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刑法》修订看中国环境犯罪立法观转变


  文 王勇

  2月25日,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以下简称为“修正案(八)”)。修正案(八)分别对刑法第338%“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以及第343条第1款“非法采矿罪”进行了修订。这两处修订不仅意味着罪刑法定原则所代表的刑事法治理念深入人心,更昭示着中国环境犯罪立法观的3大转变。

  立法理念:从人本主义向环境本位回归

  从结果犯向行为犯转变

  本次修订最明显的变化是取消了上述两个犯罪关于结果要件的规定,代之以行为程度的要求:比如删除了第338条“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中“造成重大环境污染事故,致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或者人身伤亡的严重后果的”结果规定,更改为“严重污染环境的”行为程度要求:删除了刑法第343条第1款“非法采矿罪”中“经责令停止开采后拒不停止开采,造成矿产资源破坏的”结果规定,更改为“情节严重的”行为程度要求,使这两个犯罪的客观形态从结果犯转化为行为犯,罪名的成立不再要求行为必须造成严重后果,而是只要行为人实施了相应的环境污染和破坏行为,并达到了成罪所需的程度。至此,自从1997年刑法正式确立环境犯罪以来,迭经刑法修正案(二)、(四)、(八)3次修订,环境犯罪包含的1 5个罪名,除第339条第2款“擅自进口固体废物罪”、第342条“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和第343条“破坏性采矿罪”3个罪名属于结果犯以外,已有12个罪名属于行为犯。

  从复杂客体向单一客体转变

  1997年我国《刑法》第六章第六节设立了“破坏环境资源保护罪”,意在表明国家设立环境犯罪的目的在于保护环境资源,打击污染、破坏环境的行为,但是在具体罪名的犯罪构成中,却又要求污染、破坏环境的行为造成了严重结果,这样的一种错位在实质上表明国家设定环境犯罪的真实用意在于保护人的生命、健康和财产,而不关注或者不主要关注对于环境本身的损害。本次修订后,环境犯罪成为侵犯单一客体的犯罪,在认定犯罪成立与否时,只需考察行为人是否实施了环境污染和破坏行为及是否达到了诸如“严重污染环境”、“情节严重”的程度,清晰地反映了国家保护环境和资源的立法意图。

  从人本主义向环境本位转变

  环境犯罪的客体变化,根本上源于立法者对环境犯罪立法理念的认识转变。修订之前,立法者基于人本主义价值观来设立环境犯罪,目的不在保护环境本身,而在于惩罚那些通过环境侵害人们生命、健康和财产的行为,环境本身并不是刑法要保护的社会关系的载体,只有人的利益才具有刑法上的意义。修订之后,环境资源本身成了刑法所要保护的利益,具有了独立的刑法意义与价值,破坏环境的行为成为刑法禁止对象,环境犯罪关注的重心从人移至环境。未造成人的损失的环境污染无论多么严重都无法构成环境犯罪的局面得以转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环境保护》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环境保护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