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女仆》


□ 燕园烟烟


《女仆》图片1
作者简介

让·热奈(1910—1986)。法国诗人、小说家,也是荒诞派戏剧的著名代表作家之一。他原是一个弃儿,由育婴堂收养。10岁那年开始了盗窃史。30年代在欧洲各国流浪,靠盗窃、走私、当男妓为生。热奈曾多次被捕入狱。在狱中决心从事文艺创作。1948年,热奈因第十次盗窃被判无期徒刑。法国著名作家萨特等人十分欣赏他的文采、同情他的身世,他们发起了一次签名运动要求释放他。热奈被保释出狱后,萨特和法国当代著名诗人科克托帮助、提携他成为作家、戏剧家。热奈在1940—1948年间,陆续发表4部长篇叙事散文:《百花圣母》、《玫瑰花的奇迹》、《殡仪队》和《勃来斯特的争吵》。1949年发表自传《盗窃犯热记》,抒发了作为弃儿的辛酸与怨愤心情。后来,热奈转入戏剧创作。他的著名剧本有《高度监视》(1949)、《女仆》(1951)、《阳台》(1956)、《黑人》(1958)、《屏风》(1961)等。热奈赞赏东方戏剧。他心目中的戏剧模式是象征性的弥撒祭。由于他的特殊生活经历,他这些戏剧的主人公都是“被摈弃在生活之外的人”、“在人类社会的边缘地带”生活的人,如罪犯、流氓等。他认为人在现实中远不如在表象中来得真实,因此通过折射表明人世间的一切皆为幻象和恶梦,全是谎言和骗局。热奈的剧作最突出的特点是美化罪恶,使邪恶成为美德,歌颂黑暗,把地狱变为天堂。他的戏剧没有具体的情节与完整的人物形象。戏剧对于他是强烈控诉社会的一种手段,他的作品语言简炼清晰,有古典主义风格。

剧情提要

一天晚上,女主人准备外出,临行前,在豪华的房间里精心打扮,女仆克莱尔低声下气地为她忙碌。还要不时对她的容貌、衣着恭维几句。可是女主人还是百般挑剔,边打扮边辱骂克莱尔,克莱尔忍无可忍,就以嘲弄的口吻回击女主人,并怒不可遏地打了她一个耳光。她一面诉说着自己与女主人之间的不公平,一面紧紧逼近她。正当克莱尔准备掐死女主人时,突然闹钟响了……原来这是两个女仆做的一场游戏。她们总喜欢在女主人外出的时间里轮流扮演主仆进行游戏。这次扮演女主人的女仆叫克莱尔,扮演女仆克莱尔的叫索朗热。事先她们把闹钟往前拨一段时间,以便在女主人回来以前有时间收拾东西。现在两个人停止游戏,开始手忙脚乱地把所有的东西归放原处。索朗热帮助克莱尔换掉女主人的连衣裙,嘴里不停地指责她总是准备得太慢,以至于每次都来不及结果她。一切收拾停当后,两个人精疲力竭地倒在椅子上议论着女主人,议论着她们几天前的恶作剧。她们羡慕主人,羡慕她有豪华的住宅、昂贵的手饰、娇美的容颜和爱她的情人,她们又嫉妒主人,觉得人们所以说她心眼儿好、笑容满面、温柔和气,都是因为她的有钱和漂亮。而身为女仆,她们永远也不会拥有这一切。渐渐地,她们的羡慕和嫉妒转化成了强烈的仇恨。她们知道主人深爱着她的情人,平时这位先生又经常嘲笑她们。于是两个女仆想出了一个既能向这位先生复仇又能使女主人痛苦的恶作剧。趁女主人外出时,她们撬开文件柜,搜查她的文件,找到很多信件和材料,然后用这些材料编出可怕的故事寄给警察局,致使主人的情人锒铛入狱。当主人听到她情人被捕的消息而眼泪汪汪时,两个女仆看到主人脸上那副伤心的表情内心暗暗地幸灾乐祸。可是,随之而来的是更深的嫉妒和仇恨。因为她们认为女主人伤心的样子看起来也是漂亮的,痛苦使她变得非常优雅、更加美丽,她反而成了一个令人倾倒的弃妇,而她们自己伤心的时候,一定是一副寒酸相。对这些事情议论的越多,她们那种世间太不公平的感受就越强烈。最后,索朗热决定以一把火来毁灭这一切。就在这时,电话铃响了。电话是主人的情人打来的,他已被法官假释出狱,现在想约太太出去见面。通完话后,克莱尔紧张得手在发抖,以致于不能挂上电话,只好把电话搁在桌子上。两个人陷入极度恐惧中,因为先生出狱后肯定要对匿名信的事做一次调查,她们的行为也将暴露无逸。她们感到一切都完了。两个人最后商定等女主人回来时杀害她。索朗热想到了“苯巴比妥”,而克莱尔决定由她来当下毒者。她们刚刚制定完这次谋杀计划,套房门口的电铃响了。索朗热走向门口去开门,同时嘱咐克莱尔把10片“苯巴比妥”放在给太太煮的椴花茶里。克莱尔赶快收拾完屋子,到厨房煮茶去了。是太太回来了。她大声笑着走进屋里。先生的被捕入狱使她自认为被牵连到最卑污、最愚蠢的事情里去了,这件事给她的打击很大,使她的言行看起来有些神经质。每当想到先生正在忍受最残酷的折磨,多愁善感、有丰富想象力的太太就要悲痛欲绝,承受着难以忍受的痛苦。她放弃了一直很喜欢的服装、皮货、首饰和社交生活,坐在那里独自回味自己的伤心事。当克莱尔再次提醒她椴花茶凉了时,太太猛然看见了那个被克莱尔放到桌子上的电话筒。她追问是谁打来电话,克莱尔失口说出了“先生”。索朗热知道已瞒不过太太,只好如实交待是先生打来电话,约太太出去见面。听说先生被保释出狱,太太立刻叫索朗热去楼下租车,她要尽快见到先生。克莱尔再度劝太太喝下极花茶,哪怕只喝一口,语气近平哀求。太太兴奋不已地说,她今天要喝的不是椴花茶而是香槟酒。然后她急匆匆地赴约去了。索朗热回来后生气地责备克莱尔没能使太太喝下茶水反而使她溜走。克莱尔则埋怨索朗热不该把先生被释的消息告诉太太。她们为自己的计划没能成功大失所望,感到这次她们输了,太太即将成为胜利者,她又将变得兴高彩烈、极度幸福,而这些将以她们两人的羞耻为代价。两个人不免为自己未知的前途黯然神伤。不知不觉地两个人又继续着开始时的游戏。克莱尔再次扮演女主人。她们预演着事情败露后的情景,这使克莱尔感到非常绝望。最后,她命令索朗热服侍她,并机械地同时又是悲苦无望地让索朗热倒椴花茶给她喝。索朗热虽竭力阻止,但在克莱尔的坚持下,终于把下了毒的椴花茶端给她。克莱尔把已经凉了的茶水从茶盘里端出来,喝了下去。此时,索朗热纹丝不动站在那里,两手交叉象是戴着手铐。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2005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