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家里的饭菜


□ 李 晓

  我想告诉你的是,家里的饭菜吃起来最香,因为,饭菜里盛满了亲人们对你的爱和关怀……
  
  去深圳出差,结识了一个公司的老总,黄昏,公司为我们一行人准备了晚宴。他驱车送我们去一个海鲜酒楼,我们下车后,他的手机响了,是太太从家里打来的,电话里有一个柔情蜜意的声音:“老公,我在家里为你煲了汤,快回家喝汤吧!”
  他朝我们歉意地笑了笑,说要赶回家同太太共进晚餐。席间,高朋满座,推杯交盏,笑语喧哗,我却感到人群中深深的寂寞。突然想起了那位老总,此刻他正在灯下与太太共进晚餐,心里对他添了一种敬意。
  晚饭后,徘徊在这个灯红酒绿的都市里,我恍惚中望见了乡下老家的炊烟。
  那是山坳间的一排瓦房,母亲正在往炉灶里添柴,刺鼻的浓烟冒出,让患哮喘病的母亲咳嗽得更厉害。
  后来成了家,我在城市里扎下了根,筑下了巢居。我找到了相爱的人,她是这个城市里的女孩,已经有四代人没有种过粮了。
  杨在嫁给我之前,在家里没有做过太多的饭,她是家里的娇娇女。“爱一个人,通过什么方式呢?我要给你做喜欢吃的饭菜,像喂小动物一样。”杨笑着对我说。
  杨真的做到了,她甚至订阅了几本烹饪类的刊物,如讲究营养的和谐搭配,一张口便是什么维生素ABC之类的营养学话题。
  我原来很瘦,在杨的精心“饲养”下,变得油光满面。出去办事,我的底气也足了一些。
  每年春节,杨便会陪同我去乡下老家过年。一进门槛,母亲便激动得搓着手,开始为年饭忙活开了。母亲永远穿着那一件落满老屋尘灰的衣衫,我同父亲开始喝一点酒,母亲忙完了,她站在一旁用围腰拍打着衣衫上的灰尘,微笑着招呼我和妻多吃一点菜。她笑咪咪地为杨碗里不停地夹菜,嘴里说:“多吃一点,多吃一点,这是乡下的饭菜。”
  临走时,母亲总要往包里塞了又塞,大多是腊肉、木耳之类的农家土特产。回家后,杨靠在我肩上说:“多朴素的妈妈啊,有这样的妈妈,你应该自豪。”
  一段时间,我出于应酬,回家吃饭的次数越来越少了。那时,每一次回家,我都醉得一塌糊涂,在家里吐得翻江倒海。我叫道:“我饿,我饿。”杨便端来了家里的饭菜,我呼啦啦一扫而光,我踏实了,满足地睡去了。
  后来我才知道,在我睡着的时候,有一双眼睛在旁边一直流着泪。
  杨反复劝我:“在外面不要贪杯,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杨的话,我当时点点头,却始终不能控制自己。
  有一天,我在外面应酬,杨拨通了我的电话,催我回家吃饭,我生气了,关掉了电话。深夜回家,杨还在灯下等我,她揭开饭桌,一大桌饭菜静静地等我。那天,是我的生日,我怎么忘了呢?
  杨说:“爱一个人,就愿意为他做好吃的饭菜。爱一个人,就应该回家吃专为他做的饭菜。我感到,你不像从前那样爱我了,你回家吃饭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食品与生活》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食品与生活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