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漂泊与寻根


□ 熊元义

  熊元义 湖北仙桃人,文学博士,中国作协会员,《文艺报》理论部主任。中南大学、云南大学、江南大学文学院兼职教授、研究生导师。在哲学、美学、文艺理论、文艺评论等方面发表论文一百六十余篇,先后出版《回到中国悲剧》《拒绝妥协》《中国作家精神寻根》《眩惑与真美》《当代文艺思潮的走向》《中国悲剧引论》等著作,在中国悲剧理论、当前现实主义文学理论、中国作家精神寻根理论、科学存在观文艺批评理论上形成了鲜明的特色。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中国融入世界,跻身列强,在不少人眼里是一种无可置疑的进步。但是,随着这种融入的深入,人们或多或少感到这种“进步”不是无可置疑的,而是有些困惑的。在这种融入的过程中,虽然国人物质生活的差距在不断缩小,但精神生活的鸿沟却在不断扩大。因此,人们时时处在飘泊与寻根的困惑中。从山东沂蒙山区走出来的作家鲁雁在他的《桃红杏红》《找事儿》《望风尘》《草根一族》等短、中、长篇小说中,透过城市人和农村人的隔阂深刻地反映了人们在这种社会发展中的巨大落差。这就是:有些农村人虽然进入了城市并生存下来,但仍然难以真正地融入并适应。他们虽然身在城里,但是心却是漂泊的。鲁雁的这些小说比较深刻地反映了基层民众在这种社会飞速发展中的失落感和不适应感。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随着中国社会的根本变化,当代“白毛女”在选择王大春还是选择黄世仁的问题上,也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在这些当代“白毛女”看来,王大春与黄世仁相比,前者没有钱财,后者有钱财;前者没有势力,后者有势力;前者没有地位,后者有地位;前者没有文化,后者有文化。因此,她们认为黄世仁比王大春似乎可爱得多。因此,当代中国出现了不少“白毛女”争先恐后纷纷嫁给黄世仁的现象。而在有些人看来,当代“白毛女”嫁给黄世仁改变了个人的命运,嫁给黄世仁的有些“白毛女”生活得还很幸福。有些作家毫不掩饰这种改变个人命运的冲动:“既然机会这么多,那么赶紧捞上几把吧,否则,在利益分化期结束以后,社会重新稳固,社会分层时期结束,下层人就很难跃入上层阶层了。”(《在多元文学格局中寻找定位》,《上海文学》一九九五年第八期。)甚至有位作家以《在‘中国梦’的面前坚定信心》(《文学自由谈》二〇〇六第三期)为题提出:二十年来中国发展的基本动力正是一个依靠自己改变命运追求美好生活的梦想。这个新的“中国梦”是一个成功的梦,一个凭自己的勇气、智慧、创造精神争取美好生活的梦,一个充满希望的梦想。这是一个强者的梦想,一个每个个人冲向未来的梦想。”这个梦想的能量今天还远未枯竭,才使得中国仍然具有认同和团结的力量。而底层文学所反映的底层民众“并不认为自己的处境无法忍受,相反他们仍然对于生活怀有信念,对于世界有一份坚定和乐观的抱负。他们相信凭自己的艰苦的劳作和机敏的争取,完全有可能为自己开创一个美满的未来。他们并不想绝望地走向社会的反面,也并不激烈地抨击当下的生活,而是在困难中互相慰勉,在挑战中从容面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