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自圆其说


□ 梁志玲(壮族)

  ◎ 梁志玲(壮族)

  一

  今天是一个晴朗的日子。

  像小学生的作文开头,当然黄玥也打算在稍后的假期作文里这样开头,虽然雷同俗气,但是很稳妥。

  在这个晴朗的天气里,黄玥要去为小姨拣绿豆。小姨家在农村,农村意味着什么?家里的儿子如果谈的女朋友是农村的,父母是免不了这样唉声叹气:“我家的三房两厅以后就挂满粥筒了。”粥筒,就是竹节做的装粥上山出工用的,相当于超市里卖的饭盒。

  黄玥用的饭盒是不锈钢饭盒,有供擎着的柄,紧扣盒盖的搭扣,亮铮铮的盒盖几乎可以当镜子用。严谨科技人性化,看起来有一种军事装备的威风凛凛,当然威风是相对于粥筒。当然三房两厅挂满粥筒,对黄玥这样县城里的女孩,她是觉得很好玩的,没必要唉声叹气,挂满就挂满呗,一敲一轮过去,像编钟一样,很酷。

  黄玥的装扮也是很酷的。七分裤、吊带衫、凉鞋都是有牌子的。在裸露部分黄玥涂上了防晒霜。玉兰油的香。

  黄玥的母亲说:“你干吗不穿短裙?”

  黄玥愣了愣,顺口说,“本来我的吊带衫就是搭配短裙的,现在都有点不协调了。”说着就去翻裙子。

  黄玥的母亲说:“你当真就要穿短裙啊,秀你的大腿啊,这个拣绿豆是实实在在地干活,不是去郊游不是去那里当蝴蝶伴舞,短裙一猫腰拣豆,让我看你的小短裤啊。马上换上长衫长裤,对了,就是你军训穿的那身迷彩服。”

  黄玥下楼时已经是一身迷彩服,干净利索。碰上同一单元的馨姐。馨姐穿了一身长裙料子很飘逸,一下楼就露出涂了黑色指甲油的脚趾,鞋的绊带繁复地纠缠在脚踝子一带,透着用闲适无聊铺垫后的精致。她拉着她四岁的儿子,她说:“妈妈的裙子好看吗?”她的儿子梭了她裙摆一眼,奶声奶气地说:“有风才好看。”说着把旺仔小馒头的袋子一扯,楼道上就有了蹦蹦跳跳的小馒头,夹杂着几颗QQ糖。

  馨姐扑哧一笑,跟在身后的黄玥也无语微笑。像诗一样的对话。指甲油、鞋的绊带、裙子、风,还有QQ糖、旺仔小馒头,单单是这些物质堆叠在一起就是诗,物质的实在与斑斓,看得见摸得着。

  这是黄玥以及黄玥这一代的生活。精致的细碎,有风就有诗的空灵。这是城市,黄玥习惯这种生活,理所当然的生活,她的未来就是马不停蹄地享受这样的生活。

  上公共汽车坐好时,黄玥漫不经心地问母亲:“这个拣绿豆是不是绿豆从豆荚里蹦落到了地上,我们就去拣。上一回我玩的塑料子弹落了一地,拣得我很辛苦的。”

  黄玥母亲说:“真是四体不勤,等绿豆蹦落到地上还拣什么拣,一场雨下来等着发芽了。我们是去把绿豆荚撸下来,晒干。”

  黄玥这一代真是离土地太久远了,没有了地气,看不见颗粒状的东西,它的根系维系在哪里。她只看见挤挤挨挨的、删除了枝丫和盘根错节来龙去脉的东西,在米缸里的米、黄豆、绿豆颗粒状的东西简洁利落地待在容器里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