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养子


□ 彭建国

接到养母病故的报丧电话,他痛苦万分,坐在市里开往老家县城的长途汽车上,整整七个小时,一句话没说,始终沉浸在极度的悲伤与悔恨之中。
养母本是他父亲唯一的妹妹,他的亲姑妈,丈夫死得早,姑妈三十岁就开始守寡。她生过一个儿子,可惜还没取名字就夭折了,以后再也没生。他的父母同情妹妹无儿无女,早年丧夫,孤孤单单,将来无依无靠,就作出了一个忍痛割爱照顾妹妹的重大决定:把自己的四个儿女送她一个,让她喜欢哪个得哪个。姑妈就选了当时还在吃奶的他,当天抱回了乡下。
姑妈是个力量人,一生勤扒苦做,惜衣惜食。没进过学堂门,一字不识,年轻时人长得很受看,身个儿高高挑挑,不胖不瘦,穿什么衣裳都合身。皮肤又白又光,眼睛照得见人,一头乌亮的厚发盖齐脖子,身上自带一股好闻的年轻健康女人的气味,说话声音脆嘣嘣的,跟唱歌一样的好听。婆家住在一个小地名叫“碗米沟”的山旮旯,离县城六七十里远,出门要顺河走十多里山边小路才能上公路。而他的亲父母都是建国前夕参加工作的干部,子女随大人在城里落户,吃商品粮。他过继给姑妈时,还没登记办理户口粮食关系,便随养母成了农业人口。
养母并不对他隐瞒他的身世,连他的姓名都没改。但却把他看得比亲生儿子还心疼,把所有的情分和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了,终身不肯再嫁。抱去的时候,他还是个嗷嗷待哺的婴儿,养母没有奶水,就天天磨米浆喂他。有时来不及了,就先拿自己的乳头哄他,喂前用热毛巾擦干净,再塞进他小嘴让他吮。到他断奶了,养母又怕孩子吃东西难得消化,总是自己拣有营养的食物嚼成糊状,抠出来喂他。直到他上学几年了,养母仍然每夜把他搂在怀里睡。在家的时候,养母出门一步,包括到生产队上工都带着他。有一次他生病,浑身烧得滚烫,吓慌了养母,直唤“哎哟我的儿呀”,解开内衣让他贴着自己温暖柔滑的背,一口气背到乡卫生院。路上踢到一个凸起的小石桩,打了几个踉跄,险些连自己带孩子摔进路边河潭。养母经常在烧煤火的地炉子上给他烤洋芋吃,洋芋烤熟了,很像鼓鼻子瞪眼睛的脸,有一次他天真地对养母说,妈妈,洋芋在鼓我。养母听了,眼泪一滚就出来了,把他揽到怀里,好久没说一句话。她以为是儿子在以物比人,说她的公婆瞪了孩子,哪里知道儿子是随便乱说的。
在养母身边,他享尽了人间母爱,成了一个比谁都恋母的孩子。他心目中的养母是世界上最了不起、最美丽的妈妈,离开她一会儿就跟掉了魂似的,每次放学回家,人没进门就“妈妈妈妈”地喊起,直到喊答应了,循声找到妈妈亲个够,才肯卸下书包做别的事。他很小就晓得心疼妈妈了,热天给妈妈扇扇子,冷天给妈妈煨脚,一有时间就抢着帮妈妈做事,有点啥好吃的自己舍不得吃,总是打架样的往妈妈嘴里喂。经常心里想着,嘴上念着,等自己长大有用了,要如何如何报答妈妈的恩情。养母时常被儿子感动得哭嘴,感到自己是世上最享福的妈妈,逢人就夸自己养了个孝顺听话的好儿子,给她带来了好命。......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