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无边无际的故乡


□ 赵庭耀

儿孙们都离开土地去城里发大财了,村庄里只剩下我和几个老太太,老太太们全都疯狂地爱上了我。我们继续种儿孙们抛弃的土地,后来,我们还成立了一个党支部,我任书记,我把几个老太太全都发展成了党员,她们的觉悟都得到了提高,但是在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我们和村庄一起化为了灰烬。
说不清楚,这个我家世代居住的地方,为啥叫落凤坡。在我七八岁的时候,我曾问过在田里犁田的爷爷。爷爷给牛甩了一鞭子后,满头大汗地说,在我小的时候,我也问过我的爷爷,我的爷爷那天也在耕地,他说,他的爷爷也不知道。后来,我也问过村里的一些老人,他们说,同唐朝的一个皇帝有关。那白须飘飘的老人摇头晃脑地说,依我的看法,那个唐朝的皇帝是武则天。问他为什么说是武则天,那老人说,原来落凤坡的山腰上有三座庙宇,是武则天出外巡视时,看中了落凤坡的风景,因此武则天下令在我们这里造了三座庙宇。老人还添油加醋地说,后来,武则天还亲自做过两场法事,晚上就宿在庙宇一侧的厢房里。当时,落凤坡的村民,还不知道那个女人是武则天,是她走后的第二天,那庙里的住持和尚亲口说的。从那以后,落凤坡的村民全都成了善男信女,庙宇里香火很盛,香客常年不断。你看到了吧,屋檐下的那几个老太婆,不是在念经吗?现在她们只有念经这点力气了。
等我长大了一点,我按老人的指点,去寻找过庙宇的遗址,但什么也没有找到,连块碎掉的瓦片都没有。我还挥动锄头,掘地三尺,除了一洼清水,什么也没有。后来,我就不信落凤坡有庙宇的传说了。等我长大以后,明白了许多荒唐的传说后,落凤坡也就剩下我们这几位老人和一堆废墟了。
二十年以前,我们这里还是人丁兴旺的。虽说生活过得清苦,但我们能在清晨的那一刻,听到公鸡此起彼伏的啼鸣和狗的叫声。我就喜欢这样自然宁静的日子,我只希望我的儿孙们,健康得像在山谷里吃草的牛羊。我就这点向往,仅此而已。
我们分到了土地,这对于我们来说,比亲眼看见武则天要强一百倍。在我年少的时候,我家也有土地,后来全都归了集体。多年后又变天了,这是我没有想到的。当然,我家只分到了八亩七分土地。土地是个好东西,这点用不着我来说,那时候我的确是这样想的,但直到现在我仍坚持这样想。可惜的是,同我有一致想法的人不多了,所以我现在特别地孤独。
我刚才说了,土地是个好东西,只要肯动手流汗,它就能长庄稼。就像我家的女人,一下子就给我折腾出七个孩子,而且全是男的,使得我在众人面前总是高昂着头颅。可惜,正当我年富力强,正当我需要女人的时候,我女人很不讲理地死了。不知得了什么病,我把山上看见的嫩叶嫩草,全都煎成汁让她喝下去也无济于事。我又去捉蟋蟀、臭虫、蟑螂、蝎子、癞哈蟆、蜘蛛,还抓来了红光闪闪的四脚蛇,外面包着一小片芋叶,让她生吞下去也于事无补。我还去山腰上跪拜了半天的菩萨,从一块石头下翻出四根蚯蚓往回赶。来到村口的樟树下,我就听到号啕之声从我家里像炊烟一样冒了出来。我手里握着四根像金条一样珍贵的蚯蚓,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想我家女人死了,要不然儿孙们有什么理由哭泣?我握着蚯蚓想起了女人的种种好处,也哀号起来,像只没娘的小狼。一滴滴泪水密集地打在我生硬的脚板上,现在想起来都疼痛难忍。直到握在我手里的蚯蚓变成一滩水后,我的眼前忽然飘过一股青烟,我这才明白女人上天去了。
我在年轻的时候,和村里的二妹子激烈地好过一阵子。那自然是偷偷摸摸瞒着我家女人的。那时候我只有三十来岁,二妹子比我年轻几岁,膝下有三个整天找吃的儿子。她家的男人在山上背木头时,由于雨天路滑,和木头一起像块碎石一样滚下了山谷。那些年我是生产队长,到谷底救人的事自然落到我的头上。他们用一根麻绳捆住我,把我慢慢放到了谷底。等我在谷底找到二妹子的男人时,她男人的一条腿已被一只狼叼走了。那是我亲眼目睹的,我还用石块赶走了狼。我砍下一些老藤,将鲜血淋淋的那个倒霉蛋绑在我的身上,然后再用麻绳捆住自己,被他们拉了上来。
被他们拉上来时,我已晕了过去。我和你说了,那时候我还年轻,只有三十来岁,死人自然是见过的,但把死人捆在自己的身上你也没遇见过吧。当时我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心里只想救人。他们说把我拉上来时,以为我也死啦。现在想起来,可能不是怕的缘故,也许是捆在我身上的绳索勒得太紧了。你倒是想想,上面的人拼着老命拉我,那个倒霉蛋却不管死活往下坠,我还真有点被人分尸的感觉。
后来听他们说,拉上我俩时,二妹子像一场突遇的大暴雨,赶到了出事现场。没等他们把死人与活人分开,二妹子就跪在我俩的身上大哭起来。当时由于我昏过去了,根本没听到二妹子的哀恸之声,引来了大批乌鸦在山顶上盘旋,与二妹子一起哀鸣。
那年月日子过得穷,二妹子死了男人后,就像一间屋子抽掉了顶梁柱。我有时候去看她,她总是对我怀着一种感激的心情。二妹子那时候也漂亮,在村里能说会唱,还是一个扭秧歌的好手,哪个男人不喜欢呢?我也喜欢二妹子,而且我稀里胡涂和她上了两次床,也说不清楚谁勾谁。后来我就不去了,我看见二妹子家的屋门前,留下了许多男人匆匆忙忙的脚印。多年以后,也就是现在吧,二妹子还在讥笑我,说我那时候的胆子真小,据她的正确回忆,有一次居然没成功,我爬起来就从后窗跑了。这一点我早就忘了,对于没成功的记忆我是很容易遗忘的。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