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柳叶撇


□ 陈丹燕

  1983年的隆冬,中午的阳光软软地照耀着办公室的前半间,朝南处暖融融的,小白脱下深蓝色的滑雪衣搭到椅背上,年轻男人旺盛的荷尔蒙气味油耗耗地从外套里面蒸上来,钻进他鼻子里。只穿毛衣,胳膊就灵活多了。他将办公桌上的书和写到一半的布展规划草稿都归到铅丝网栏里,把桌面腾出来。然后,从右手的小柜里拿出毛边纸、字帖和毛笔,准备练字。这是他在读历史系时养成的习惯,别人午休,他就练一小时大字。
  他中间的抽屉里有一个三洋牌的小立体声录音机,地道的日本货,他爸爸出差到香港时给他买的,祝贺他大学毕业。调好墨汁,掭顺了笔锋,他戴上耳机,打开录音机。一阵口琴声被整个大乐队衬托着,从耳机里直接灌进耳道,好像一汪蓝水围住一个岛似的,音乐将他和办公室隔了开来。轻音乐是从电台立体声节目里转录过来的。他每次转录立体声节目的时候,都细心地将播音员的声音擦掉,这样听起来,就好像是原版磁带一样。他很喜欢有一只口琴加入的乐队演奏的轻音乐,抒情里面带着沧桑,但却忘记了这个乐队的名字,他想那是个法国乐队。在1983年,法国真真是个遥远的国度。四年来的差不多每个中午他都是这样度过的,沉浸在自造的法国音乐和中国书法的世界里。
  他悬着肘写柳叶撇。这是他的热身活动。顿,然后撇,稳稳地收锋。
  他喜欢写字,最初还是小学的门房老头给他启的蒙。写得最有心得的,就是柳叶撇。
  有一天放学了,却下大雨,一时回不了家,他在门房间外面的屋檐下等雨停。大雨中的门房又小又黑,暗处放着一只红泥小炉,上面坐着一壶水,扑嗒扑嗒,白汽扑打着阳铁皮的壶盖。偏安于一隅,就好像诺亚方舟。看门老头在旧报纸上写大字。他在墨汁里掺了不少水,大概为了节约。小孩子里面传说这老头儿很有来历,1966年被查出来是个历史反革命,才被发配到这里来看门。小白觉得他很神秘,甚至神奇。老头儿看到小白看着他,就将手里的毛笔递过来,让小白也写一个。小白仗着老头儿不如一般大人那么强势,拿过毛笔来就写了一撇。描红本子上,语文老师总是给他的撇上画一个红圈,表示赞赏。他这么做,也带着一点儿炫耀。可老头脸上微微一笑,抽回毛笔去,在他的撇边上加了四个小点,立即将他写的那个顿改造成了一个脚印。小白顿时明白,自己的那个顿,写得太用力了。
  语文老师在小白心目中冰雪聪明的印象即刻融化了。
  小白从此偷偷跟了老头儿学写大字。学的是柳体,讲究的是字里有风骨。
  小白整个人都因为练大字而安静下来,与弄堂里年龄相仿的男孩们也疏远了。他爸爸开始怕小白招惹上什么麻烦,还特地找门房老头儿谈了谈,门房老头儿对他爸爸说,恭喜你啊,你的儿子有雄心。他爸爸才放下心,对自己沉静的儿子刮目相看。所以后来小白考上复旦,家里人很高兴,但并不喜出望外。门房老头已经去世了,小白临上学前,去小学的门房间看了看,算是告慰自己的启蒙老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