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利盖蒂第一册六首钢琴练习曲创作研究(上)


□ 陈鸿铎

  利盖蒂(Gyorgy Ligeti,1923—2006,奥籍匈裔作曲家)是当今世界上最具创造性、影响力并受到广大听众欢迎的现代作曲家之一。在他一生创作的音乐中,包含许多具有开创意义和极高艺术价值的作品,它们涵盖的体裁范围相当广泛。
  在利盖蒂众多的各类作品中,钢琴音乐的创作无疑占有突出的地位。从1947年创作第一首(指正式出版)钢琴创意曲至2001年最后一首钢琴练习曲为止,可以说在其一生的创作生涯中,钢琴创作从未间断过。
  而在钢琴音乐中,练习曲无疑又是其重中之重。利盖蒂的第一册钢琴练习曲自发表之后,即受到了许多钢琴演奏者的喜爱。1986年,第一册练习曲荣获了在国际上极有影响的格莱美(Grawemeyer)音乐创作奖,后又被选为一些国际钢琴比赛的规定曲目,这无疑是对利盖蒂钢琴练习曲的一种肯定。确实,相对于20世纪许多现代钢琴作品而言,利盖蒂的这些练习曲体现出了既现代又好听的特点。在这些作品中,充满着令钢琴家们激动不已的奇妙音响效果。当然,对于演奏这些练习曲的钢琴家来说,要想表现出作曲家的创作构思,也是一种极大的挑战,因为它们的织体太复杂以至于太难弹奏了。不过,也许正是这种技术上的难度,使得它们成为某些国际钢琴比赛的必弹曲目吧。
  高难度的钢琴作品会促使高水平钢琴家的出现,反过来,高水平的钢琴演奏也会激发作曲家创作灵感。而利盖蒂钢琴练习曲与法国当今优秀钢琴家Pierre-Laurent Aimard的出色演奏技术,正是促使对方加速发展的催生剂,他们的结合可谓相得益彰。这位法国钢琴家目前是利盖蒂钢琴练习曲的一位权威诠释者,他对利盖蒂的钢琴音乐崇拜有加,总是极其热情地为其试奏和正式演出新作品。同时,利盖蒂对这位钢琴家的演奏也是极为欣赏,他创作这些练习曲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因为受到了这位钢琴家高超演技的启发。
  当然,利盖蒂对钢琴练习曲的创作还有更深层的考虑,对此他曾发表过如下想法:
  我对钢琴音乐的理想(或许也是所有钢琴家的理想)体现在肖邦、舒曼、李斯特。以及许多早期作曲家如斯卡拉蒂的钢琴作品中。这些卓越的钢琴音乐的一个共同特点是,其音乐的结构似乎都是直接从10个手指在键盘上面的位置产生出来的,即它不是抽象地发展而来,而是顺着手指在键盘上的移动自然形成的。
  钢琴音乐实际上是我的主要创作领域,对于我的钢琴练习曲来说,德彪西与拉威尔在钢琴音响上的处理起着很大的借鉴作用,不过尽管如此,我的钢琴练习曲既非肖邦和李斯特式的,也非德彪西式的。
  在我的钢琴练习曲中,也有一些立足于欧洲传统特别是19世纪钢琴音乐的基础上,我特别喜欢舒曼与肖邦的钢琴音乐以及他们作品中的交错节奏处理,不仅是Hemiole这种3对2或2对3节奏,还有许多其他形式的交错节奏。此外,一些具有个性特征的不对称交错节奏进行,如巴托克《小宇宙》中运用的东欧民间音乐中的Aksak节奏(源自保加利亚民间音乐,其节奏形态为2+3的不对称组合)、加勒比音乐中的Salsa(源自古巴的一种节奏)节奏,以及巴西音乐中的Samba节奏等,都对我钢琴练习曲的节奏创作产生了很大影响。不过,人们在我的钢琴练习曲中可能完全看不出上述这些特征的明显表现,因为我已把其中许多不同的因素糅和在一起,并且变成了我所设定的独特形式。
  从以上表述可以看出,利盖蒂对钢琴练习曲的创作,是抱着一种希望把历史的、民间的和现代的这三种因素融和在一起的态度的。当然。触发他创作的技术上的冲动是节奏,他希望能在这方面有新的突破。利盖蒂在20世纪80年代初遇到过两件事,它们对他以节奏创新为重点而创作系列钢琴练习曲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第一件事是,1982年秋,利盖蒂从他在汉堡音乐学院的一个波多黎各学生带来的唱片和磁带中,听到了一些拉丁美洲和非洲地区。如加勒比、古巴以及南撒哈拉的民间音乐。其中,中非共和国一个叫做班达·林达(Banda Linda)部落的音乐,给了他很大的震动。“它在我面前打开了一个极其复杂的节奏世界,而这是我以前从未接触过的”。
  班达·林达部落的音乐是一种器乐与声乐合奏(唱)的表演形式,在这种合奏中,声部间通常形成极为复杂的复调与复节奏组合关系。而与一般复调音乐中复杂声部关系的构成过程相比,其独具特色的是,这种复杂的整体结构都是由结构极为简单的个体组成的。所谓结构简单的个体,指的是整体中每一个单独的声部,这些声部常常由一些长度相同的片断的无变化反复组成,利盖蒂把这些片断形容为“一串项链上同样大小的珍珠”,它们的外形整齐而简单;所谓复杂的整体结构,指的是在不同的结构简单的个体问,以各自不同的节奏形态纵向重叠后所形成的交错状态,而这种复杂的交错状态是在完全感性的情况下(仅凭演奏、演唱者的直觉)达到的。以色列民族音乐学家西玛·阿罗姆(SimhaArom)曾深入到班达·林达部落中实地考察了那里的音乐,并撰写了专著《非洲的复调与复节奏——音乐结构与方法论》,书中对这种音乐进行了详细的论述。在实地考察中,为了把这种音乐中的每一个声部单独记录下来进行研究,他开始曾请每一位演奏或演唱者单独进行录音,可是没能成功。原因是离开了别的声部,个别声部就无法演奏。最后,阿罗姆不得不让每一位演奏或演唱者戴上耳机,在听着录制好的整个合奏的情况下来演奏自己的声部,这才完成了对每一个声部的单独录制。这一情况说明了班达·林达部落音乐中所拥有的是一种靠知觉完成的、自然的并融为一体的复杂音响。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