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竹溪集序


□ 野莽

  ●野莽

  写作者每夜都在天堂徜徉

  几多年前,文学界就流传着一个著名的比喻,比喻生活是创作的泉源,简而称之,可谓喻泉源。世事巧合,我的老家,恰好有一人以此为姓名,又恰好他在从事创作。

  大约在本世纪初,一位年轻的文化官员叩访我的京西陋室,此前虽曾发来通知,说是专程拜谒,我却误以为他亦形同诸多的公仆,来皇城参加某个会议,趁着满汉全席尚未开始,专程溜来,无非是好奇地参观一眼文人的住房面积有没有官员的洗手间大,别时竟没留他吃顿便饭。走后个把礼拜,我忽然听人说,原来他是出差武汉,事毕绕道进京见我,为的是听我当面谈几句创作,这一程果真叫做专门。从此我便心怀了极大的歉疚,深感对他不起,直到去年春天的一日,他奉所属宣传部命再度抵京,我才强留他与他的一千同事,特意选了一家名叫喜相逢的酒店,欢欢喜喜地相逢吃了一餐。

  他就是喻泉源。这时候我已经读过他描写家乡风物的多篇散文,从他的文字中我得以知晓,他的少年时代家境贫寒,体质且弱,有一年差点儿还病死在老家的一所医院里。侥幸活过来了以后,据此他写了一篇洋洋得意的文章,这篇文章的名字现在成了这本书的书名,《我从天堂走过》。

  天堂是个什么样子呢?写《神曲》的但丁知道,我们都不知道,因为我们现在还不能到那里去,有朝一日总要去的,可惜去了却不能回,也便不能向读者作精彩的报告。然而这本书的作者,如同有人用他来比喻生活,他又用它来比喻人死之后灵魂去往的世界,一件人生第一伤心的事,由于一位白衣天使的出现,被他写得多么的美,多么的浪漫哦!

  我把他的散文大抵分为两类,一类是对生活的感悟,一类是对家乡的追记。这两类散文,因为作者心中有爱,各有一些篇章也就写得可爱。爱真是一件奇妙的事,一个爱生活,爱家乡的人,下笔就能淌出他的涓涓深情。

  屈指五年以前,我开始根据县志与史书的记载,以及散布在民间的野史与传说,写一部长长的,关于春秋时代被楚、秦、巴三国联军所灭的庸国的书。古之庸国,乃今之竹溪的前身,当时的很多战争和传奇,都发生在家乡和比邻的山水林寨。是这个初识不久的喻泉源,他居然为我的工作激动起来,我一边写,他一边驾着汽车,挎着相机,背着干粮和水,驱往被我从历史的废墟中深挖和复制出来的一个又一个地方,去寻找遗址,凭吊古人。

  真叫做按图索骥!有一年寒冬腊月,冰天雪地,我在京城摄氏十五度的暖气房里,写到了古庸国属地神农架,他便在零下的天气里穿上皮袄,再一次发动他的宝马破车,直奔传说中误尝了断肠草的神农葬身处。孰料未上铁链的胶轮打滑,行至半途,险些让他见了神农。消息从嗖嗖的寒风中传来,蓦然令我心惊,一连好几个日夜不得安宁!

  时隔不久,我在北方的一家杂志上,读到了他的新作《寻访一个古国的幽灵》。苍凉悲壮的字里行间,我发现了一颗旨在穿透千年烽烟的雄心,它要去寻访以下的人物和故事,以及那些故事的滋生处,亦即千百年前的历史遗址,亿万年前的传说之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