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追怀若冰老人


□ 肖云儒

若冰先生与我,几十年中亦师亦友,当看见他静静地躺在三兆吊唁大厅的花丛中,面对他曾经热切爱恋过、艺术表达过的这个世界。而无睹无言无思,一股泪水从心头沁出,濡湿了我的眼眶。原来生命是这般脆弱,即如若冰这样的坚强者,也终于被疾病击倒!
他是怎样一个充满着生命力的人!
记得前几年“李若冰文学生涯60周年研讨会”之后的一两天,我与若冰驱车去参加一个会议,路上不知怎么说起能否再策划一次西部之旅的事,气氛便热烈起来。他写了一辈子西部,我近年亦研究西部文化,都是西部忠诚的子民。司机同志也很热衷,建议最好开汽车跑,贴着大地,边走边看。我说:“李老,一定跑这一趟,算是告别西部吧……”他拦住我的话:“为什么是告别?西部以后不跑了?”我怔了一下,兀地懂得了,对他来说,跋涉就是生命本身,西部是不可以须臾离开的!
读若冰的散文,接触若冰这个人,常常能十分具体地感觉到他心中的三个情结——生命还乡情节,永恒跋涉情结,理想追求情结。这三个情结向种子播在心田中,像根扎在血管里,每到春天就要萌动,就要发芽,最后构成一次生命行动,绿它一回。永不止息的对人生、对世界的了解欲望和探求冲动,永不止息的心灵躁动和感情波澜,是作家创造生命的力源,也是形成作家各方面质地的土壤。以此故,若冰创作的方方面面,都可以从这三个情结中得到解读。

生命还乡情结

若冰出生贫农家庭,因弟兄多,襁褓中被卖给杜家,终身未见过生身父亲,成年后在生母身边只待过一个月。而养父母的早逝,又一次使他没有了亲情和家庭。12岁在集镇看延安儿童抗战剧团(即“孩子剧团”)的演出,被这个团体家庭般的温暖所吸引,便离家随团到各地演出,从此成为这个革命队伍的一员,终于来到了延安这个大家庭中。同年时代这种离家——无家——归家的经历,成为若冰生命中一个永恒的情结,寻找家园的情结,生命还乡的情结。
若冰找到革命大家庭之后,由于这个新家正处在一种历史性的动荡之中,这个新家中的所有成员,当时正在把自己的家园、自己的祖国从国民党统治下解放出来,后来又忙着建设这个千疮百孔的家园,他一直处在一个变动不居的“家”中。离家既然往往是生命的常态,归家也就一直是心灵的渴望。若冰在精神上处于一轮又一轮离家——归家的漩涡中。虽然在每个时期、每个漩涡段,离家与归家的性质和内容都不断变异,但生命还乡的情欲冲动则始终牵动着他的创作,成为他建国十七年间许多作品隐在的心态。
若冰一有空便跑两个地方——陕北的沟沟峁峁和西部的油井队,不为别的,就为这是他心灵的两个家园。前者是收容他个人、解放他祖国的家园,后者是弘扬他生命、建设他祖国的家园。他的小家是那个大家营造的,他为着爱那个大家而不断地和小家离别。
生命返乡欲望不断地得到满足,旋即又在新的离家中变成大漠中的海市蜃楼。他不能停止,又再投入新的还乡追寻。显然,这是一种与农业文明、土地文明、村社宗法文明大相径庭的心态和追求。一个不停打破既在之家、既在之“乡”的人,本质上属于现代,具有现代文化哲理的内在特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