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虎跳峡再记


□ 于 坚

我听说要在虎跳峡修建水电站的事情,非常震惊。这是一个有世界影响的峡谷,它在世界上的影响甚至比在云南还要大。世界许多地方,人们不知道中国的云南省,但知道虎跳峡。就像我不太清楚尼加拉瓜瀑布在世界何处,但我知道这个瀑布,如果我有一日听见人家说要把这个瀑布摧毁,我一定以为这个世界疯了。但世界就是如此疯狂,为了眼前的一点经济利益,就要毁灭造化几亿万年的光阴才创造的奇观。我们时代当下的任何宏伟利益,从长远来看,都是微不足道的,都是急功近利的。一百万老虎跳跃的峡谷,全世界只有一个。全世界都知名的峡谷,中国只有两三个,虎跳峡是一个。我知道这种理由不会说服那些水利工作者。我可以算另一笔帐,虎跳峡现在已经是世界著名的风景区,据我所知,每年来此地旅行游客有几十万,其中还有很多是西方游客。西方游客在过去二十年里,已经为这个峡谷在世界上进行了广泛的宣传。这是一个已经成熟的世界级旅游资源,它长远的可以持续发展的经济和文化效益,岂是一个丑陋的并且后果难以预计的水电站可以相比。金沙江与虎跳峡、玉龙雪山、大研古镇是丽江纳西族世界的三大支柱。虎跳峡的消失,必将沉重打击云南丽江地区在世界心目中的形象。
这是一个可以养浩然之气的峡谷。我曾经多次在这个伟大的峡谷中行走,最近一次是二〇〇一年的夏天,我在时断时续的暴雨中步行二十多公里穿越了整个峡谷。
我从中甸乘车出发,经过纳西族东巴文化的圣地白水台。白水台,又叫白地。是云南纳西族东巴教的圣地,其地在金沙江西岸的哈巴雪山后面,中甸县的三坝乡,海拔两千三百八十米。如果从昆明出发,去该地有两条路可以走。其一,乘汽车到丽江,住一夜,次日再乘汽车到大具。从大具步行下到金沙江边的渡口,乘船渡过金沙江,顺惊险的小路走到白水台,需要步行一天左右。这是纳西人传统的朝拜白地的路线。其二,由丽江乘汽车沿虎跳峡公路到白水台,这条路一直通到中甸,但路况非常危险,雨季常常塌方。汽车经过时,由于震动,山上大石头滚下来是常有的事情。当然也可以先到中甸,然后再从中甸乘汽车到白地,这一段路况稍好,中甸到白地一百零一公里。
我在去白地之前就到过大具,从老东巴的介绍里得到许多关于白地的知识,给我一种神秘的印象,那是一个只可以步行去的地方。但后来我却是乘汽车去的,从中甸出发,大约两小时后,山野上忽然出现了一片在融化流动的过程中凝固了的白色岩石,像是绿色嘴唇中含着的白玉。道路泥泞,许多地方一片稀烂,我以为这里依然是原始荒凉之地。但公路两边却跟着出现了许多简易的小旅馆,又出现了大宾馆。下车来问,小旅馆二十块钱一个床位,宾馆居然有四星级的,二百元一个标间。当时天色已晚,就找地方住下,吃饭(四人吃了六十元)、洗脚、睡觉。第二天去看白水台,发现已经有售票处,三十元一张门票。里面修了木板铺成的便道,可以绕着白地的边缘走一圈,半个小时就可以走完。白地是由于水中的碳酸氢钙经太阳光的照射发生化合作用,形成碳酸钙白色沉积物,不断覆盖地表而形成的岩溶地貌。上面终年淌着泉水。从某个角度看,像是被流水覆盖着的白色钢琴。又像是大理石做的罗马喷泉。回家后看到一位法国探险者写于十九世纪的书,他描述的白地是这样的:“有一眼圣泉,漂浮着一些信徒丢进去的花和麦粒,已被水浸泡而腐烂。圣地中央,在用一块大石板做成的祭台上,献祭的白烟升向天顶。”这场景是一八七一年的二月看见的,我再次看见同样场景的时候是二〇〇一年的八月二十八日,似乎一切原封未动,一切都是一八七一年的样子。我非常震撼,这期间已经过去了一百三十年,其间经历了多少时代,甚至还有文化大革命。那个法国人也说白地“宛若一座巨型大理石的喷泉”,我也想到了“大理石喷泉”这个形象,在一百三十年前,此地——可以说整个中国,绝少有人知道“大理石喷泉”是什么东西,它也不会在汉语的形容系统里出现,它是一句法语。但一百三十年后,这个形象从一个操汉语的游客的脑海里油然而生,他还以为是灵犀忽至的绝妙好词。汉语尚且都已经变化如此,白地却除了增加了一圈便道之外,一切如故。与前法国旅游者所见不同的是,那个早晨在白地的圣泉旁边,我还看到一个纳西人在烧香,他回过头来对我微笑,那笑容真是淳朴,刚刚从神身边回来的样子,他还信任着,敬畏着、虔诚着,令我这个怀疑一切的游客怅然起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