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向彩虹奔跑


□ 杨仕芳

  三公一心想去坐牢,等待着警察的到来。我和三公的心情一样急切,我们天天向村口的那条路张望,结果张望了十三天,那条路上连警察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我叫王响亮,村里人却叫我王哑巴,因为我生来就不会说话。后来,整个南山村只剩下王三公叫我王响亮了。他是个光棍,八十九岁,嘴里已经找不到一颗牙。然而他却时常用那张风烛残年的嘴叫唤着我的名字,使我始终相信总有一天也能响响亮亮地说话,所以我打心底喜欢他,感激他。他觉得自己活着对村子人是个累赘,不想麻烦大家了,几次三番地要我帮他写信给派出所表示要去坐牢。
  后来,三公恍然醒悟,说,王响亮,派出所没来抓我,那是他们只抓坏人,你就再写一封吧,把我写成坏人。
  我觉得他说得有道理,便又摸进父亲和母亲的房间偷出一张信纸,把三公写成坏人。三公又从床底下摸出五块钱。我再次跑到镇上去寄信的时候,先找来一根绳子把我们家的牛套住,拴在一棵松树下,所以父亲不知道我又跑到镇上去寄信还吃了一大碗米粉。我寄出第二封信后,村口的那条小路仍旧寂寞无比,从早到晚都没出现一个陌生人。
  三公很失望,整天陷在苦恼里,后来,他怀疑那是因为警察知道他并没有做过坏事。虽然他当过国民党兵,但那已经是半个世纪以前的事,早已成为历史,无人过问。他不由得难过起来,照这样下去,再写一百封信,一千封信也没用。那该做点什么坏事呢?他感到为难,他做不了偷鸡摸狗的勾当,再说了村里人待他那么好,总不能以怨报德吧,不然死都不得安宁。问题是现在活着只是个累赘,活得越长越是累赘。就算村里人不厌倦他,他也厌倦自己了。好些比自己年纪小且儿孙满堂的人都撒手归西了,他却还能吃能睡地活着。这是老天在开玩笑吗?他回答不上来。那就做一件坏事吧,他在心底对自己说。后来,他想到了全村人都离不开水井——把水井弄脏。这样警察就会找上门来把他带走,而事后水井又能清洗干净,一样可以滋养全村。人们会原谅他的,他想。现在他又陷入另一个苦恼里,他连走路都要借助木杖,又如何能弄脏水井呢?两天之后,他又想到了我。
  那天黄昏,他站在家门口一边招手一边呼喊我的名字。开始我并不回应,我想听他叫喊王响亮这三个字。我喜欢那种感觉。直到他叫了九回,我才跑到他的面前。他咳了两声,说,王响亮,我想到办法了,你帮我捡牛粪吧,想坐牢就得用牛粪。
  我不知道牛粪和坐牢有什么关系,想了想觉得他是老人说话自然有他的道理,于是就照做了。何况我天天上山去放牛,捡牛粪对我来说一点也不难,如同用刀砍掉一棵小树,一样容易。不到三天时间,我就捡了半箩筐。三公望着那半箩筐牛粪,说,王响亮,我要把这些牛粪倒到水井里,你不要害怕,我不是要让村里人吃牛粪,水井脏了可以洗的,我只是想让派出所相信我在做坏事,他们才会来抓我的,那样他们一定会来的。
  我没等他说完话就跑到井里,喝了一瓢水,正想喝第二瓢的时候,看到他拄着一根竹棍,背着一只黑色的麻袋,瑟瑟缩缩地向水井走来,那样子就像一棵落光了叶子的树在风中摇摆。我慌忙跑回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