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家事


□ 杭丽滨

陆海慧已经不记得离婚是怎样办完的了。那天所有的事情都是他去张罗的,她心神很恍惚,只是被动地签字,点头,话少得像屋檐下的冰滴。民政局很安静,所有的人说话都很轻,疲惫就在那时候涌上来,她只想睡觉,好好地睡一觉。所以,她只盼望着早点把事情办完,至于事情是什么,她似乎想不清楚了。看着他忙前忙后,她甚至很想叮嘱几句,但是她太累了,说不动了。时间应该并不长,但在他们一人揣着一本薄薄的证书出民政局大门的刹那,她晃了几晃,才适应了由暗到明的变化。默默地走了一段路,她只感慨一件事,他们很久没有这么安静地一起走了,她甚至隐约觉得,他们之间是不是总算太平了?
但是,疼痛慢慢反应过来。漫漫长夜,身体和手习惯地游移着寻找熟悉的温度和倚仗,却只拽住了虚空。他们曾经是唇齿相依的螺钉和螺母,相互固定,才能吃得香,睡得沉。结婚以前,在纺织厂的宿舍里,她睡上铺,蚊帐一年四季都用,睡觉的时候必须挂下来,这软软的一道似乎真的可以挡住她不掉下来。结婚以后,他嫌蚊帐荡来荡去的啰嗦,一天没有挂过,她好像也忘了帐子这回事,他就是她的屏风。到中年,她对于男女欢爱已经没有太多的欲望,但是,当她在床上无所阻拦地翻身,习惯如裂帛般中止,就觉得身体里少了一个什么重要的器官,连提口气都觉得异样。后悔的潮水涌起来了,如果离婚的那天她再掉些眼泪,再求求他,是不是可以不离婚?为什么那天她的脑子就那么稀里糊涂地签了字呢?她百思不得其解。
其实,他们以前是很好的。年轻的时候她在纺织厂是蛮风光的一个人,在车间里面手脚快得没法说,布织得又细又匀,连师傅都佩服她,都说她是厂里的“七仙女”,“厂花”。最开心的是下班到澡堂洗个澡,隔着水汽和小姐妹们说笑话,声音能把澡堂掀翻。然后头发直直地贴着红扑扑的脸,穿着贴身的毛衣冲出门。往宿舍走,总有不少人朝她看,胆子大的还会朝她吹口哨,或者调笑两句,她不像有些女工,脸涨通红,害羞得话都不敢说,只是一路急匆匆往回赶。她不怕,会还口,大声地说笑,让他们无话可说,而她如正午的阳光般的耀眼和明媚,又让他们把她当个宝。不过,随便归随便,这些人她都看不上眼。不仅是这些人,她眼光一直是很高的,多少人给她介绍对象她看都不看一眼,别说大家都不晓得她到底要找个啥样的,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但遇见了他,一个小学的体育老师,她就轻而易举地动了心。那时候,小学老师是不值钱的工作了,又是体育老师。他并不是一个有本事的人,但是,她就是喜欢他一身力气,高高的,壮壮的,一股男人味道,坐在他自行车后座,他的影子就能罩住她,而她就特别神气地呆在这个影子里,晃啊晃,晃得所有人都知道了。厂里人,家里人一听说她要和他好,都说她挑来挑去挑花了眼,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可她不在乎,后来厂里几个毛头小伙玩笑开得太过分,她一急就和他们厮打起来,可能是她那种拼命的气势吧,从此,就再也没人敢说什么了。只有家里人还反对。可是她横下一条心要和他好,成天和他腻在一起,天不怕地不怕地享受幸福。半年多一点,她就把自己嫁给了他。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