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记忆未来——设计师“想象可能的世界”


□ 赵江洪


想象也许是人最具本能和最具创造性的事情。想象通常包含了三种意义 :第一是我们对正在发生的事物的意识和体验,而这种意识和体验就像是一条不断的流,它是连续不断的,不可分割的和不可重复的,所以叫意识流 ;第二是我们对已经过去的事物的记忆和经验,个人意识对经验加以选择以便构成一个自己的独立世界,记忆决定了我们能够想象到什么,会想到什么;第三是我们对将要和可能会发生的事物的期待,它又是依赖于我们的记忆和意识的。

一、设计的困惑

科学唯物主义者(science materialism)也许认为人类和宇宙不过是一个意外的存在,毫无目的。但是,我们设计师却宁愿相信设计是一种价值和意义的载体。设计发现生活的意义、发现科学技术的意义、发现生命的意义、发现制器造物的意义。存在是有意义的,否则就不应该存在。因此,可持续发展成为设计和设计院校的新社会使命是必然的、是设计的价值和意义的体现。
然而,彼特·多摩(Peter Dormer)坚信:西方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工业设计是在市场经济、市场竞争、消费主义、企业管理和对物质利益的肯定这几个社会经济条件主导之下发展的。生产与消费、有计划的废止与对物质财富占有的欲望,成为设计的社会经济推动力。因此,研究西方的设计史必然要考虑到西方近代盛行的“消费主义”理论和实践。可见,对于环境问题的严重现状,设计不能不说也是一个始作俑者,不能不说需要自我反思。设计的困惑就在于 :设计既是解决问题者,又是产生问题者。
设计的困惑迫使我们反思设计思维和价值判断中相互矛盾和相互对抗的东西。如同我们砍倒一颗大树来做一张桌子:我们获得的是桌子的功能,但同时我们失去了树的功能。前者是人的主观性价值,后者是自然的客观性价值。在某种意义上讲,也许这两种功能对人来说都是不可或缺的。今天,设计正处在历史的十字路口:一方面,我们对社会、经济和环境有了许多不同的设计思想和设计观念;另一方面,我们却在前进方向上犹豫不决。为什么呢?先让我们分析一下所谓可持续发展的三大基石 :经济发展、生态环境、社会公平。
记忆未来——设计师“想象可能的世界”图片1
如果我们把这三大基石中的任何一个,作为设计的目的和终极价值,那么设计的方向是不辩自明的。但是,如果把它们放在一个系统中或者一个超系统中,设计的价值判断就变得非常复杂和相互矛盾。解决矛盾的命题,求得一致的论点,是黑格尔的辩证方法。事实上,设计目的本身就包含人、社会和环境的多重需要。由于这多重需要之间存在着一定的矛盾,所以,设计目的本身就包括考虑各种需要之间的协调与抗争关系的问题,必然需要辩证思维。
在中国漫长的艺术和文化历史中,商周时期(公元前1000-1500年)的青铜“礼器”中的“鼎”正好表达了我们现代对于可持续发展的理念。据《白氏六帖》记载:“黄帝作鼎三,象天、地、人。”即鼎的三足代表天、地、人。“地”可以对应于可持续发展中的“经济发展”;“天”对应于“生态环境”;而“人”对应于“社会公平”。按照老子的说法:“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也是中国古人眼里最高的“设计”道理。地——经济发展;天——生态环境;人——社会公平。

二、想象的前提

笔者对未来世界的想象是基于“鼎”所表达的思想的,是一种中国人的想法。

1、地——经济发展
在旧的农耕文化中,经济和人的生存几乎完全取决于拥有一片地。今天,我们仍然可以看到动物为了自己的领地而争斗。人类文明的根在地中(图1)。一切文明形成的物质基础均为“地”,不同的地域环境孕育了不同的人—地关系,产生不同的生产系统,最后发展出不同的文化体系。老子说:“人法地”。
在工业化和现代化过程中,资本和投资取代了“地”,成为经济发展的决定性因素,即人造资本取代了自然资本。在欧洲,如果南方国家不能获得北方国家的资本投入,并且增加对北方国家的出口,南方国家的经济发展就是一句空话,这便意味着在资本追求最高回报的利益驱动下,环境因素被忽略了,“人法地”变成了“人法钱”。
不过,达利(Herman E. Daly)在《超越发展》一书中提出了“空世界”和“满世界”的经济模型(图2)。他的理论是在后工业社会中,经济发展的极限取决于剩余的自然资本——“满世界”。好比说,现在的问题不是你能造多大的捕鱼船,而是还有多少剩余的鱼。就是说人类又发现自己回到的文明的起点——“人法地”。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4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