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黄河远上白云间


□ 杨闻宇


高原行色

从西宁出发,朝着西南翻过日月山,眼前的景色与内地迥然不同。
绿茵茵的草地上接苍穹,悠悠白云下是玉坠儿似的羊群,羊群下方是黑色的牦牛,牦牛之下的河畔分布着一顶顶蘑菇样的帐篷,炊烟袅袅的灰色帐篷是家庭住所,边上几丈远素白文静的小帐篷里居住着这户人家待嫁的女儿。帐篷寥落,炊烟散淡,疏朗、和谐又宁静之至。草地上是黄一坨紫一湾白一片叫不上名儿的小花,仿佛绿纱上洒下了淡淡一层金粉、紫粉与银粉。在这与唐宋诗章绝缘之地,面对彩色的草地,秋意记起了“花枝草蔓眼中开,小白长红越女腮”的诗句。
一行人陶醉在青藏高原上。我已年逾花甲,居然成为途中采集野花最频繁的一位。年轻伙伴笑着告诫我“路边的野花不可采”,我说,这花儿委实太迷人了,我是不由自主地想嗅嗅、审视、玩味。众人笑我“花心不死”,我自己也感到活了大半辈子,从来还没有今天这样快活过、年轻过。
我写过“日月并峙成山门”的诗句。日月山是一座海拔三千五百米的神门,我曾三过其门,每次行经,非雹即雨,要么是冷风,右首日山山亭背后是我生平见到的第一座挂满经幡的晒经台。越过日月山后溯河上行,遇见的晒经台愈来愈壮观。大凡县城就近,总有一座被尊为神山的山包,整个山包就是一座经幡裹严了的晒经台,粉红色的泛白经幡致使整座山像一朵硕大无朋而展瓣怒放的雪莲花,天地间巨型的雪莲花。
藏民在转经楼里掀动经筒,天风在晒经台上拂动经文,等于是日夜诵经,天籁自侍,自然地将藏民对神灵的虔诚祈祷送进了佛门。
在大武镇的晒经台下,我见到了不亚于塔尔寺的四十九块彩绘浮雕,有人说这是“地狱报应”的图解,一碑一面墙,四十九碑延接半里之遥。其间好几幅浮雕是神魔怪兽平举起一丝不挂的女性胴体,右手攥合其双臂,左手钳定其下肢,横托至唇,那张开的獠牙巨齿正铡刀合槽似的卡咬在女体腰间。碑廊中间是两方最大的浮雕,其中一碑分明是欢喜佛(藏传佛教谓“双身佛”):魁梧壮悍的男性与光洁窈窕的女体紧紧拥抱合一,男性面色微青,火样的热烈,女子是秀发下披,水一样柔顺,彼此婉娈缠绵、缱绻痴迷之情态,整个生物界尚未有出其右者。在这巨碑前逗留片刻,我忽然怀疑起四十九碑里的“地狱报应”之说了——
神秘圣洁的高原上,人类陶醉于大自然之外,男与女为什么又执著地纠缠、胶合为一体,这才算是入了佛境呢?女性向来是善与美的象征(藏传佛教视之为“智慧”的化身),两侧神魔怪兽之食用女体,很可能与正中的双身佛同一寓意:女性既是善与美的代名词,人生便须臾离不开女性,生活中务必将善与美的因子渗透其间、纳入其内,用以充实自我、化解滞魂、陶冶性灵,这才是大千世界法轮常转所应有的真谛。母性至柔至刚,至重至尊,为何要她们下地狱受惩?外来人以尽欢极乐与报应罚罪之说臆测佛意,显然是误会、曲解了藏传佛教的本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