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爷爷的虾笼子(散文)


□ 贺晓

  这个暑假回来得很早。妈妈想让我在武汉多留几天,知道我最爱吃虾子了,便诱惑说,武汉菜市场虾多,想吃多少吃多少。我说村子里虾子可比武汉好吃得多哩。其实除了吃虾子,我还想着奶奶一个人在家里,太孤寂,放假了自然得回家陪陪她。爸爸妈妈在我很小时候就外出打工,我一直跟爷爷奶奶在一起,这个时候,自然也不能忘了奶奶。

  顺风村近几年的变化很大,坑坑洼洼的泥泞路已经成了水泥路’,平房也全改建成了小楼房,只有河边斑驳的树影,摇曳的小草,还是从前的样子。到了屋子后面,放下手中的行李,沿着石台阶走到河边撩了撩河里的水,发现不如以前那么清了,河面上长了许多猪耳朵草。我有点扫兴,又看了看河边,没有看到虾笼子的痕迹,以往一到夏天,河边总是有很多虾笼子的,第一天晚上在长长的虾笼子里挂上事先准备好的蚯蚓,然后将虾笼子扔到河边,第二天早上拉起来,红红的虾子一串一串,那是最令人高兴不过的事情了。

  屋里大门敞开着,抬头一看甘蔗林里有个锄头把在摇摇晃晃的,知道奶奶一定又在她那块小菜园里忙活了。我站在菜园门口,大声朝里面叫,“奶奶我回来啦!”锄头把立马消失了,从绿色的叶子边露出一个沟壑纵横的黑黑的脸,“哟,是晓晓!”奶奶小跑着从甘蔗林里出来,我跨过篱笆,迎了上去。奶奶摇着手阻止着我,“这孩子,别往里面跑,菜园子里刚打的药水,臭得很!”我想起爷爷刚刚去世不久,便问,“谁打的呀?”奶奶眯着眼,“你叔咧!”“您都一个人了,种这些东西干什么,要叔叔每天跟您带点菜不就得了!…不要钱呀,街上的西红柿两块钱一斤,可比以前的虾都还贵喽!”说完抖开青灰色的围裙,里面跳出几个形状不一的西红柿。奶奶看了看墙角爷爷的照片:“你爷爷最爱吃的是虾子哩,就是从来都舍不得吃,走的那天还说今儿个的虾子不卖了,在水里多喂几天,等你回来了虾子喂干净了,炸着吃蛮好。”我眼睛一酸,看了看墙角爷爷的黑白照片,记得那年正在学校准备期末考,等坐了好几天火车回家时,已经物是入非了。这是爷爷头一次要将钓的虾子留着吃呢,可惜我还是没吃到。我突然想起了小时候最惦记的爷爷的虾笼子,便脱口而出,“爷爷的虾笼子哩,怎么不见了?”奶奶问:“要那个干吗哩?”说完也没听我回答,便颤颤巍巍跑到房里去了,半天抱出一个暗黄色的木箱子,我急忙去接,打开一看,是叠放着的一些虾笼子。我带着近乎狂喜的心情将它们拉了出来。虾笼子是用蓝色的网做成的,长长的,整个看起来是长方形,里面又隔成四五个小的长方形,都是用网做成的。头上有个长长的绳子,在尾巴上则带着个不太大的石头。虾笼子已经破了好几个洞,奶奶用白色的线将它们缝好,这样蓝色的虾笼子上像是画上了白色的花纹。我将十几个虾笼子排成一排,带着欣赏的心情打量着,数着总共有几个放蚯蚓的地方,心里想着需要到哪里去挖蚯蚓。以前水泥地少,墙根下,树根下,河边,只要在湿润的泥土地里一挖,到处都是肥硕的蚯蚓。

  我到处寻找着挖蚯蚓的铁锹时,奶奶却又絮絮叨叨讲起了我已经听过千百遍的故事,我只好坐下来,先听她讲。那是上个世纪60年代,刚开始村里都吃大锅饭,家家不做饭,就到顺风小学的食堂吃,刚开始人人都吃大米饭,吃完了一碗还可以再添,村头聋子他婆娘长得胖,又贪吃,吃三四碗也没人阻拦,后来只能喝粥,慢慢的粥越来越稀了,大家都喝得走路都走不动了,于是家家都去捞虾子,聋子的婆娘有一次在河里捞虾时晕倒在了屋后的河里,就再也没有起来。慢慢的,虾子越捞越少了。爷爷自己拆了围着菜园子的篱笆网,做成了虾笼子,家家也都跟着那么做,奶奶将爷爷每天钓的几只小虾放在野菜里熬汤喝,一家人就这样度过了艰难的岁月

  听着奶奶的故事,爷爷的样子又在我脑海里浮现了。那时候,爷爷穿着泛黄的白衬衫,黑色的卷到膝盖的裤子,戴着带子发黑了的草帽,午后四五点钟太阳开始困乏的时候,便提着装满虾笼子的大桶出发了。放虾笼子时得趁早,不然好地方就被别人占光了。我每次要跟着一起去,都被训斥回去了,女孩子家家的,不多在家里看书,总跟个野孩子一样地跑什么!我只好乖乖回去,祈祷着第二天能有满桶的虾子,好让爷爷能卖个好价钱,在学校旁边的包子铺给我买牛肉馅儿的小笼包。一般大的河水里虾子不多,船来船往的竹篙也会不小心弄坏了虾笼子。只有在浅浅的小河里虾才多,平时认真看,还能看到虾在水里走动,而在小河里,在水草弥漫的地方,虾子更多。爷爷是不喜欢我捞虾子的,我就偷偷捞。当时我跟个假小子似的,村里五个男孩子总会叫上我去这样的小河里捞虾,他们还经常怂恿我去虾子洞里捞虾子,被夹得满手都是伤疤,现在还看得见。有更坏的就拉起别人的虾笼子直接偷走里面的成果,免不了最后被人跑进家里一顿责骂。我除了跟胖子他们一起捞虾外,还私自弄点,想偷偷抓回去吃了,可每次都能被爷爷发现,没收了,直接放在他的虾桶里一起卖了,但第二天总会给我多买一屉牛肉馅儿的小笼包。我好几次都想跟爷爷说,其实比起牛肉馅儿的小笼包,我最爱的还是炸虾米,可是从来都没有勇气,爷爷严厉着呢,我从来都不敢当着他的面抄同年级堂妹的暑假作业,也不敢在吃饭时哼哼我最喜欢唱的《小泥鳅》。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爷爷的虾笼子(散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