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与白鹭有约


□ 陈金山 苏效明

  在海与陆互为延伸,击撞的东海岸线,盈盈托起一个磐石小岛,鹭岛。蔚蓝色海水自高崎、嵩屿、$$,直入厦鼓海峡,这段海域。明明是海,却叫江,鹭江——白鹭翔集的江流,多么富有诗情的所在。
  桃花源式的韵脚还属于清学人薛起凤编的《鹭江志》,轻轻一拈,化作漫天飞白,鹭岛本是蛮荒之地,是白鹭街来花籽谷种,开掘清泉,并浴血将入侵的蛇精赶走。白鹭是创世纪的英雄。
  白鹭、鹭科,又称鹭鸳,系厦门的市鸟。有大白鹭,小白鹭、中白鹭、中国岩鹭等多种,其嘴直而尖,颈长,体态纤美,举止优雅,尤其是繁殖期跳起霓裳舞更为楚楚动人。其中,黄嘴白鹭、岩鹭、小尾鸠鹭已列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有无数次,我无言以对天网之中始终小心地与人类保持着50米距离的白鹭,它们拒绝顽章的爱抚挑逗,宠辱之间依然以喙为梳,自上而下清洁着每一片羽毛,仿佛为了一个遥远的约定。生态学常识告诉我,哪里有白鹭,哪里就是绿意葱茏,来自古中原的始祖母叩石垦点播着“一岁3熟,一茎3穗”的嘉禾谷粒,与这些因盛夏北上,寒露南归而得其名的候鸟有多么惊人的相似之处;而闽南人刳木为舟,浆楫和风帆不正是以鹭鸟踏浪与飞翔的形式讨海打拼,进而征服天堑?
  工业时代不再把命运托附给“半渔半农的圆圆的石头城”,两种落差如此巨大的文明本质上没有对话和交流的可能。火车敲轨而来,从10万小岛军民的肩上挟雷而过,那是长2212米,宽19米,由闽南花岗岩铸成的拦海大堤;70年代,另一条大堤、西堤横空出世,“最爱月斜潮落后,满江渔火列$$”的$$港升起了10里通衢长街。大自然惨淡经营亿万年的生存秩序在经济杠杆下一朝瓦解,残留的$$湖,事实上成了最窄处仅10数米的大臭水沟。
  据说,白鹭举族从杏林湾撤至$$湖,最后退守于凤凰山庄。
  血色黄昏,往日百鸟归林的喧闹不复存在,鹭群像预先约定似地,绕着凤凰山庄缓缓地盘旋了3圈,然后,绝尘而去。
  有人看见,一只牛背琵琶鹭日夜泣血,如幽灵不绝不散,就在它留守的血迹摇篮,铲土车如入无人之境,上千米木麻黄林带、几人合抱的大叶榕、相思树顷刻荡然无存。
  砰,枪响了,黄光陨落,锅底,朱红飞檐与御赐的牌枋化作土色焰光。
  哗哗,凤凰神木轰然仆地——鹭王与蛇精恶战后,力竭而亡,蓑羽化成了凤凰木层层羽状复叶,碧血催肥了满树红霞。有花叶而无枝干有枝干而无根系,有根系而无泥土——孕育千古神话的沃土真的就失落于白鹭的家乡?!
  整整一代人守望蓝天,心田空空荡荡。
  一片白羽滑落于案头,我在寻找相关资料时无意中找到了白鹭展1994.10.24参观券。一对白鹭兀立于斜风中,碧澄天宇是背景,雄鹭头、胸及背部披挂着丝线状疏松的蓑羽,宛若圣洁的婚纱,它昂首向天,若舞若歌;雌鹭俯下身子,亲昵地呼唤刚出世的生命。窠里还有一个蛋,蛋壳上的损线扭扭曲曲的一圈,小尘尘在里面挣得一阵比一阵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