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异乡人的记忆源头


□ 傅 菲
异乡人的记忆源头
傅 菲


  傅菲一九七○年代出生于上饶县,一九八九年毕业于上饶师范。原名傅斐。江西滕王阁文学院特聘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散文集《屋顶上的河流》入选“21世纪中华文学之星·2006散文卷”(作家出版社出版)。以傅旭华的笔名写诗。二○○二年开始写散文,在《人民文学》《散文》《天涯》等三十余家刊物发表作品,多次被《散文·海外版》《散文选刊》转载、并收入《2002精品·散文》(敦煌出版社)《2004年中国散文年选》(花城出版社)《人文随笔2006春之卷》(花城出版社)等十余种选本。获江西省第五届“谷雨”文学奖等十余种奖项。
  
  生育
  
  饶北河边的人,是很能生育的——我这样去理解,生育是河流繁衍支流的一种补充。很难想象,还有什么事情比生育和填满一张嘴巴更有意义呢?至少枫林人是这样认为的。进我家路口的徐国标老人,今年八十多了,在五十岁以前,一直忙于生育,生了十个儿子一个女儿。我家斜对面的李光罗死了快十年了,走路一拐一拐的,干瘦,麻花一样,却特别能生育,生了七个女儿三个儿子。
  我是我父亲的第六个孩子。我的父亲,一个农民知识分子,生了五个儿子四个女儿。他应验了我祖父的愿望——祖父对儿子说:读书是有用的,多生子女也是有用的,我们做不了大事,即使做了大事,没有子女,又有什么用呢?
  在一泡鸟屎就堆盖了的枫林村,和我同龄的人,也很多,有说话娘娘腔的鬼相,坐了三次牢的吸毒,一餐吃两钵头饭的永清,吊眼云,英英,其永,用板凳走路的勇展,还有连自己的名字也写不来的美鸿,高三读了六年的霉豆腐。我是傍晚时分出生的。接生婆是英英的祖母,我听我母亲说,接生婆接生了吸毒,一路小跑来我家接生我的。我出生的时间是农历四月十三傍晚,余晖未尽。
  在同龄人中,我和吸毒是玩得最好的。吸毒本名叫华华,和我一起上学的,贪玩,记忆力很强,成绩好,爱写毛笔字。到了初中,他转到邻乡的一个中学读书,初三没有毕业就外出打工了。也不是打工,而是组织了一帮年轻人,在浙江从事非法活动,三进三出,还染了吸毒的恶习。他至今未婚,但生了好几个儿子。儿子的母亲们,有四川人,有浙江人,也有本地人。
  在一九八六年,我考上学校时,我家里人犹豫了很久,到底要不要我继续上学。母亲说,让儿子上吧,算是解决了出路问题。父亲说,拿工资也是过一辈子,种田也是过一辈子,可拿工资只能生一胎,划不来。
  
  结婚
  
  枫林人的一生,有三件大事:结婚,生子,盖房子。结婚是头等大事。我二姑父不下十次,和我谈论这个观点:结婚要早,没房子可以租,可以住庙,可以住祠堂,住哪里不要紧,孩子会长大,有房子没老婆,又有什么用呢?老婆就是家。他的二儿子,即我二表哥,比我大一岁,过了十八岁就生孩子了,我小孩还在牙牙学语,二表哥的孩子就外出挣钱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