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右派”档案


□ 郭家一

编者按:山西作家郭宇一先生转来他哥哥郭家一先生的信和五件资料,有的是公检法的判决书,有的是个人申诉,有的是学校的改正决定。看了这些资料,也不必怎样的悲伤,怎样的气愤,只要知道,在共和国的历史上确曾有过那样一个时期,确曾有那么个善良而有作为的人,受到了那样不公正的对待。他肯定不是你,也不是你的家人,但,他肯定也像你一样的善良而且想有所作为。本刊发表这样的文章,不是为了怨往昔,而是为了鉴未来。无论我们的社会怎样发展,都不要再演曾演过的这一幕。不是说这一幕多么悲惨,而是说“再演”太缺少智慧。从这一点上说,所有人的看法都是一致的。顺便说一下,郭宇一先生曾写过一篇《家国同荣辱或一家四右派》,刊本刊2005年第3期,想对郭家一先生身世有进一步了解者可参看。郭先生的资料无总题,此总题是本刊拟的。

郭家一先生给本刊的信

山西文学》编辑先生:
我叫郭家一,系山西忻州师专退休教师。
我1957年在北大读书时被错划为右派。1960年毕业后分配到保德中学任教。1966年“文革”期间被红卫兵搜出日记被捕。1970年被保德县公检法军管会以“现行反革命”罪判处无期徒刊,此后在省第一监狱服刑。1979年北京大学党委为我的右派问题平反,之后我多次向保德县人民法院、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诉,终于在1979年改判为无罪释放。
这十三年的牢狱生活是我一生最大的灾难。那是刻骨铭心没齿难忘的。而造成这冤案的历史大背景和那个时代,也应该是每个中国人刻骨铭心永志不忘的。我看到贵刊刊登的一些以个人档案组织而成的文章后,受到了一些启发和启示,遂萌生了将我个人所经历的这一切劫难反映出来的想法。我绝非在咀嚼苦难,恰恰相反,那段经历我常常是不忍回首的。历史是无数细节构成的,我只是想提供一些个人经历的真实细节和资料。我想或许对后人和历史学家研究认识那段历史有些参考价值,倘能如此,便心满意足了。
原想将自己这一段经历记述下来,后来觉得何不将当时的有关材料和盘托出,岂不更具原汁原味?于是便冒昧地将我当时的判决书、申诉材料、北大的右派改正通知以及保德县人民法院平反判决原件奉上。我想如果读者有兴趣,只看这五个材料就对我受难的全过程有个清晰的了解了,毋须我再赘言。
我深知这些材料不具有任何文学价值,如不合刊用,耽误编辑们宝贵的时间,我表示抱歉。如果你们觉得尚可,是否定名为《55万分之一档案实录》,副题为:我的判决和申诉。
稿件全系原始材料复印件,按时间编号为①至⑤,铅笔注明。
顺致
敬意!
郭家一
2005年9月24日

①保德县公检法军事管制
小组的判决书

最高指示
不管什么地方出现反革命分子捣乱,就应当坚决消灭他。

中国人民解放军山西省保德县公检法
军事管制小组刑事判决
(70)保军刑判字第3号
现行反革命分子郭家一,男,现年三十四岁,汉族,文化程度大学,地主出身,本人成份学生,右派分子,系山西省宁武县头马营村人,捕前系保德县中学教员。
郭犯从一九四二年起,先后随父在太原、北京、东北等地住学,一九五五年考入北京大学,并在住学期间混入我共青团组织。其父系历史反革命分子,国民党员,曾任过日伪县长,伪七十兵工厂付[副]工程师,现群众管制,兄、姐均系右派分子。由于其反动家庭出身,顽固坚持反动立场,在一九五七年北大反右派斗争中,因猖狂向党进攻,恶毒攻击社会主义制度,被定为右派分子。开除团籍,继续留校。一九六○年毕业后,分配保德中学任教,只给生活费,群众监督改造。但郭犯毫无悔改之心,竟变本加厉,拒绝改造,即在保中任教期间,歪曲党的教育方针,蓄意散布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毒素,腐蚀毒害青年学生,讽刺打击贫下中农学生和教职员工,作风败坏,乱搞男女关系。更严重的是从一九六三年以来,书写反动日记近二十本,内容极端反动,除寄放其姐姐家中八本,投入黄河两本,焚毁一部外,于一九六六年九月间,郭犯乘放假之机,将其反动日记试图带走销毁罪证。被红卫兵发觉搜出(16开纸)八本,以及零星反动日记 。
郭犯日记里,竭尽造谣、诬蔑之能事,恶毒攻击诬蔑伟大领袖毛主席和党中央,攻击诬蔑社会主义制度三面红旗。并及[极]力反对突出政治和学习毛主席著作,疯狂抵制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而为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和右派分子喊冤叫屈,极力辩护,与帝、修、反遥相呼应。明目张胆,反革命气焰嚣张,确系死心踏[塌]地的现行反革命分子,罪行严重,民愤极大,经山西省革命委员会核准,故依法判处现行反革命分子郭家一无期徒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