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农民和他的八卦术


□ 星 星


在村里,父亲是有名的甜面汤。
甜面汤是我们老家对忠厚老实近乎无用的一种比方,这里的“甜”,不是说糖的那种甜,而是说没有味儿。比方说煮了面条的汤水,当地人就叫做甜汤。说甜水,是指那水里没有加任何作料,没有异味。说甜纸,是说那纸上没有写上字儿,没有沾上墨水。甜面汤是当地一种最简单的汤,水烧开,搅拌点面糊就成,白寡寡的没有味道。用到哪个人身上,是说那个人经常说一些没用没味不着边儿的大实话,办一些不中用的老实事儿。人家和你打交道,觉得没意思。因此,这个绰号,实在有些鄙夷和瞧不起的意思在里头。
父亲在村里,大家对他就是这么个评价。这人好是好,也没用。我们家辈份小,他性子又绵善,不要说大人,就是吃屎的娃娃,也时常追在他身后,“甜面汤”、“甜面汤”地哄哄乱叫。
但父亲有一招,让全村没一个人敢小瞧他。
父亲会看阴阳,他懂一点八卦。
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经常被巷里的乡邻请了去“看日子”。婚丧嫁娶啦,出门动土啦,哪个年坎,哪个月,哪一天合适呢?这就要请先生。一家人要起院子盖房,坐落啦,方位啦,哪里开门,哪里出水,那都是父亲说了算的。这是父亲最风光的时候,事主高接远送,那个谦卑的样子,父亲终于找回了自尊。
谁家蝎子蜇了,父亲还会禁疼。哪家女人生了奶疮,孩子要吃奶,那时看病又不方便,也请父亲来禁奶疮。我还是个耍娃娃的时候,曾经见过父亲作过法。蝎子这玩意儿,现在很难得见了,四十年前,一到夏天,地上经常哧溜哧溜爬过这种毒虫,尾巴上的毒刺高高地撅着。蝎子蜇了,可比马蜂蜇了疼得多,有的人蜇肿了连天连夜地叫疼,几天消不了肿。要是孩子挨了蜇更是哭闹得全家心焦火燎的。这时就会请父亲去禁一禁。这个“禁”,也是村里的说法,好像能止了疼,也能治了病。父亲问过患者生辰八字,依照八卦在地上画出图谱,几个关节点上钉着几只铁钉子,然后口中念念有词,这种咒语我听不懂,只见他转着几个方向咕哝完,噙上一口水“噗”地一喷,这个仪式就大体上完成了。禁奶疮和这个差不多。现在看来,这种法术到底有多大功效,实在难说。大约总是能起到心理暗示的作用吧,也时常看到患者欢天喜地千恩万谢地走了。父亲就很宽慰。
这些都还不算,父亲最绝的招术,是他会禁老鼠疮。
老鼠疮,学名叫淋巴结核。中医叫瘰疬,多得在脖子上。得了这病,脖子上有一道伤口,常年流浓渗水,又臭又脏。抹啥药也长不住,时常一拖就是好多年。这病是一种恶疾,村里骂人,就咒他得老鼠疮。现在医疗水平高多了,也没见到有什么特效的法子。前几年听到运城有人看这病,吹得厉害,治愈比例也不高。那时就没有医生敢看这病。父亲在方圆,就因为能禁老鼠疮出名。这个“禁”,依然不是靠吃药打针,还是八卦驱邪依律作法那一套。父亲的禁术很绝,也很严。他每年只在四月初八这一天接治,还只有晌午之前能作法。这么说一年只能禁一两个人。谁得了这病想看好,只有提前到父亲那里挂下一年下下一年的号。在1930、1940年代,父亲的病人一般都要排队四五年。这病能治好,无异再造之恩,逢年过节,必定要来谢恩,小辈的,看作父母一般。听母亲说,一直到解放初,还有几家人和我家保持着这种亲戚关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