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变形的装饰:对缀珠技术的再思考


□ 大卫·胡克 曹 程

  掌握传统的材料和技巧是否还有必要,对这一点的质疑早已有之,而且数十年来愈演愈烈。尽管如此,大批当代工艺人还是一心扑在传统媒介上,不仅为旧技法寻找新用途,还努力从旧材料中挖掘新品质和新寓意,寻找新思路、新阐释和新表达。新的视觉语言也应运而生,迥异的语汇弥补了旧有的不足,使隐没其中的成分得以显现。由于语汇增加,复杂有趣的故事也明显多了起来。
  在这样一个问题丛生的环境中,德国哈瑙金匠艺术协会举办了名为“缀珠96”的大奖赛和展览。缀珠(granulation)是一项金器装饰技术,就是在不用焊接的情况下将小金属球(也称缀珠)热熔到金属表面,形成具有装饰效果的布局。这项技术发端于公元前三千年的中东,公元前四世纪至七世纪时在意大利古国埃特鲁里亚达到技术和艺术的巅峰。它被看作金艺史上最为重要、也最为神奇的技术之一,从古至今基本上都用于装饰小型金器(通常为首饰)。金匠艺术协会向艺术家提出的问题是:能否从古老的缀珠技术中找到新的出路,既要独立于传统,又不能丧失原有的经典思想。这样做当然是想要改造革新,摆脱因循守旧,使这项技术在当代首饰、器物中得到新的运用。
  那次展览除了我的作品外,其他人提交的几乎全是首饰制品,体现出大家对缀珠技术的一种务实态度。我提交了作于同时期的一组作品,其中名为《珍珠球》(1996)的两件均是明确的容器,有单纯的几何造型,免去了各种装饰。我的灵感和意图是要纯用缀珠制成一个碗,让小球在形成结构的同时具备艺术表现力。后来发现缀珠在银器中的这种结构性运用确实是一次重要的创举。几年前我与比利时的林堡省立学院和属天主教的卢汶大学合作开展了一项视觉艺术的博士研究,其动因正是我的那次创新。
  这个项目名为“变形的装饰:对缀珠技术的再思考”,是以缀珠技术作为研究案例,从传统的工艺过程和媒介中发掘新意义、新隐喻以及新的可能性,并将其运用到“金工雕塑”这门新学科中。使缀珠从二维构图技术“转变”为三维雕塑技术。项目研究的主要目标就是这个“转变”过程,而非具体的缀珠技术。
  变形主要体现在两个层面,这两个层面都密切关系到原有饰品如何被转变。与此变形相对应,由这一框架产生的作品也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由缀珠形成物体的结构,一类是内嵌有缀珠的作品,或不如说,是以缀珠为主题的作品。缀珠作为物体的建构材料
  缀珠以前基本上都用于装饰,罕有结构性用途。鉴于这一点,我们项目的首要目标是挑战缀珠的装饰地位,要将注意力集中在缀珠本身,不再涉及支撑表面。在这个意义上,原本只是装饰的缀珠失去了养眼悦目的首要功能,它从小颗粒变成了小球,成为建构物体的材料。这种饰品脱离了它原有的基础,既形成结构,又独立支撑作品。
  在传统缀珠技术的语境中,“量”是与“重”相悖的,因为附有缀珠的制品通常是小而轻的。“量”只能是指“大量缀珠”,意在数量,用法类似于“大量人口”。不过,两种理解在这个项目中都是成立的,既可以是“重量大”,也可以是“数量大”,最形象的证明就是《分形一物体》(2007)。这件作品由20000颗直径3.0毫米的银缀珠制成,整体重量超过4.5千克。它是一个球状物,由球体构成,球体又由更小的缀珠构成。这样一来,物体的整体和大局部中都能看出小局部。整体反映局部的性质,这样的例子在自然界中数不胜数,如蕨类植物就被公认体现了分形现象。法籍波兰科学家曼德勃罗发展了“分形理论”,1977年他发表了《自然界的分形几何》,于是在欧几里德几何学中被视为一团混沌的形态在他的新理论中呈现出了秩序。
  
  缀珠作为主题
  
  第二类物体的构建不必经由缀珠,甚至都不会用到它。它们要寻找缀珠世界中潜在的观念和隐喻,例如工艺过程或者缀珠中的几何学。在这里,缀珠已进化为观念主题,它超越了技术层面,到达了诗意之维。这种理念框架中的作品放大了缀珠的微观世界,用隐喻的方式展现出它的技术特征、功能特征、形式特征和观念特征,具有普遍意义。缀珠技术的关键性时刻是颗粒熔合之时。欧匹·翁特拉赫特在他的代表作《首饰观念和技术》(1982年)中称其为“真理时刻”,作品《亲吻的碗》(2007)对此时刻进行了探索,这里有两个互相推挤的黑色银球,有穿越彼此之势,由此营造出充满活力的新形式。作品中明显的感性意味因为艺术家对工艺可能性的学术探索而变得调和,其形式让人联想起数学书中的“维恩图”和“接吻的球体”之类的插图。
  
  缀珠与仿制品
  
  想想某个物体由成百上千颗小珠子组成,便不难推想缀珠是件多么枯燥费时的活动。一个物体制作完成的速度远不及它的设计构思,不过有模具帮忙的话问题就解决了。头脑中的想象(观念)和模具造成的图像(视觉)在这里有了互动,一个物体的产生不再依据一个确定的预想,而是形成于原初设计、想象力和新制模具三者之间的对话,创新和幻想由此激发。模具还有一个优点,它可以很方便地绕过平面图和技术的局限,只要拥有原作的模具,仿制就变得顺理成章,这也是金艺史的一个常态。传统技术有时很难掌握,或者很费时,所以人们总要寻求更省钱、更简易、更快捷的方法来获取相同的视觉效果。还会寻找新材料,因为原用材料太昂贵、太稀有或者太难操作。正是基于这一点,作用截然不同的模具和仿制品才有了一定联系。这第三类的物体与前两类有些相符,其特征是寻求仿制品的艺术潜力,它们没有银的材质,也不由缀珠制成。相反,它们体现了一种更有内涵的材料运用,其形态与传统银器毫无关系,不锈钢焊接品《分形的混沌》(2007)就是一个好例子。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9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