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城市里的一棵庄稼


□ 李 铁


刚刚过了满月崔喜就叫丈夫宝东给儿子买了一辆童车,那车小巧玲珑,车身是浅绿色的,哇哇大哭的儿子一躺到里面就不哭了。崔喜很喜欢这辆车,第二天就把儿子推到街口遛了一圈。问题出在回来的路上,车子走着走着突然卡住不走了,崔喜蹲下身去检查,才发现是有一只轱辘不转了。她左看右看看了好半天也没看出它有什么毛病,可它不转了,这就是事实。害得崔喜连儿子带车一起抬,出了一身透汗才上了楼。
晚上,崔喜叫宝东修车,宝东打量着这辆童车脸上露出不悦之色,他说我是修汽车的,奔驰、林肯我都修过,你叫我修这辆童车是不是有点杀鸡用牛刀的味道。崔喜说什么牛刀不牛刀的,你赶紧把车弄好我明天还等着用它推儿子呢!宝东无奈,只好放低姿态说,我这几天太累了,只想躺下睡觉连饭都懒得吃,哪儿还有精力修这童车?这样吧,明天上午我打发大春来帮你修,总行了吧?大春是宝东的一个徒弟,修汽车手差一些,修这辆童车估计还不会有什么问题。崔喜把这辆车搬到屋子的一角去,没有再发表反对意见。
第二天上午,崔喜和往常一样走上阳台瞧外面的景致,没瞧多一会儿,就看见一个土里土气的小伙子骑着一辆自行车从街口那边拐进来。崔喜和他见过一面,知道他就是宝东的徒弟大春。大春是个乡下小伙子,跟宝东学修车有半年多了,他的年龄和崔喜相仿,都是二十出头,所不同的是一个白一个黑,崔喜的皮肤白得如白薯瓤,大春的皮肤则油黑发亮像冻梨的颜色。
敲门声响起时崔喜已经抱着儿子站到门跟前了。大春一进门就用讨好的口气嚷道,嫂子你真幸福,看你的儿子白白胖胖的,像一穗剥了皮的嫩玉米。
崔喜笑了,她很喜欢大春的这种比喻,一穗白嫩得近乎圣洁的玉米谁会不喜爱呢?这种比喻甚至牵出了她潜藏于内心深处的某些东西,那些东西和大春的比喻一样都来自于乡野,带着刚刚从湿润的泥土里散发出的那种腥甜的味道,这种味道经由她的身体潜入城市,在城市封闭的房间里,在户外混浊的空气里,在迁移的植物以及每一个行人身上停留。这种停留是看不见的,也是看得见的,它朦胧神秘令人难以言说。
大春是个善于言谈的小伙子,乡村式的古板在他的身上是看不见的,相反,崔喜倒显得有些古板了。她除了不断亲儿子的脸外几乎并不怎么说话。在这个炎热的夏季的午后,大春用一连串与乡村有关的比喻来延续着与崔喜的交谈。崔喜的本意是尽量少提一些乡村,可是没办法,大春用他的方式不屈不挠地带领着她将这些话题进行下去。
瞧你们城市这街上密密麻麻的都是人,简直和田地里的庄稼似的,一棵挨着一棵。大春找出 工具,走到童车边拉开干活的架势,嘴上接着说,这些人呀更像庄稼叶子上的腻虫,腻虫你知道不?就是腻在叶子上像小米粒一样的虫子……
你讲得都是什么呀?崔喜忍无可忍地打断他的话说,恶心不恶心呀?敢情满街人都是害虫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