为特意表演给人听。伯牙在遇到子期前,不是已经弹了多年的琴吗?也没有因为对牛弹琴就把琴摔了,那琴可是价值连城的宝贝啊!
但是,我们还是喜欢冯老先生的故事。而且不独冯老先生如是说,在他之前的传说就是这样的。归根结底,就是为了那“知音”二字。试想,以一国之高官,与一山野樵夫,其地位、名声、财富以至年龄皆不能同日而语,只为了“知音”,他们跨越这一切,结成生死之交,这是怎样至善至真至美的超乎世俗的友谊啊,这正是古往今来人们所渴求的,赞美的!如果这世上没有,就创造它出来!
也就创造了这一处优美的名胜。
下汉阳桥转上琴台路,穿过喧闹扰攘的街市,一下进入这一处清静的山水园林,真有飘然出世之感。小小一群仿古建筑,前面山门白墙绿釉瓦顶,额书三个大字曰“古琴台”,据说是北宋人所书,这琴台,北宋时就有了。但我想还可以往前推。从春秋到宋,又是一千多年,难道如此美好感人为人称颂故事,直传了一千多年,人们才想起来筑台纪念么?“琴台”前特意加一“古”字,大有深意在焉。
但朝代更迭,兴废屡替,俱已踪迹难寻。如今这琴台,是我人民政府于1957年重修的。国人皆知,这一年乃轰轰烈烈反右年,修此台不可能是为了纪念两千年前两个封建知识分子老故事,而是开辟利用这个地方为劳动人民提供学习娱乐场所,故修好后名为汉阳工人文化宫,我想那两位老友对于他们相会知遇之处,作如此用途,也会大为赞赏的。但古琴台却是其中受到格外保护的一部分,须另购票进入,里面人就少了。成群老工人老市民只在它的外围活动,有茶社,有书场,有楚剧的草台班子,同样要买票进入,人就多得很。我往里探了探头,人声嘈杂,烟雾滚滚,不敢久留。
我一个人徜徉于古色古香小庭院中。满园林木,鸟飞鸟鸣,亭台楼阁,庭院重重,大体依照清嘉庆年间,湖广总督毕秋帆主持重建的样子。进“琴台”小院,一栋单檐歇山顶式前加抱厦的大殿堂,巍然而立,彩画辉煌。檐下瞳额,大书“高山流水”四字。堂前有汉白玉筑成的方形石台,台上立一方方正正石碑,四面镌文,并有伯牙抚琴图刻于石上。想来这就是伯牙抚琴遗址了。
我最喜是那些碑廊中碎石书法,古人今人,美不胜收。中有一碑如墙,字大如斗,是清道光年间宋湘所书。这位宋湘是广东梅县人,官任湖北督粮道,书法诗文皆精。他于道光六年暮秋来登此台,年已82岁,犹一身筋骨豪气。当时索笔题诗,随从们却未曾备得纸笔,这位宋老官人即命将园中竹叶扯了一把,束而成笔,蘸墨直书壁上,其字酣畅淋漓,遒劲豪放,大气磅礴。写毕,全身之力用尽,倒地而亡。人们再看他写的诗,惊疑他老人家莫非早就选定了这高山流水千古友谊之处,作他的千秋归宿之地么?但见那诗写道: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