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牛棚里走出个大学生


□ 魏礼庆

  1971年岁末的一天早晨,特别冷,一夜的大雪不仅封锁了村庄、道路,也把唧唧喳喳的麻雀封锁在街头巷尾的树枝上,在蓝天白雪的映衬下像一只只挂在树上的干果。摇落在地上的几只,蹦来蹦去,躲避着寒风中的扫雪人,试图在清扫出的道路上碰碰运气。村民们的脚步和铲雪声把晨梦中的山村切割成大大小小的豆腐块,坐落在村东南角的水井便是刀痕的辐射中心。从井口通往牛棚的那一刀切得又重又长。从扫雪人和担水人冻裂的手上可以看出这是风和刀一样锋利的时刻,动不动就会在人们的手上脸上留下一道道鲜红的印记。

  井口因一次次冰冻而高出地面,既光又滑,一不留神就会摔个四面朝天。井中升腾的热气在晨曦和朝阳中形成一道道时隐时现的虹,村里人把它叫做“井花”,是幸运的象征。这些“井花”让我感到大地的温情,也感到大自然的神奇。正当我俯身打水时,村里的小学教师突然对我说,“魏晓,听说要开始招收工农兵学员了,你的条件不错,何不试一试。”我笑着说,“就我这么个牛倌,知识刚刚发育就断了奶。又是一个打着灯笼照(找)不到个有用的亲戚,扛着猪头找不到庙门的主,哪敢做大学的梦啊?”他鼓励说,“有枣无枣打一竿子吗,说不定哪块云彩就会下雨。就像这雪,昨天还是晴朗朗的天,一夜之间就全白了。”

  没抱多大希望,也就没有等待的渴望。还是照常担水、喂牛,独自面对短暂的白日和漫漫长夜,直到大队会计通知我到公社中学里参加考试的时候,才突然意识到无意中打出去的那一竿子还没有完全打空。但是望着那被大雪覆盖的山村和山外的县城,不知路在何方?心中刚刚升起的激动就像冬日的太阳一样很快就落下山去了。农村孩子的命运是与土地、山沟联系在一起的,能够翻过山坡,进一次县城或者潍坊市就算开了眼界,哪敢对大学寄予过多的希望。希望越高,失望可能会越大。几年前报考空军飞行员和参军的经历又浮现在眼前。

  初一结束的那年,我曾报考空军飞行员,一路过关斩将竟然杀进了最后一道关口。结果因为头上的一个小小的疤痕被刷了下来。不仅飞行员的梦没有做成,反而闹得头上的疤痕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让我在大众面前,特别是在女生面前抬不起头来。同学们见了面就要看看是多大的疤,多大的疤就会影响了当飞行员。从此那块疤痕不仅留在了我的头上,也留在了我的心上。两年后我又报考空军地勤,要求条件很高,只有几位高中同学报名。体检结果出来后,我是公社里唯一的合格者,但是叔叔在没有征得我同意的情况下给拒绝了。后来叔叔才告诉我,主要是担心奶奶常年卧床,父亲伤病在身,没人支撑这个家。但是对我而言却是错过了又一次机遇。特别是在同学们一个个走出农村,纷纷入伍参军、进厂当工人的情况下,我是何等焦虑,何等的的无奈和苦闷。

  考试的那天,喂饱牲口后就出发了,主要想顺便去看望一位高中老师,她对我的文学爱好产生过很深的影响,可以说是她引导我走上文学的道路的。文革中她从县城省立高中下放到社中当老师,一人带着个孩子,挺不容易的,丈夫也是中学老师,因为发表文章把义和团作为农民暴乱被关押在县城的监狱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