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鄂伦春,游猎的背影与农耕的迷茫


  撰文/郑茜

  供图/王昭武

  郑茜

  曾供职于《中国民族》杂志社,历任编辑部主任、社长助理、《中国民族》英文版执行主编,踏逭中国东北、西北、西南偏远民族地区,采访过30多个民族。现就职于中国民族博物馆,任研究部主任。出版专著若干,著有《边缘叙事-2006-2011年中国少数民族文化现象评析》、《中国有56个民族》等著作。

  以“游猎”文化著称的鄂伦舂族,被称作“森林之子”。他们拥有怎样与众不同的过往?在森林母亲的乳汁枯竭的今天,他们又面临着怎样的遭遇呢?

  走进密林

  游猎民族与游牧民族最大的不同,在于前者总是只给历史留一个模糊的背影,而后者则往往冲着历史正面扑来。

  游猎者的世界,是深不可测的山林与隐藏的河流:游牧者的世界,眼前一马平川,芳草连天。游猎的民族因为蹈入深深的密林而偏离了历史的视线:而游牧的民族却因为对于遥远地平线的无限迷恋,常常卷入到一场场逐鹿中原的战争史与朝代史中。

  大、小兴安岭就像一个繁育力极强的沧桑母亲,一茬茬生养出演绎上述两种不同命运的兄弟们——肃慎、乌桓、鲜卑、契丹、女真、蒙古、满、鄂伦春、鄂温克、赫哲……在中亚草原与东北亚密林犬牙交错的这片地域,这些民族曾在两种宿命之间来来去去:或者选择走进森林,或者选择走向草原:或者选择离开中原历史的视线,或者选择面对中原大地展开一场场毫不留情的正面强攻。

  有一个传说意味深长——公元4世纪的鲜卑人,因为一只“形似马、声似牛”的神兽的导引,走出了大兴安岭,进入了蒙古草原,从此一步步逼近南方,终于问鼎中原,建立起强大的北魏,统一了中国北方。这样看来,那只传说中的神兽,其实就是一个卧在文明岔路口上的命运之神,在它的指引下,猎人鲜卑变成了雄心勃勃的征服者鲜卑。

  而鄂伦春的历史之路上则卧着另一只神兽,它指引的道路是另一个方向:幽邃的、生机磅礴的、神秘无垠的北方大森林。这群人从此步入密林,在挺拔的白桦与灿烂的山花交织的世界里不可自拔,历史能听见的,只是他们渐行渐远的马蹄声。从此,他们的王朝在北方的林莽里,他们是那里的王。

  东胡与通古斯的历史叠影

  有两种历史学的解释,分别勾画了鄂伦春的族源之图。一种图示,鄂伦春源于东胡室韦:另一种图示,鄂伦春源于通古斯。

  先说东胡。“东胡”是这样一个人群集合体:2000多年前起源于大兴安岭山原,氏族、部落众多,以山原游猎为生:因其居于匈奴(胡)以东,故中原称之为东胡。东胡的子子孙孙里,先以乌桓和鲜卑最为著名;而当东胡流衍到汉代鲜卑时,这个巨大的母体便孕出了两个更加赫赫有名的族裔,一个是室韦,一个是契丹。

  这皆是些王气浮动、王孙辈出的民族,在公元4世纪后的中国版图上,他们翻云覆雨,改朝换代。比如,本来在史籍的丛林中时隐时显、影影绰绰的室韦,它的一支子孙——蒙兀室韦最终跃马而出,引弓向南,他们后来响彻世界的名字是“蒙古人”,整个欧亚大陆都曾在他们的马蹄声中颤栗。而在数不清的室韦兄弟中,有一支被称为“钵室韦”。钵室韦有一个特别的习俗,引起了后世史家的格外注意,以至于他们在写作《北史》时花费了较多的笔墨来记录这个奇怪之举:钵室韦用桦树皮盖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中国国家地理 Tags:背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