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台上“武林”,眉眼间皆是风情


□ 宁财神

  《武林》话剧终于排完,27号开演,连排效果超出我的想象。“笑果”我没怎么担心过,只怕煽情场会出问题。没想到,他们这两样都完成得极好,一个多月的刻苦排练,不是白来的。
  此前跟尚导(编者注:即电视剧版《武林外传》导演尚敬)达成默契,续集不做,给彼此留个余地,见好就收,也是种美德。
  这次,之所以写这个话剧,实在是因为手太痒,好多心得,没机会尝试。写成舞台剧,可以直面观众反应,对我来说,算得上难得的学习过程。何念常年导戏,舞台经验丰富,这次排练,花了许多精力调整,让这个戏张力十足,演员满场飞,舞台被延伸到整个剧场,形成一种奇特的立体感。与观众互动,是体现舞台优势的最佳方式。
  连排时,有人笑到掉凳儿,无实物演出,也能激发观众的泪水,夫复何求?
  第一次媒体见面会,大家忙着讨论话剧和电视剧的差别,聊了半天,忽然发现,这完全是两个东西,几乎没有可比性。
  话剧讲的是衡山派掌门莫小宝与红尘女子定春的爱情,写的时候,我以为小宝会是主角。写到一半,发现定春活了,把所有的戏都抢走,再想往回改,已经来不及,最后只好由着她哭哭笑笑,吵吵闹闹,举手投足,眉眼间皆是Loli②风情。我喜欢定春,姣娥尤甚。
  有个动画是一支笔画了个小人,小人活了,利用手边一切武器跟创造它的那支笔搏斗,最终取胜。
  定春,就是那个不听话的小人。看她难过,我会跟着难过,看她开心,我也跟着开心,与角色同呼吸共命运,对作者来说,是莫大的享受。
  写电视剧的时候,小宝的命运是落入悬崖,不知所终。我本打算安排他回来,在老白与湘玉决定成婚之时,前夫出现,位置则安排在南宫残花走后。做分场时才发现,以湘玉和老白的感情,即使小宝出现,再怎么折腾,也不可能造成冲突。她那么爱他,舍生忘死,区区一个未婚夫又算得了什么?
  于是小宝只好继续沉睡,沉睡了八十集,只在中秋的梦中充当了一次无良嫖客,惆怅难当。
  话剧里的小宝,心智是少年人,重情谊,却不成熟,因为成长过程坎坷,对江湖有很深的抗拒感。在现实中的投射,就是功课甚好、硕博连读的理科生,再怎么挣扎,总有走上社会的那一天。一旦找到工作,以前所学百无一用,由此而来的失落感,简直要了他的小命。直到碰上高中都没毕业的定春,工资不到两千,每天穷开心。
  那时的小宝,一脸惊诧,从她灿烂的笑容里,读到许多书上没写的东西……
  离别前,小宝心知,经此一劫,自己终将成年,必须肩负起成年人的责任。定春的命运,只在他手中,救与不救,已不再是问题。他默许在心中的那个承诺,将如何兑现?
  武林贴吧上,有人抵制,说不是原班人马演的,不看。喜欢电视剧,我当然高兴。但因此而排斥话剧,也有点太偏激。我觉得,不妨把这个话剧当成一个新玩艺儿,只是名字叫作“武林外传”罢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话剧》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