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不知是否准确



韩老师:
这段时间,我正在整理您的小说作品,争取编起一个小说创作年表。为此我重读了您送给我的《韩石山崔巍通信集》,发现了一个小的错误:在您1979年6月11日致崔巍的信中,您说该年第4期《上海文学》上有一篇叫《不平则鸣》的文章对您在第3期上发的《多看看我们的工人和农民》短信提出了非议,我查了那篇文章,作者周泉生,不是发在第4期,而是发在第5期上。此外,在您送我的长篇小说《别扭过脸去》的后记第三段,您写道:“从一九八四年开始,断断续续,用了两年多时间,写成了,叫《磨盘庄》……”这里的1984年,我怀疑应该是1974年,我是通过后面的话和《通信集》中的内容分析得出的,不知是否准确。
我今天去了沈阳的北方图书城,还是买不到您的散文集《此事岂可对人言》,是不是还没有正式出版?您是否还在收藏李健吾前辈的书?我在网上看到有人卖他建国前出的《风流债》,您若没有,我想把它买下来送您。
最后还想问您一个问题,王映霞是否叫过菊生这个名字或号?前些日子我买到一本旧书,名为《我与郁达夫》(王映霞著,华岳文艺出版社。1988年9月一版),书前不知谁题了一首诗,署名“菊生”,从诗的内容上看像是王映霞写的,书中正文还有几处注释和修改的痕迹。您若写郁达夫的传,此书或许能用上。祝安康!
姚宏越2006年5月26日

宏越同学:
谢谢你。《韩石山崔巍通信集》中说的《磨盘庄》,与收入中篇小说集《魔子》中的《磨盘庄》是两回事。通信集中说的《磨盘庄》是部长篇小说,曾油印过,我保留了一份,不幸也在一次搬家中弄丢了。那是部三十多万字的长篇小说,写于七十年代中期,后来没有出版。收入《魔子》的中篇小说《磨盘庄》原来也是长篇,约十五六万字,是我1980年写的,在讲习所学习时写了大部,学习结业后回到老家,写完。在山西人民出版社放了一年,没有出书,后来寄给《莽原》,他们喜欢,但说太长,我又大加删节,成了一个近十万字的中篇。发表当在1983年初,这年秋天“清除精神污染”运动开始后,曾受到批评。同时受到批评的还有发表在《鸭绿江》、《飞天》、《山西青年》上的三个小说。《莽原》来人(责编),要我写篇自我批评的文章,在《河南日报》发表,我当时正在山西受审查,对他说:要过堂,在并州府过吧,还要解到郑州府吗?后来是他们写了篇批判文章,在省报发表了事。辽宁、甘肃也有批判文章发表。只有山西,是我自己写的。这个情况,你在研究中也该注意到。
《此事岂可对人言》,他们原说五月份会出版,我就那么说了,现在到了六月还不见动静。刚才我电话问过责编,说要到七月了。这事只能怪我,这么大了还这么沉不住气。书没出来,什么都别说,一推再推的事,又不是没经过。你要能买到李健吾的《风流债》,请替我买下。谢谢了。这是他在上海“孤岛”时期,改编的一个剧本。 《我与郁达夫》一书,我有,但你说有修改,我还是有兴趣的。只是菊生怕不会是王映霞的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