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冒顶的时候


□ 徐岩

徐 岩

  最怕的是那阵轰轰隆隆的塌陷声,极其刺耳地穿过几个人的内脏。

  坑道里漆黑一片,冒顶就是瞬间的事情,轰的一声,正在井下挖煤的田大海等几个人就被埋在了巷道里。

  田大海躺在巷口的斜坡上,左腿被石块压着,动不得,只觉到钻心的疼。他想许是断了,两只手臂也麻木得很,无知觉似的搁在胸口上。疼痛渐渐地消失之后,他想到的是不能喊,就是疼也得忍着,因为这种时候最怕的是人心涣散,明智点的办法是得自己带头稳住他身边的几个人。

  在冒顶之前,田大海是2号井第四采煤队的副队长,每两天一个作业日,半天零一宿的挖掘。这样的挖掘是长年的工作,没黑没白也没有节假日,他们挖出的煤的热度全都在五千大卡以上,经小火车拽上井口后,运到分拣车间过了磅,就是国家调拨的物资了。

  班组算他在内有七个人,全部是像样子的采煤工。他们有使不完的力气,有开不尽的玩笑,也有说不出的寂寞。

  冒顶那一刻,田大海他们已经干了十几个小时,看腕上的手表也就差两个多钟头可以歇工了。可靠巷子深处的弯道口却哗哗地掉起碎石渣来,而且速度相当之快。听见有人说不好这两个字时,巨大的轰隆声已经铺天盖地地来了,且堵住了两边的巷道口,只给几个人留下了一块仅几平方米的狭长空间。

  待烟尘静止下来后,田大海在黑暗中说话了。田大海的嗓音嘶哑,一字一顿地说,有谁还活着,兄弟们报号吧。一个细小且微弱的声音说,我,赵福,我的头部伤着了。又一个闷闷的声音在不远的角落里响起,田头,我也活着,肩和腿都被砸伤了,但能动。田大海说,你他妈的是刘怀中吧,你的声音怎么不像你了,不是让你报名号吗?那闷闷的声音再一次在角落里响起,他说,咱是刘怀中,咱没啥,就是有些后怕。还有一个沙哑的声音在暗色里游荡进田大海的耳孔里。师傅,俺也活着,俺是王、王殿臣,腰伤着了。

  又是几分钟的静止后,田大海说,他们仨没了吗?

  没有人应声。只有细微的沙土碎石掉地上的声响。

  田大海用低低的声音吼叫着说,咱几个一起喊他们的名字,都给咱用点劲,像干活时那样,都不许偷懒。

  漆黑的坑道里立马便响起了几个人沙哑有力的喊声,于长庆、大曹、毛小个子。

  一连喊了三四遍,却终究没有回应。

  有人哇地一声大哭起来,他边哭边说,大曹他们完了,全完了。

  又有人说,是完了,咱们也会完的,巷道口堵死了,咱可是在七百多米深的井下呀,氧气会越来越稀薄的。

  几个人都意识到了这个刚被说出来的问题,都不吭声了。

  田大海的左腿又开始针扎一般的疼起来,他忍着剧痛朝身边的几个人又吼了一声,都把嘴给咱闭上,老子不是还没死掉吗,嚎啥子?

  他们完了就完了,干咱这一行的,打穿这身衣服那天起不就立了规矩吗,那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怪不得别人的。你们最少的也跟老子挖了一年煤了,该是条汉子了,莫让眼泪脏了咱身子底下的乌金层。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