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寨川四种夏候鸟的故事


□ 姜雅风

  我的老家是辽西地区的一个小山村,位于努鲁儿虎山脉南麓、老寨川中部。由于各种历史原因,20世纪60年代末家乡已变成一片荒山秃岭;进入本世纪后,由于国家林业政策的调整,荒山被承包给个人,植被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恢复,之前一度减少的动物种类和数量随着植被的恢复逐年增多。下面,我给大家讲一讲四种生活在老寨川流域的夏候鸟的故事。

  “臭名”远扬的戴胜

  戴胜的体色以棕黄色为主,头顶的羽冠平时倒伏,受到惊扰时耸立展开,如同一把打开的花蒲扇,风度翩翩;飞行时双翼展开,翅膀和背部羽毛缀以黑白相间的横斑纹,华丽异常。

  在我小时候,田间地头还残存着一些年代久远的榆树和柳树,虫蛀风蚀形成了大大小小的树洞,常常被戴胜选作理想的“府邸”。每到春末夏初,树洞里便会传出“糊饽饽、糊饽饽”的叫声;当地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古时候一个穷人家的小女孩七八岁时就被卖作童养媳,每天辛苦地洗衣做饭。一天,因一时疏忽将贴在锅里的饽饽烧糊,竟被凶狠的婆婆失手打死。小女孩死后化作一只戴胜,每天都在呼喊“糊饽饽”,所以当地人又称戴胜为“糊饽饽”。也许是这个故事的缘故,戴胜那清亮的叫声似乎夹带着几分淡淡的忧伤。

  春忙时节,乡野间常能见到这样有趣的画面:两头黄牛慢慢地拉着耕犁播种,施肥的村民跟在其后。他们刚刚走过,戴胜就从附近的大树上悠然飞下,落在刚翻过的潮湿松软的泥土上。起初,它机警地观察周围的动静,羽冠频频竖起,确认附近没有什么危险后,便漫步前行,将细长且略向下弯的喙插进泥土中探寻美味佳肴。很快就有了收获,只见它扬起头,把捉到的蚯蚓或蛴螬等昆虫吞进腹中。当耕种的队伍返回时,戴胜的羽冠一张一收,身体轻轻下压,双翼展开又重新飞回到树上,等待时机,再次寻食。戴胜是典型的食虫鸟类,在各种草地和树枝上都能见到它们捕食的身影。

  戴胜通常在树洞、土崖洞和墙壁缝隙等地筑巢繁殖。一天,我看到戴胜从离地四五米高的大榆树树洞飞出,凭着少年心性,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爬上这棵大树。树洞口不算大,我的手刚刚能伸进去;洞深约20多厘米,垂直向下,内部比较宽敞,从洞口看去一目了然。洞底部是一些碎木屑,其上由干草、枯树棍搭成窝的主体结构,窝内铺有一些羽毛。看到这些,我一时心血来潮,产生了逮住一只戴胜的念头。一天中午,我终于看到一只戴胜钻进树洞,便以最轻最快的动作爬上大树,用脱下的上衣把树洞堵住。然后,我稳坐在树权上,一只手捂住盖着树洞的衣服,另一只手伸进树洞逮戴胜。无辜的戴胜惊恐万分地发出“唧呀”的叫声,并排出一种很稀的粪便。当我回到地面仔细欣赏战利品时,一股恶臭扑面而来,想不到如此漂亮的鸟竟发出这么令人作呕的气味,我只得将它放走。

  戴胜并没有因为我的捕捉而放弃选中的巢址,好奇心驱使我数次爬到树上观察它的产卵、孵化等过程,具体情景已经淡忘,‘但巢内的臭味却成为挥之不去的记忆。戴胜的臭味一方面是由于雌性戴胜的尾脂腺能分泌一种很臭的棕黑色油状液体,另一方面是幼鸟排泄物堆积在巢内,二者使巢内臭气弥漫,也使戴胜“臭名”远扬,因此有的地区称其为“臭咕咕”。戴胜的臭味可以驱逐某些靠嗅觉捕食的动物,从而降低被捕食的风险。这种臭味对人同样有效,所以戴胜虽美却极少有人饲养。戴胜美丽的羽毛与斑纹应该与臭鼬黑白相间的斑纹作用相似,如同一块醒目的警示牌:别动我,我很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自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自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