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让心中的马儿跑起来


□ 傅玉丽

让心中的马儿跑起来
傅玉丽

傅玉丽出生于云贵高原,大学中文系毕业,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力作家协会会员,曾在鲁迅文学院学习。有散文、小说等见诸《作品》《散文》《岁月》《百花洲》《江河文学》《创作评谭》《中国铁路文艺》等刊物,入选《与你同行》等文集。曾获全国行业系统文学作品比赛著作奖、作品二等奖等荣誉,已出版个人作品集《永远的家门》。


转弯就往左右拉,停就双手拉缰。养马农妇把我带到马前。这匹马一身深棕色的毛发,身材颀长,低垂着大大的眼睛和头颅,它(我不知公母)个头不如别的同类高,显得很灵秀。走近它,我情不自禁地用手轻抚了一下它的脖子,刚触到那温热、柔顺的皮毛,一股古老而神秘的气息扑面而来,有点遥远而不真实。朋友在边上催促起来,我不敢多看它,踩着脚蹬,扶着朋友,一下子骑了上去。
是在秋天的梅岭,一个叫乌井的山上村庄。马儿静静地站着,让我稳稳地坐下,就像在等候一位骑士。有些晕眩样的,我感觉整个山都在自己眼皮下面。农妇拍拍马,走。顿时,得、得、得,我身下的马走动起来,地上传来马蹄的弹奏。
得、得,得、得,就这么悠悠的得几步吧,听着舒缓、清越的蹄声,想,这就是骑马?!反正看这马儿已被人驯化得没了脾气,挺安全的,就信马由缰吧。这样一想,骑在光洁如玉的马背上,扶着马身上的挂铁(一块可以拉手的铁,不知何名)、松了缰绳,我任由这匹马贴着山道带着我往山下走去。
山道上,一片悠悠的得得声,朋友们的马儿都赶上了我,走到前面去了。我不想催它,任由它走着,毕竟是第一次骑马。突然我的马转向左边一个岔口,像要穿过丛林奔下山去,吓得我赶紧拉住缰绳。跟在我后面走的农妇赶了上来,帮我牵住马,把它带回到了路上。山道全铺的水泥,很宽,我们是开汽车上去的。
快到山脚了,正想着可以下来了。却听到驾,驾两声,感觉马猛地一个前窜,我被颠了起来,又落到了马背上。扭头一看,是一个人骑着摩托车用鞭子在赶马。我心一下提了起来,全身收紧,这可是在马上,又在水泥山道上,摔下去可不得了。也不敢往四下望了,忙低下头,一手紧紧抓住挂铁,一手拉着缰绳,将身子尽力往前趴下去(电影中看来的),贴在了马身上。得得得、得得得,马蹄与水泥路面相击,声音传得很远,一时盖过了山中、森林里的其他声响。
朋友们都跑远了,我肚子里像一只手在翻,可也别无选择,只能紧紧趴在马上,随着它的身体起伏、弹跳、飞跑,只觉得马如离弦之箭,在奋力往前跑,一股力量和韵律从身下传来,我难受得想吐,身上不知何处疼痛起来,汗也下来了(好像还有泪),只感觉猎猎的风声、迅疾强烈的蹄声包裹住了我和马,刷刷刷,得得得,声音由细雨变成了暴雨,倾泄而下,呼呼的风声如鼓灌满了耳朵。得得,得得,从山上到山下,从山下到街头,从街头到山上,跑啊跑,也不知跑了多久,赶马的人已不再赶它了,可这马却自己奔跑如飞。不是乱跑乱跳,而是充满了韵律,时疾时缓。只觉得蹄声四合,风起云涌,身下的马好像在向远古飞奔,所有的东西都不存在了一样,只剩下风声和蹄声,我的头发和马鬃一样迎风飞扬,身体与马合成一线,胸膛由紧憋而逐渐放松,张开,像生出了翅膀一般,轻灵、透亮起来。风打在脸上,汗流在嘴里,腿有些酸痛,可浑身在奔跑腾跃中抖掉了平时的沉闷、抑郁,越来越舒坦、兴奋,心里生出一片自在、安稳、宁静。感觉自己成了一股劲风,一阵鼓点,只有一阵阵心跳存在。奔腾得兴奋而愉悦,弹跳得放纵而安适,像苏醒的冰河,一泄千里,痛快而淋漓。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