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北京文学》:夏日里的—缕清风


□ 于剑波

于剑波

  2010年7月21日16点54分,还沉浸在午间酒后醉意之中的我被婆告知:北京人给你打电话了!她是用座机接的,回话说我出去了,她当时还不知道我在另一间屋子睡觉醒酒。

  我立刻拿起身边的手机,翻出未接电话,01066067321,我的心真真切切地“叮”了一声,醉意全无。

  我回拨了这串吉祥号码,一个柔和沉稳的女声对我说,我前期投寄的中篇小说《昨夜星辰》写得不错,只是六万字的篇幅太长,能不能改成三万字左右。然后又说了几句具体修改意见,还大致了解了一下我的创作情况。

  作为一个在文学路上跋涉了三十余年的广种薄收的庄稼汉,我的感激之情无法用言语表达,尽管我对自己的文笔向来信心颇足。

  如果不是真诚,不会既打座机又打手机;如果不是真诚,语气不会那样柔和沉稳。

  我走过全国许多地方,但却没有到过梦中常去的北京。在俺们半岛人心中,北京是一个了不得的地方。60周岁的《北京文学》,正像一个比我大十几岁的老大哥,其待人之诚水准之高,绝不是什么“省级”所能涵盖的。

  投稿时,我曾在小说后附诗一首:听说北京离首都最近/俺也想撞撞大运/作为一个北方庄稼人/认定秋天的雨是多余的/因为它会淋湿收成/让希望荡然无存/偶像是张承志/此人常让我泪湿衣襟/营养师说酸味养人/我的葡萄常错过收获期/它们总奢望着让冰雪检验/落伍的良心。

  惴惴之心可见一斑。却还像孩子一样,没忘了拿出自己的偶像壮胆。因为特殊的身世和经历,更因为缘分,我光荣而悲伤地成了张承志作品和人品坚定不移的崇拜者。或许,我能当面聆听张老师教诲的唯一途径就是努力写作,《北京文学》就是我实现这小小心愿的良师益友和不朽的桥梁。

  我坚信拙作《昨夜星辰》会在《北京文学》灿烂的星空眨上几眼,虽然,那个柔和沉稳的声音并没有对我许诺过什么。

  毫无疑问,只要活着,我将终生订阅这雪中送炭的《北京文学》(精彩阅读),不管她发不发我的作品。明年我还要订阅《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当然,以前订的那些或华而不实或徒有虚名的“名刊”“大腕”,我就要与之拜拜了,因为我是一个穷人,有限的钱不敢用到仅仅是给那些吃皇粮的名刊大腕们锦上添花的无限虚荣之上。

  写小说的人肯定对人名感兴趣,给我打电话的编辑老师叫王秀云,这名字朴实得就像俺们邻居家的姐姐妹妹,亲切。

  天气预报说今天最高气温25,又没有风,在咱胶东沿海算是挺闷热的一天,可是在放下手机的那一刹那,我却觉得有一缕清凉的风从心田掠过,令人振奋。

  傍晚,又有酒友打来电话邀去喝酒,我回答一句“不去”就关了机。在没有把《昨夜星辰》改毕之前,我只能暂时给自己发一道禁酒令。

  责任编辑师力斌

分享:
 
更多关于“《北京文学》:夏日里的—缕清风”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