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当代中国诗歌的困惑


□ 肖开愚

  很久以来,中国诗歌一直承担着来自各个方面的压力。假如为阅读当代中国诗歌准备一点背景资料,你会看到一大堆侦探味极浓的传奇故事,而且其中最为主要的内容有违纯正的文学趣味,提起它们就好像为日益学术化的诗歌写作蒙上专业的耻辱。许多诗人忠实于最初的文学憧憬,早已练就一副忽视压力的本领,使得那些带着个人期待去观察他们的旁观者得出诗人麻木不仁的印象。另外一些习惯了强大压力的应激机制的诗人,不幸地落入惯性的滑梯,没有那种特定的压力会不知所措,从而深陷于大部分属于虚构的压力的罗网之中。这两种状况足以让“知识界”形成针对整个中国现代诗歌的冷漠和责难。应当说“知识界”是诗歌不少时候通过诗人承担的穹窿形压力层的次要、典型的构成部分,“知识界”没有为当代诗歌的创作提供本土的、富有解释和洞察力量的哲学、心理学、语言学氛围,甚至也没有为我们理解我们的政治和经济生活贡献有效的社会学理论,却果断地采用外国诗歌的方法论和中国古典诗歌的审美观来挑剔并抛弃当代中国诗歌。也许“知识界”的粗疏是由于一个介于诗歌作品和读者之间的中间环节,即文学批评的失误造成的。关于当代诗歌的文学批评苦于没有找到合适的批评方法,致使勇敢的批评家凭藉猜测归纳了一些想当然的、令人反感的当代诗学标准。从那些混乱、夸夸其谈的诗学标准发展的批评方法运用于某些看上去气势汹汹的修辞类型的诗歌写作,倒也吻合,但正是这些以先锋派面貌出现在各种场合的“诗歌理论”(诗歌无疑是理论的敌人)向社会传达一种庸俗气味,掩盖了自己时代朴素敏锐的诗歌追求。诗人——我们希望了解的诗人——的骄傲表现在他们无视目的是围绕着当代诗歌组成的诗歌界,他们相信在闪光灯下无法摆脱写作的表演性质,然而他们的正确态度决定了阅读方面的最坏结果,“知识界”(包括用讥讽、调侃、绝望和幸灾乐祸的可耻口吻偶尔提及当代诗歌的职业文学批评家)从来源上失去了接触当代诗歌的实际努力的机会。“知识界”必定意识到这一点了,他们知道机器人也许不需要诗歌和文学,可是当代生活如果没有当代诗歌的实际参与,我们释放的激情很难保证不是野蛮和晦涩的。哪怕仅仅期待更加精确的语言表达复杂的生活感受和微妙的个人情感,也要推动情况朝好的方向发展。更何况中国悠久的文学传统至今还是诗歌的传统,不读当代诗,所谓文化教养不可能不是陈腐和欠缺的。
  诗歌创作本身困难重重,尤其当诗人把个人写作放到文学史的进程和当代生活的整个背景中来考虑,他的每一步都可能前面是悬崖,后面是深渊——假如一个人糊里糊涂写出好诗,当然不错,但出自糊涂的诗作不大有希望成为文学传统(诗学)的一部分——了解当代诗歌,从了解当代诗歌感到棘手的难题着手或许最有意思,难题就是破绽吧,而破绽即通道。这里讨论的三个当代诗歌的“困惑”与“知识界”的近期关注热点多少存有血缘上的联系,或可增添一点交流的余地。
  
  自己的生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