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学价值与本土精神


□ 贺仲明

  近年关于如何评价中国当代文学的讨论很是热烈。这个问题表面看,见仁见智,很难形成普遍共识,但讨论涉及到文学评价标准问题却值得深思。到底选择什么标准和立场来认识文学,不只涉及到如何评价中国当代文学,更与文学的创作目的、评价标准和未来发展趋势有重要联系。对这一问题的深入思考,有助于我们更清晰地认识当下中国文学的状况,也有助于我们重新审视历史和开启未来。
  
  一 文学是为什么人的?
  
  “文学是为什么人的”追问一度被演变成一个政治问题,但实际上,对于任何一种文学来说,它都是一个先在的根本问题。因为只有明确了写作的目标,文学才能给自己一个清晰的定位,才能确立标准和规范,寻找到自己的发展方向。
  “为人类写作”是当前盛行的观点。这一观点与社会的发展、现代思想的引入有密切关系。德国作家歌德在18世纪提出“世界文学”的概念,将人类社会的交往与文学的世界内涵联系起来,可以看作是这一思想的现代起点。随着人类进入现代社会,文化传播的迅速发展,文学的世界性内涵得到充分彰显,作家们的写作目的也从民族走向世界。广有影响的诺贝尔文学奖,其评奖标准就弃置了民族国别和语种差异,寓含的是人类关怀的普泛标准。当前许多中国作家(包括许多文学管理工作者)热切地希望将自己的作品译为外文,进入西方读者的视野,体现的也是这一思想。
  在一定程度上,这一看法是有道理的。人类具有许多共性,审美上也有相通性,这使文学具有了为广泛人类写作的基础。翻译的普及、文化交往的深入,则使文学为人类写作有了实现的可能。特别是在全球化时代的当下,人类面临的许多问题和未来命运都具有很大的共通性和关联性,文学关注人本身,思考和探索人类共同的命运,是其应该具有的使命,也是其深远魅力之所在。
  但在具体的文学实践中,文学为人类写作的思想也会遇到一些障碍。首先,人类不是一个抽象的存在,它也不可避免地包裹着具体的民族和文化身份。在西方文化占据绝对强势地位的现实背景下,“人类”的内涵往往会带上西方文化的浓厚色彩。如果简单而抽象地强调文学的人类性,很容易不自觉地走进西方文化的影响中,陷入“为西方写作”的陷阱。诺贝尔文学奖之经常受人诟病,是因为其实质上并未摆脱西方文化的主导色彩。同样,中国那些积极认同为普泛人类写作的作家,希望自己的创作能够获得西方社会更大程度的接受和认可,虽并无可厚非之处,但确实需要保持清醒的认识,以免不自觉地成为西方文化的工具。
  其次是能否真正地“为人类写作”?在信息已经非常先进的现时代,文学走出民族语言的障碍、借助翻译等方式进入世界,已经并不为难,但是,在深层的文学理解和接受中,翻译却存在着较大的局限性。进入较高境界的文学作品,其精神内涵和表现形式都必然蕴涵着独特的民族特征。由于文化历史、语言方式等方面的差异,这种特征的很多方面很难为外民族读者理解和接受,更难通过翻译的方式传达出来。所以,我们在不同语言民族文学之间的交流中存在着严重的不对称现象,在对文学作品的理解和接受上,也经常出现“具有不同文化背景的读者,必然会对同一作品产生阅读的文化误差”的“误读,现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学评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学评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