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三个“王老五”舅舅(中篇小说)


□ 何 申

  三个王老五,阴错阳差,哪壶不开提哪壶,哪音不准唱哪调,结果令人贻笑大方。小说以轻松诙谐的叙述方式,讲述了新农村的喜人变化和新农村人素质滞后的担忧。生活气息浓郁,富有时代色彩。

  本文由来

  写作之余,最惬意的事就是与文友喝茶聊天。我们这里还有惯例茶不能干喝白喝,每人须奉献一个精彩故事。那日,李小娥讲了发生在她三个舅舅身上的事,听得众人乐不可支。征得她的同意,我略作整理,以小娥第一人称,遂成此篇。

  来一个“王老五”

  各位听了,说这话是前年冬天,元旦前后那几天吧.具体日子记不得了。对啦,就是咱这塞外小城最冷的天,外面冻得嘎巴嘎巴的。记得小时候住平房, 到这时候连厕所都懒得去,硬憋着。现在住楼房,不发愁了,但除了必须上班的人,没大事的一般就在家猫着了。

  我是有班可上的,但那天巧了,报社里有点乱,在家写稿。正写得上劲,忽然有人咣咣砸门。我妈在厨房喊,谁呀7卫生费不是交了嘛,咋又来要?我姥姥在里屋说,准又是送礼的,小娥咱可不要呀,给十个大个金元宝都不要!

  千万不要以为我姥姥觉悟高反腐败,我姥姥说的“送礼”,可不是那种给领导送烟送酒或者送“大团结”的送礼。您看我家现状,三口人,一对半娘子军。姥姥七十大几,纯牌正宗乡下老女人,一个大字不识。但看电视认得国家主席和总理,说我一看他俩就高兴,福相呀!你说人家爹妈咋有那么大福分,再看我,我这辈子……要说也不错,活这岁数了还能吃能喝的,也不死。

  我妈呢,五十八,原被服厂工人,一个受累且命不济的女人。几年前买断工龄给了两万零六十六块七角五分回家呆着,最大的愿望是盼着我成家给我带孩子,可惜尚未实现,于是没事就出去扭秧歌。前些天扭大劲把腰扭了,去医院一看CT什么的得好几百,吓得立马忘了疼,拐啦拐啦回家养着。

  我呢,一个有抱负却施展不出来的女子。惭愧,暂且就不报芳龄了,借用小品魏淑芬的话,“至今未婚”。但工作不错,报社资深记者。各位看了,就咱这三星级家庭,俩老寡妇一个女单身,连个带公鸡翎都没的(我姥爷我爸都死了),这年头除了给旁人送礼的份,哪有给咱送礼的。此刻门外如果是“送礼”的,肯定是两个小姑娘,提着兜子盒子,一开门准是——“过年给你送礼,祝您生活快乐万事如意……”往下你只要心中有贪欲,问送啥呀要钱不,你就上套了,最后肯定不是她俩给咱送礼,而是咱花钱买她的啥破产品。我姥姥上过当,所以她有警惕性,一听敲门就喊不要。有两次我忘了带钥匙,她也喊不要……

  哎哟,这个“皮”儿有点说厚了,但又必须交代,否则后面的事不好讲。对啦,让我喝口水,咱马上进入主题。我不能像我姥姥认死理,我就奔过去,从猫眼朝外一望,吓了一大跳,咋着7门外没有俩姑娘,却有一半大老汉,胸前吊个旧兜子,秃圆脑袋,小眼睛,细长脖,上大下小变形人一样(猫眼放大所致),特像陈佩斯。要说人长成啥样的都有,没啥可大惊小怪的,问题是,这么大冷的天,这人身上穿着白单褂,左手拿个毛巾正一把一把抹头上的汗,简直就是陈佩斯朱时茂小品里那个“王老五”。更可怕的是,他右手还拿着把刀,就是切菜刀,旧刀,黑不溜秋的,晃来晃去的。突然他叭的用毛巾把猫眼捂住,喊:“别看俺!别看俺!俺是有钱!可谁也别想抢,俺有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