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千二百块钱


□ 崔立

  刘丁剔着牙,从饭店里走出来时,心l青可真的是一片大好啊。

  说起来,刘丁这段日子的运气,可不是太好。就在昨天,刘丁刚刚被从拘留所放了出来。刘丁是一个贼。

  之前,刘丁有好几天没“出工”了。刚想起干活了,就上了公共汽车。

  趁着车上人挤入的时候,刘丁的手就进了中年女乘客的坤包内。然后,也真不知道是被怎么发觉的,刘丁的手刚把钱包从包里掏出来。中年女乘客就是一声大喊,抓贼啊,抓贼啊。刘丁一慌,赶紧想把钱包扔掉。可哪还来得及啊,中年女乘客那双肥大的手,紧紧地拽住了他的手。刘丁就很奇怪,这个女人的手,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劲儿呢!

  再然后,刘丁就被扭送进了派出所。因为有前科,被拘留、教育了十五天,这不,刚放出来嘛。

  饭店外的夜色,还真的是不错。

  刘丁摸了摸口袋里,还剩下的三百多块钱,再摸摸自己的肚子,想想,自己今天吃得还真不赖,好久没这么放开肚子吃了。看来,还真得谢谢那个打工妹了。

  一想到那个打工妹,刘丁就不由想笑。

  刘丁从拘留所出来后,上了—辆公交车,车上人并不多,都有座位坐。打工妹就坐在刘丁前边的座儿。

  刘丁不明白,是这打工妹太有钱了呢,还是过于兴奋了。居然忘了把包的拉链给拉上。裸露着的包的口子处,能很明显地看到一沓钱。刘丁不知道那些大概是多少钱,刘丁只能看出来,那一张张火红的钞票,都是一百块一张的。

  本来,刘丁是不准备在这个车上下手了。刚从拘留所里出来,马上就上“活儿”,是不是“犯冲”啊。

  可那钱,就生生地摆在刘丁的眼前,一直诱惑着他。特别是当坐在刘丁后面的几个乘客,都—个个地下车之后,刘丁就发觉,自己的心真的是痒了,越来越痒了。放着这钱不去拿,真的是心有不甘哪。

  本来,刘丁身上也没几个钱了。要不,就算是这钱,问那个打工妹“借”给我的吧。以后若有机会见到,自己手上也宽裕了,就“还”给她。

  想着。在临下车之前,刘丁真的就行动了。

  很轻易地,刘丁的手指轻轻一伸,那一沓火红的钞票就被摸了出来,进了刘丁自己的口袋。吹了个口哨,车后门打开,刘丁很自然地就下了车。

  下车后,刘丁数了数那钱,十二张,都是百元大钞,新崭崭,连着号的。真是不少了,刘丁微微一笑,就进了那家让他极为享受的饭店。

  夜色下,刘丁摸了摸口袋里剩余的钱,旁边是一条河道,沿着河道边的水泥长廊,常能看到许多人,徘徊在长廊边,或谈情说爱,闲话聊天,又或是嬉笑怒骂。

  但今晚,刘丁走了—段,发觉就走不过去了。

  —侧的长廊边,拥满了围观的人群。

  刘丁有些不明白,是什么让这么多人那么有兴致地围聊着看哪。因了好奇,刘丁挤进了人群,很想去看个究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更多关于“一千二百块钱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