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理学之顺臣与清官


□ 张鸣

  清朝的规矩,凡是进过翰林,官又做的足够大,或者做过大学士的主儿,才有资格得一个“文”字.但文正之谥,一般不轻易授人,有清一朝,臣子死后被谥为文正的,只有八个,汤斌是第一个,拔了头筹。别的谥号,都是辅政大臣们议了,提交给皇帝,让皇帝定夺,唯有文正,臣子不能插嘴,全由皇帝自己定。汤斌死后得了文正之谥,但活着的时候,其实并没有死后这么荣光,经常受挤兑,皇帝也冷言冷语,说他言行不一。

  汤斌是个理学家,清初大儒孙奇逢的弟子。明清两朝,盛产理学家,但明朝的理学家多异端,一步就从“理”迈到了“心”,喜欢著书立说,奢谈心性,大放厥词。但是,清朝的理学家每每恪守家法,老实守着朱熹的本分。不看文字看表现,如果为官,往往是清官,清的刻苦,清的煎熬。汤斌,就这样一个理学名臣。自打他经康熙开的特科,博学宏词科入仕以来,为官做宦,除了官俸之外,一介不取,即使过生日,也不受贺礼,弟子门生,一张纸就了事。走马上任,不过骑头蹇驴,一个从人,布衣破袍,无论怎么看,都不像一个官儿。在江宁巡抚任上,全家布衣,夫人乘坐的轿子,里面的衬垫,棉絮都露了出来,也不换新的,看得苏州百姓,好是感动。自家饮食,每日青菜豆腐,得了个外号,叫豆腐汤。一日发现家里居然买了只鸡,很是震怒,一打听原来是儿子让买的,马上把儿子找来,骂儿子说,你以为苏州的鸡,跟家乡河南一样便宜吗?要想吃鸡,回家乡去。随即让儿子跪着背诵朱子家训,并声言,没有士子咬得菜根不能做之事。没舍得打儿子,打了儿子仆人一顿,即将他赶回了老家吃便宜鸡去了。离任的时候,行李里面只多了一部二十一史,说是苏州的书比较便宜,所以才买的。进京做官,最后的位置是工部尚书,但死的时候农衫褴褛,挺在木板床上,余财只有八两银子。还是靠同僚的接济,才能安葬。此公不仅虐待自己的肤发和口腹,而且虐待自己的精神,他不看小说戏剧,做地方官,也不许百姓随便演戏,严禁刻印小说,江南地方,有好些淫祠,比如五通神庙,固然于典无征,但老百姓喜欢,开庙会,唱戏胡闹。汤清官来了,也一并禁毁,偏不让老百姓穷欢乐。妇女喜欢去佛寺烧香,也是江南的一项风俗,也是女人们的一种消遣,对此,许多无赖有许多说法,说是进庙烧香的妇女,是跟和尚私通去了。这样的事,说一个没有倒也未必,但毕竟不是普遍现象。汤清官来,也禁。害的江南女子,求神礼佛,只能在家里供尊菩萨。平白地倒是繁荣了佛像佛龛的制造业。

  明清两朝,实行官员低俸制,即使一品大员,除了一些禄米之外,每年官俸不过180两。如果真的就靠这点工资过活,大概也就是只能青菜豆腐打发日子,比之寒门小户,好不了多少。但是,有权力,就会有金钱,政务操作,银钱过手,怎么可能没有漏下来的?俗语道,千里做官为的吃穿。读书人也是人,做官哪有不图荣华富贵的?追根溯源,孔门之徒,原不自薄自刻,禁欲自为。孔子自己,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出门有车。这样做的,其实是墨家。但后世儒墨合流,儒释道合流,一些理想主义的儒者,才做起了苦行僧。明朝有海瑞,清朝则不止一个海瑞,汤斌、于成龙、赵申乔、施纶等,排了一溜。

  不是清朝人对苦行有偏好,清朝出现这么多自刻的清官,从一个方面讲,是因为人关的满人统治者,的确具有一点理学的味道。如果说明朝皇帝尊崇理学,不过是个幌子,并不当真,那么清朝皇帝多少是有点当真的。至少,他们是真心希望臣子们当真的。从白山黑水下来的满人,入关之前,自己生活就很简朴,沈阳的清官,看起来,就像是个比较大的财主的院子,里面居然菜窖,碾子,一应具备。皇妃的宫里,还有育儿的摇车。历朝历代,没有哪个朝代禁止官员嫖妓的,但是清朝禁止,与此同时,官员如果生活简朴,在清朝初年,也是受到鼓励的。刚才列举的一溜清官,都出在顺治和康熙朝,多少也反映了皇帝的偏好。从另一个方面讲,明朝的臣子,言论基本上没有太多的限制,连“问孔”“刺孟”的李贽,也没受到特别严厉的追究。要想成名,做不了大官,可以如曹丕说的那样“著篇籍”,但是,清朝的文字狱,苛政猛于虎,士大夫即使特别有写作的爱好,也得三缄其口。那些对名声有特别偏好的人,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自我表现。做自薄自刻的清官,就是表现的一种。只是汤斌的行为,虽然很像海瑞,但海瑞可以抬着棺材上书骂皇帝,汤斌却不敢。康熙朝,最害民的弊政,就是满人圈地,从未见清官汤斌,对此说过一句话。这样的清官,其实只是顺臣,乡愿。

  但是,绝大多数官员,对眼前的享受,显然比身后之名要看重得多。所以,像汤斌这样的清官,即使他不像于成龙、赵申乔那样总是弹劾别的官员,他的存在,在别的贪图享受的官员看来,也是一种威胁。你成天布衣,我们怎么好穿裘皮?你成天青菜豆腐,我们怎么好山珍海味?所以,终汤斌一身,总是有人说他假道学,玩了命地挤对他,害得原本喜欢他的皇帝,也把不稳舵了,搞不准这老先生的苦行,到底是真还是假。实际上,这位看上去像劳模似的汤斌是在忧惧交加中死去的。

  还好,坐龙椅坐久了,清朝皇帝慢慢想通了。自己享受,也渐渐让臣子也享受。自己虐待自己的清官,慢慢也就没有了。后来的理学家虽然还是挺正经的,但只吃青菜豆腐的事,也就算了,陋规收入虽然未必拿,但养廉银是肯要的。所以,到了曾文正公这里,豪宅也住了,骏马也骑了,只是相对于别的官员,稍微简朴一点而已。这点简朴,也仅限于自己而已,自家的老九挥金如土,也随他去了。

  责任编辑 孔令燕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2013年第06期  
更多关于“理学之顺臣与清官”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